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七一章 换脸

正文 第一四七一章 换脸

    “师兄,男人要胸怀宽旷,你觉得呢?”被宁淏这么暗戳戳的吃醋,华锦一口把茶水都喝了。

    宁淏听到华锦这么说,一边拿着水壶给华锦添水,一边淡淡的道“胸大不是女子的事情吗,和男子或者君子无关!”

    华锦如果不是那一杯茶水都已经咽了肚子里,她真一口喷出来了“你居然是这样的宁四!”

    “嗯?我是怎样的,小六不如解释一下!”宁淏哼了一声,他的确是很爱华锦,可是也不是不会吃醋的。

    别的男人多么喜欢华锦他都不在意,那是男人自己主动的,可是华小六故意和别的男人暧昧,这个事情他如果也不说,那怎么可能,心里面得有数,但是该说的还是必须要说的。

    华锦就知道,她以前都知道宁四这家伙根本就是个腹黑,她瞪眼看着宁淏“师兄是不是忘记某位人比花娇的公主殿下了?”

    他们明明是半斤八两,凭什么她就得这样,华锦反击,宁淏一身淡青色衣袍,素手缓缓的端着茶杯,一杯香茗入口,满意的品了品,才悠悠然道“九公主是主动缠着我的!”

    这话说的也真的是现实,但是也真的是,欠扁啊,这暗戳戳的说华锦是自己主动的是个什么意思。

    果然,华锦直接拍桌子“宁四,你想咋地,这日子过不过了,不过拉倒!”

    宁淏一双眼睛看着华锦一张不熟悉的黑脸,故作怒气的样子,黑色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无奈,一丝宠溺,以及一丝了然“小六不用太愧疚,以后对我好点行了!”

    有一个太了解自己,太聪明的男票神马的,真的有时候很心塞,不过郡主大人脸皮非同一般,所以华锦继续假装怒气,反正戏都开了,也不能放弃表演啊“所以过不过了?”

    宁淏叹息一声,过去拉着华锦坐下“过,哪敢不和你过啊!”

    “所以你这不是自愿的?”华锦顺着台阶就坐下来了。

    也不是第一次被华锦这么不讲理了,宁淏没办法的摇头“自愿,简直太自愿了,小六你愿意和我过,我简直太高兴了,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这话夸张的吧,华锦听了以后沉默了一瞬,不知道是想了什么,有马上都是傲娇的笑容,拍拍宁淏的脸颊“哼,这还差不多!”

    腻乎了一会,华锦和宁淏又继续说正事“李友德知道宁嫔一个很大的秘密,李友德之前是东宫的太监,并不是非常受宠的,我之前也有查过李友德这个人的,他之前也被冷落过,大概就在陛下登基之前,不知道为何突然受到重用,之后在陛下登基之后,更是直接指定了他为司礼监的掌印太监!”

    “所以那时候我就觉着他应该是有人提拔,而且不大可能是陛下,毕竟如果真的被陛下重用,也是陛下身边的那位总管,没道理是他,而且,陛下对太监不喜,也不大爱用,就是现在跟着的太监总管,也是因为从小伺候的情分,至于其他的太监,陛下的态度一直都是淡淡的!”宁淏说道。

    这一点华锦也点头认可,前世华锦也读过历史,太监祸国事情不少,但是燕国的太监其实没有太多的大权,皇帝也不是很看重这些没有根的人,连世家那些人都不屑于用他们,所以这些太监有了点权力,那是真的死认钱,因为除了钱不会看不起他们,别人都会。

    之前李友德会被一万两引来,也是因为太监都只爱钱,这一点华锦看的是明白的,所以现在听着宁淏说起李友德的发家史,也是皱眉想起什么“师兄的意思是,李友德是宁嫔的人?”

    如果是这样的,没道理之前李友德会被她给吸引出来,还给她做事了,虽然是因为被催眠了做得,可是宁嫔和她一样来自现代,催眠她不会,可是她也一定知道,何况宁嫔不是差钱的人,她进宫的时候可是看到了那位夏欣然身上的打扮了,看着低调,那首饰衣服可不是一般的嬷嬷能有的。

    如果李友德是宁嫔的人,那么这作风也和宁嫔目前被他们看到的那些手下的风格差了太多了,之后华锦想起宁淏说起还有其他一波的人监视李友德,抬头“所以李友德是怎么作死知道了宁嫔的把柄的?他倒是好大的胆子,宁嫔可不是个一般人,居然放他活到现在!”

    华锦有点佩服这个李友德了,居然和一个疯子这么玩,而且居然没有把自己玩死,这也是运气和实力的体现啊!

    宁淏点头“是,其实李友德十九年前也只是一个东宫的小太监而已,只是在十二年前,他做了一桩事,那时候有个人突然让他把一个刚出生的男婴送了出去,他那时候也不过十几岁,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之后回来就传说那时候太子最宠爱的一个女子小产了,之后这女子便失去了恩宠!”

    这才是重点,华锦睁大眼睛看着宁淏“那个女子是谁!”

    “这个女子在十九年前被太子亲自带回东宫,在失去孩子之后没有多久据说就死了!”宁淏说道。

    “宁嫔还活着,这个女子不是宁嫔吗?”华锦觉得有点乱。

    “李友德以前也不知道宁嫔就是那个女子,毕竟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之前怕是做了一桩极其可怕的事情,惶惶了许久,以为自己会被灭口的,只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没有人找他,他自己也知道这事情他就是死也得烂在肚子里,那个小产的女子既然死了,这件事就过去了。”

    “一直到两年多前他见到了宁嫔,李友德这个人心思十分缜密,而且他记忆力特别的好,也算是他自己的本事和秘密,他没有和其他人说过,他见到了宁嫔,发现这个宁嫔的脸换了,变得特别美,并且,他发现这个宁嫔和以前的那个美人不是完全的相似,可是却有完全一样的习惯动作。”

    华锦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换脸,所以这是宁嫔身上的血腥气的来源吗?

    “那时候他被人打压的厉害,所以去找了宁嫔,他没说孩子的事情,只是说了他熟悉宁嫔而已,之后他就成为了司礼监的掌印太监!”宁淏看着华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