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七三章 那个孩子

正文 第一四七三章 那个孩子

    看着华锦自己敲自己的脑袋,宁淏心疼的过去拉着她“本来这事情就匪夷所思的,你想不到也是正常的,不用怪自己,敲疼了吗?”

    还给华锦揉她自己敲的那个地方,怕她疼着“不就是一时没有想到么,干什么这么折磨自己啊!”宁淏看着华锦这样就心疼的很。

    华锦嘿嘿笑着,让宁淏给自己揉着脑袋“其实之前我就该想到的!”说完之后拉着宁淏的手“不用揉了,不疼的!”

    宁淏看了她一眼,也是无奈了,华锦的五感比一般人都敏锐,触感虽然要差点,可是放在别人身上一点点的疼,在她这里就深多了。

    给华锦把茶水放在手里“其他的以后再说,现在重点是,宁嫔有一个被大家都认为死了的孩子,宁嫔一定知道这个孩子在哪里,你说,她现在做的这些,会不会也跟那个孩子有关呢?”

    这个想法是非常符合常理的,因为母亲不都是心里面只想着孩子一个人的吗,而且,如果那个孩子是好好的,现在也不小了,比现在的太子也大。

    华锦笑了笑“我想,我知道那个孩子在哪里!”

    宁淏大惊“你怎么知道的?”

    “我也不想知道啊,但是没办法,我就是知道了!”华锦都没话说了,其实之前她也在想齐家那个外室子是怎么回事的,结果今天李友德过来就给解密了。

    见到宁淏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华锦继续给他解惑“你记得之前不是京城里面有人传说华隐秀和嘉善郡主是一个人,那时候我为了转移注意力,让二二三扮演我和我一起出现,那时候我曾经见过许多读书人,和齐家的那位嫡子齐元若有过冲突,那时候我还怀疑过那个柳公子,记得吗?”

    宁淏也是记得的,点头“是,那个柳昭文有点意思,最近我也听到九公主无意中说起过,我猜测他就是刘家背后的人,但是我还需要再确认一下!”

    “这个之后再说,我要说的就是齐家,我说过,齐家其实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除了之前曾经到苏州挑战我们的时候有过动静,之后就一直是安静的,你有没有觉得奇怪,为什么一直不闻其名的齐家之前会突然找我们的麻烦,我之前其实也有点想不通,但今日把所有的消息整合之后,便有些明白了!”

    “齐家这几年也不是没有出过事的,齐元若之前是师从齐家的那个大儒的,但是那位大儒在三年前去世了,之前想不通的现在也想得通了,齐家实际一直都在隐藏自己,因为齐家在十二年前也接了一个外室子回来,并且一直对他十分的好,在这之前,齐元若作为齐家最有希望的嫡子,一直是最被宠爱的。”

    “据说齐元若以前也算是个谦恭有礼的孩子,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我手下的人之前也曾经给我消息,说的就是齐家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孩子,我之前只是觉得这是齐家内部的事情,没想到这里面还有其他,难怪之前我还得知付御医也会到齐家给那个孩子照顾身体,表面上是齐家家主和付御医的关系很好,现在看来,这都是表面,都是为了遮掩这个孩子的身份而已。”

    “不过,如果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话,宁嫔倒是不难对付了,只要那个孩子在我们的手里,她便投鼠忌器,不会做什么,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太乐观,因为我觉得,宁嫔没有那么在意这个孩子!”

    华锦最后这话说的,宁淏听到了,说实话,如果不是这话是华锦亲口说的,他是不会相信的,毕竟母性这种事情真的是很感人的,宁淏自己的母亲其实算不得多么疼爱自己的孩子了,这和她本身的性格有关,也跟她后来病了有关。

    总不能说,那个被慕容桓爱的深刻的宁嫔,其实也是病的很深吧?

    “不会吧,那是她自己的孩子啊,而且,陛下既然爱她至深,总不会也和……一样!”终究不愿说出自己的母亲,宁淏这么含糊了过去。

    华锦叹息一声“师兄的意思我懂,但是我也还是要说,没有那么简单,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师兄别忘记了,李友德还说了一件事,美人小产之后就去世了,可是宁嫔一直都在,你不觉得这太巧合了吗?”

    说道理这是个李代桃僵的事情,背后慕容桓必然是知道的,可是为何这样是这样的,好好的生了孩子之后送出去,得了一个小产之后不被宠爱,死了这样的结果,实际上却是代替了别人的身份生活。

    宁嫔现在的这张脸有几个人看过,为何她能够这么自然的代替别人,慕容桓又是为了什么,太后和皇后是否也知道,又为何是现在的态度,还有就是“李友德有没有说过,这么多年,他是否见过宁嫔?”

    “没有,他再次见到宁嫔本人的时候,就是在陛下登基之前了,之前据说宁嫔病着,一直都是不出现的!”宁淏似乎知道华锦要说什么了。

    “这样就对了,这个孩子也许也只是她的工具而已,她所求的,不是这个孩子,如果她只是单纯的一个母亲,怕是这件事就好解决了,只是我倒是没想过,我不想要的,她倒是求的很!”华锦冷声说道。

    华锦见得多了,这个世界上有为了孩子不惜牺牲自己的母亲,也有只是把孩子当做累赘的,更有觉得孩子就是自己的克星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能想到这个世界上有亲手杀死自己亲生孩子的母亲,可是终究是有的。

    见得多了,也就明白了,就是有这样的,哪怕不能被人理解,那也是有的。

    “皇后?”宁淏不知道宁嫔要的是什么,不过他知道华锦不想要的是什么,在听到华锦这么说之后,惊讶的看着她,说道。

    华锦听到宁淏的这个说法,也是不屑的笑了“师兄你太看不起我老家的女子了,既然做了,皇后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