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七四章 女皇

正文 第一四七四章 女皇

    宁淏看着华锦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骄傲,即使觉得也不大合适宜,可是宁淏也得说,这个样子的华小六,即使脸都被涂黑了,可是她说话的时候都好似发着光一样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膜拜。

    “所以是,太后?”别小看皇后和太后的差别,看了不过一个字的区别,但是一个是寡妇,一个不是,这么说,差别看着就大多了吧!

    宁淏之所以不信,是想不到有女人可以狠到这个程度,连自己的夫婿都要害死,而且慕容桓虽然的确是不爷们,也小人,多疑,反正一身的毛病,可是只要慕容桓对宁嫔是真的好,现在牺牲小六出来挡刀子也要护着她,但是那个狠毒的女子居然要他死,他很难理解。

    其实华锦不难理解宁淏的惊讶,对于这个时空的男子来说,慕容桓对宁嫔已经算好的了,宁淏愿意对华锦从一而终,也只是他心里只看着华锦一个人而已,他母亲前世就是这么执着的看着一个人一辈子的性子,他也有这样的一点,但宁淏从来不觉得纳妾是不好的,是错的,他自己不过是尊敬妻子,也是爱华锦,可是别的男人做,他也觉得正常。

    这是这个时代的男子必然的一个想法,华锦都知道,她一个现代的灵魂选了这么一个男子,岂止是冒险,所以她其实也都做好了接受一切的准备,所以说她是个天生的悲观主义也是不错的。

    宁淏看不上慕容桓,不是他见一个爱一个,只是因为慕容桓欺负华锦,利用华锦而已,不是其他的,所以说完之后他一脸的震惊。

    华锦看到他那样,恶趣味的笑了“师兄很惊讶吗,既然他违背了誓言,什么下场都该是自己担着,不是吗?”

    “宁嫔是疯了吗,那是她的夫君?而且,一个女子怎么可以,陛下对她不薄啊!”宁淏不能理解,这是个什么思维,说到底宁嫔也只是陛下一个妾而已,凭什么要求那么多?

    华锦冷笑“你们男人承诺的时候甜言蜜语,骗人的时候一个顶几个,担责任的时候跑的比什么都快,说谎的时候有人拿着刀逼着你们吗,如果没有,话说了就得担着,如果不是慕容桓承诺了什么给宁嫔,我坚信我们老家的女子也不会这么发疯,说到底是祸从口出,说话的时候多想一下,别什么天打雷劈都往外崩,真的被天打雷劈的时候就忘了!”

    对于宁嫔这个疯子,华锦也不觉得她好或者什么的,但是宁嫔报复慕容桓的这些做法,华锦一点都不觉得过分,别勾搭人家女孩的时候说的都是山盟海誓,做不到的时候又说什么自己尽力了之类的,男人也是人,做不到别承诺,谁逼着了。

    哄人骗人的时候话都说了,做不到的时候又说自己是随便说说的,那是嘴还是屁股啊,随便什么都能崩吗,前世华锦就见了不少被小三的,可怜巴巴的盼着男人可以真的离婚和她们在一起,华锦都懒得说。

    女人么,千万记得,如果男人真的爱你尊重你,婚姻是基本的一个承诺,连底线都做不到的,说什么爱啊!

    宁淏看着华锦这样就觉得陌生,说实话,在这之前宁淏一直觉得华锦是那种对爱情信任和向往的人,他们在一起也都是好好的,虽然似乎华锦也因为一些事情不会对爱太热情,可是今日宁淏才发现,其实他们之间有许多事情的认知是不一样的。

    比如慕容桓这件事,华锦也要对付宁嫔,也不觉得宁嫔是好人,可是华锦显然对宁嫔恨极慕容桓的事情,是可以理解的“小六,所以你们老家的女子,都是这样的要求吗?”

    宁淏想起来有些后怕,他为人冷情,一辈子也不过就把华锦一个人装在心里罢了,而且华小六于他来说更是一本怎么读都没有尽头的书,所以他只会看着华锦一个人,也对别的女子没有什么心思,如果他不是这样的,是不是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可能,或者说,如果不是今日因陛下和宁嫔的事情,他以后若是不小心犯了错误,他们之间,会是更可怕的悲剧?

    “痴的都会这样,师兄放心,我不是这样的,如果师兄以后做不到你现在承诺的,我不会和宁嫔一样的,人活一辈子,好聚总要好散的,好好的也不是没有本事,相貌也是好的,干嘛那么想不开,就在一棵树上吊死,女人又不是没有男人不能活!”一直以来,华锦不说,可是表现的很清楚,她一直都是一个强大的大女人,不靠任何人都可以过得很好。

    宁淏不知自己该哭还是笑“小六,我既然说得,自然做得,罢了,男人一诺千金,陛下承诺了做不到,的确是不对的!只是小六你说的也对,哪怕是男人做的不好,好歹也是她孩子的父亲,她的行事,极端了!”

    华锦忍不住的觉得好笑“宁四,你也好意思说别人极端吗?”

    明明因为儿时的经历,宁淏自己看事情的时候都很极端,现在他居然敢说宁嫔,华锦说了以后宁淏也知道她笑自己什么,但是他是真的觉得宁嫔这做事的风格,的确是太极端了。

    “不过,师兄有一点想错了,我们女子又不是比男子差,做太后就满足了吗,说到底,太后也不过是个高高在上的寡妇而已,看着光鲜而已!”华锦觉得这个时代的男人的思想真的是禁锢了他们的想象力啊!

    “那是什么?”宁淏果然想不到其他的答案。

    “男人靠不住,自己有本事,我有病还当个太后被人架空,管个朝政都有人说三到四的,男人都要弄死了,当然是要那个皇位了!太后算什么,一个空架子而已,我们老家的女子,怎么可能那么没有追求!”华锦不屑的说道,那表情,真的是看着就觉得桀骜的很。

    “女皇?”这个几乎就没有在宁淏的思想里出现的字眼突然出现,然后他震惊的看着华锦“小六你也想过,是不是?你也想过,至少想过,对吧!”

    说到最后,已经是十分肯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