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八三章 只会更好

正文 第一四八三章 只会更好

    “郡主,少爷!”华玖只听着外面都是小厮和丫鬟行礼说话的声音,之后便是一个甜糯的女声“都起来吧!”

    这声音华玖有些熟悉,又有一点陌生,他犹记得当初在那个小小的院子里,也是这样一个声音,便是把那院子给了外人也不给他,那时候的华锦即使是一身粗布衣衫,也依旧是好似难以侵犯的凛然。

    接着是一个少年说话的声音,清脆而柔和“你们怕是还没用饭,都去吧,换别人过来!”

    “多谢少爷!”之前一直站着不动,老老实实的小丫鬟和小厮们听着这少年说话的声音,都高高兴兴的笑着道谢。

    华玖便见着一直站在花厅里面的所有丫鬟排着队有序的离开,而另一些穿着一样款式衣服的小丫鬟们则是过来替换这些人。

    在这些人完成替换的时候,花厅的大门外传来说话的声音“郡主到!”

    这一次再没有让华玖再等一等,他终于看到了那缓缓迤逦而来的身影,银红色的缂丝小袄,上面有精工织就的牡丹,随着华锦的走动在烛光下立体的泛着光泽,薄袄的下摆用了一串串的珍珠作为装饰,到了尾部的时候是一个大一点的金色珍珠,那下面缀着的金色珍珠和华锦玄色织金襕裙下摆的织花浅浅的触碰着。

    每一步都是光晕,华锦只是做了淡淡的妆容,不会如上朝一样的郑重,可是也不是素颜,简单的分肖发髻,用了龙眼大的珍珠串子给装饰了,这衣服是女子会所最近才设计制作了出来,送来以后华锦便十分喜欢,特别是那珍珠制成的流苏她更是喜欢,平日里也没有什么机会穿,今日看到了就拿出来穿了。

    华玖有些呆呆的抬头看着进门来的华锦和华锘,比起华锦还故意打扮了一点,华锘就比较随意了,一件宝蓝色的深衣,在衣领和袖口衣摆处都是精致的绣纹,只是看着便只得称赞一声翩翩公子。

    穿了自己喜欢的衣服,华锦的心情倒是不错,她也不至于为了见华玖就故意这样,只是她这样的身份地位,便是随意拿了一件衣柜里的衣服也都是这等富贵的,她本来也不是会委屈自己的性子,所以才会如此。

    约好的一样,芙蓉她们几个也是难得居然换了官服出来,她们是做了记录的女官,只是和宫里面的不同的是,宫里面的女官每日做事都必须是穿着自己品级的衣服,首饰也是规定好的规格,但是她们这些宫外的女官就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平日里也不穿这一身出来,其实料子也不是很好。

    今日她们想了一下,穿着这一身比较有震撼力,于是,便这么出来了,连茉莉都和她们一起。

    茉莉是后来才跟着华锦的,所以她是没有见过华玖的,进门便见着一个三十岁许的男子一身家里常见的棉布衣裳,看着五官和自家郡主没有什么类似,倒是和少爷有那么几分想象,他们一进门就呆呆的看着她们,着实没有礼貌。

    “放肆,见了郡主还不行礼?”茉莉跟着容嬷嬷学了不少日子了,她总是跟着华锦,也是最注意规矩的一个,这华玖已经和郡主断亲,便是没有断亲,他只是一个平民见了郡主居然这么抬头傻看,简直没有规矩。

    一声呵斥,好像平地一声雷一般的,华玖才算反应过来,忙躬身行礼“见过郡主娘娘!”

    低着头的时候华玖的内心也是难掩震惊,之前在李家村的时候他便看着华锦不是个一般的,那么多次家里算计他们姐弟,一次也没有占了便宜,也就是到了最后的时候,他们得了那些个银子,可是看看之前主力打了华锦的大哥,却是自己和儿子华钢一起挨了板子。

    就算拿着药把命保住了,之后也是个废人了,何况又有了那江氏进门,看着华锦姐弟是被驱逐的,可是之后华家的日子过得可是不好,多少次他都听着爹娘说什么如果不听话就和华锦姐弟一样的话。

    一家子都觉得他们姐弟离了他们华家就是多么凄凉一样,倒是忘记了之前华锦要分家的时候,家里也觉得他们姐弟必然活不下去的,可是最后呢,华锦把院子盖起来了,日子过得也好起来了,往来的都是那县里他们之前想都想不到的贵妇。

    他有时候也想着,那姐弟现在真的是已经死了吗,还是会和之前一样,被他们不看好,其实自己混的很好,他总觉得那么有能耐的华锦,不会真的就那么死了的,他想着也许华锦会在某个城里,过着也不错的生活之类的,可是当他知道华锦就是嘉善郡主的时候,才知道即使他觉得自己看透了,也是看轻了这个女子。

    现在看看,离开了他们华家华锦只会过得更好,之前在这华锦面前他便只觉得女孩有着不属于她那年纪的高贵,等今日再见到华锦本人,华玖只有一个感觉,也许从一开始华锦就是落难的凤凰吧,这哪里有一点他们村里姑娘的样子呢?

    看着华玖躬身行礼,华锦缓缓的坐在上座,华锘坐在一边,小丫鬟捧着一杯茶过来,她轻轻的端起来,笑着说道“算一算,我们倒是许久不曾见过了!”

    这话说的带着一丝笑意,却没来由的让华玖更是紧张,也不敢起来说话,果然,之后便听着华锦说道“起来吧,这一路辛苦的很,莫累着你!”

    “多谢郡主!”华玖站直了身体,低着头还是不敢说话。

    一边的华锘看着之前他看着十分害怕的人现在居然是这副模样,突然觉得时光真的是过去了,之前他怕的,早已经是没有那么可怕了!

    “你这一路怕是急的很,本郡这才接到王县令的信,你便来了!”华锦把茶碗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说话的时候也是缓缓的,甚至带着一点笑意“倒是让本郡有些意外,既然你来了,本郡倒是想问问,你是来做什么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