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六九章 渣男大不同

正文 第一四六九章 渣男大不同

    “他今日说了不少的事情,我怀疑是他要逃走,只是这宫里面也没有出什么事情,他一个司礼监的掌印,怎么会这么慌张呢?”宁淏烧了水给华锦泡了一杯茶,也给自己倒茶,之后坐下来“我看着他那样就知道不好,也亏得小六你之前提醒我说着人突然主动见我,说不定有什么事情,所以也多了几分小心,多带了几个人过去,要不倒说不得真的让他给跑了。”

    “而且,有一事奇怪,手下的人说了,他们抓人的时候,不仅仅是找到了李友德的人,似乎还有其他的势力,看出处,他们说了,似乎是和之前袭击郡主府的来源一致,是不是?”宁淏把今日的事情都告诉华锦。

    果然,华锦听了以后就点头说道“宁嫔!”

    宁淏的脸色不变“果真是她,确定了?”

    “确定了,那一日我听得说话的人,就是她,除了她,没有别人了!”华锦这一点是非常肯定的。

    就宁嫔那个嗓子,要认错为别人除非是耳朵聋了,华锦自然是不会认错的,一边的宁淏喝茶呢,听着华锦这么说,也是惊讶“她本人?”

    也不怪宁淏惊讶了,宁嫔好歹是皇帝的后宫,这后宫的女子,哪怕是皇后也不是说可以随便出门的,那都是要在宫里面蹲着的,无论是受宠或是不受都是一样的,进去了到死连家人见得次数都是有限的,这就是后宫的女子。

    所以华锦之前也说了,这皇帝的后宫不过就是一个看着光鲜的金色牢笼,能自主选择的不进宫的都是聪明的,肖云那样的才是个蠢的,爹娘但凡明智一点,不想着用女儿来换富贵,也都会好好的给孩子找个正经人家嫁过去了,虽说如果远嫁也未必能常见父母,这来往一定也是容易的,不远嫁在家门口就不用说了。

    这个事情不说华锦知道的,宁淏一个男子都是知道的,可是偏偏宁嫔一个后宫的女子,居然那天亲自出现在了外面,而且亲自参与了袭击郡主府,这就不是那么简单可以解释的了。

    华锦也知道为什么宁淏惊讶,她也喝了一口茶,点头“她本人!”

    其实华锦一直点心的是如果宁嫔得了一番什么奇遇,能够制作出来那为力强大的热武器,如果她建立一个现代化的部队,那不仅仅是对华锦一个人来说,哪怕是对这个时代来说都是一个冲击,不该出现的东西就不能出现,超越的太过带来的不是进步,而是混乱。

    只是目前华锦也没别的办法,军队里面是她的势力的荒漠,就是大概知道了宁嫔在军队里面搞事情,她也只能慢慢的,借助慕容桓平倭的时候,安排进去自己的人,而且,华锦还有怀疑“她本人,我怀疑宁嫔和陛下之间似乎也是有什么合作的,但是,不说慕容桓自己,宁嫔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昕雪苑的位置非常特别,看着偏僻,但是那里绝对是罪接近宫外的地方,也就是说,宁嫔其实是非常容易就出宫的,可是昕雪苑这个地方不是宁嫔自己选的,而是在慕容桓登基的时候就他亲自下令建造的,看似冷宫,实际上那个位置却十分便于出宫。”

    “说实话,师兄也知道咱们这位陛下的秉性了,你觉得宁嫔出宫的事情,可能瞒着他吗?”华锦问宁淏。

    宁淏摇头“不可能,宁嫔是陛下的枕边人,也不可能不知道!”

    不说别的,宁淏和华锦这样的关系,也是互相十分了解的,说句实际的,两个人的默契都不用言语就可以了,慕容桓和宁嫔即使做不到他们这样的,也不会说是完全不互相了解,至少慕容桓这个家伙,其实要被看透不难的,就像是华锦看明白宁淏也没有多难,宁淏却到现在也没有明白华锦。

    同理,慕容桓被宁嫔所知,而慕容桓对宁嫔却未必,差别只是华锦会对宁淏更真诚,有些事情她隐瞒,她会说她不想说,而宁嫔的隐瞒则是蒙骗,所以慕容桓的信息会错误,他评判华锦也好,宁嫔也好,都有失误。

    “所以知道自己的女人会这么容易的出宫,慕容桓为什么还放任,只有一个可能,宁嫔出宫的事情他是默许的,一个女子出宫为何要被默许呢,也只有一个可能,宁嫔出宫做得事情,至少在慕容桓看来,是在帮着他做什么的。”

    “大胆推测一下,也许宁嫔对慕容桓来说,就像是我对于师兄,他们不仅仅是好的情人,也是好的伙伴,平素慕容桓一定会花言巧语,也许慕容桓这个男人自己不觉得,反而是真诚的承诺了什么,可是在宁嫔那里则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慕容桓对宁嫔很信任,而宁嫔现在则是复杂的心思。”华锦说道,她前世见的渣男多了去。

    因为任何一个人,在心理师的面前都是把自己本心暴露出来的,而作为咨询师也必须在不违背法律的基础上给每一个人保密,否则也不会有所谓的咨询关系了,就是因为这样,华锦前世见到的都是渣男,花样很多,有自己也知道自己渣男的,有觉得自己不是渣男,自己做的很好的,反正她是见得多了。

    所以慕容桓这一款呢,她也是见过的,所以她大概也是可以推测一点点的,具体的她怕是不知道的。

    宁淏皱眉“他们和我们不能比,我和小六是互相信任的,也不会背叛对方!”

    华锦笑了笑“师兄又怎么知道,他们互相之间,就没有一个蜜月期,爱到只有对方,并且许诺了只有对方一个人,互相不背叛呢?”

    宁淏听到华锦这么说以后沉默了,华锦只是笑了笑,继续道“人这种生物呢,比起一般的动物多了智慧,也就多了狡猾,大雁没有那么多的智慧,自然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可是他们互相就真的只有一个伴侣而已,因为忠诚是它们的本能,而人类的本能一定不是忠诚,情绪来的时候说的话都是真的,可是后来背叛的时候也一定是很真心的,这就是人类,也是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