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六八章 渐近的真相

正文 第一四六八章 渐近的真相

    华锦回府之后换了衣服就出门了,宁淏在自己家里看到华锦的时候也是有种不敢认的感觉,唇边都是笑意的看着华锦。

    没错,华锦今日又是用的那黑美人的装束出门的,也是和之前完全不是一个模样了,看着宁淏笑的贱兮兮的样子,华锦瞪眼“怎么,师兄是看着小六这样太好看了吗?”

    宁淏那是多了解华锦的人啊,一看华锦这表情都知道这绝对是一道送命题啊,被这么问的宁淏毫不犹豫的点头“好看,今日师兄看着小六才知道,美人哪怕是黑了,也是超级美的,小六你太棒了!”

    大概之前小六实力吹的事情做得多了,宁淏这话说的都是一套套的,也是溜得很,华锦看着宁淏笑嘻嘻的那个样子就不信“宁四,你在哪儿学会这么哄着女子了,难道这几天都是这么对九公主的?”

    “冤枉啊,她哪里用我哄,她自己就黏上来了!”宁淏大呼冤枉,慕容画那女子一点矜持都没有,都是自己追着他不放的,哪用得着他用心哄着啊。

    华锦撇嘴,挥挥手,俩人一起进了空间“暂时信你一次,师兄见了李友德了吗,可是已经约好了?”

    华锦之前和宁淏是打算把李友德给催眠的,只是这几日忙的很,又见了宁嫔,所以暂时给放下了,今日也是奇怪的很,那李友德居然主动要见宁淏,也是有意思的很。

    提起这个,宁淏的神色也严肃起来,拉着华锦到一边的椅子那边坐下,自顾自的过去烹茶,一边提水过来一边说道“李友德今日突然找我,说给银子便把之前我问的事情告于我,我见他似乎是急匆匆的,遇到了什么事情一样的,就没有答应……”

    随着宁淏的陈述,今日的事情便被华锦知道了,时间还是要从宁淏离开秦府开始,他被打了板子之后就一直没有做事,现在都是休假的状态,所以即使是明面上的侄子秦安煦成亲,他也是不该露面的,只是悄悄的从后门出来,见了见秦安煦。

    就好像是华锦没有把秦安煦当成一个正经的追求者,宁淏也没有把秦安煦太当回事,之前就已经说过了,现在也是把他当个不大听话叛逆期的孩子一样看,几乎和华锘一样,比华锘还差点呢,华锘大部分的时候也是懂事的。

    因为这个态度,所以宁淏去见秦安煦,也是当个正经长辈一样说了几句话,算是祝福,又和华锦见面说了几句话就去见李友德了,李友德的消息也是华锦的人传给他的,他从秦府出来之后就让杜秋给他做了造型。

    这也是为什么华锦过来见他也只能黑着来了,因为杜秋不在,华锦也没有其他的造型可以做了,弄好之后宁淏就去见了李友德。

    “李大人怎么今日突然来见在下,倒是让在下惊喜的很!”宁淏一进门便发现今日的李友德十分的慌张。

    李友德一看就是着急,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露出慌张的神色,所以强迫自己装作冷静的样子“先生客气了,之前先生问在下的问题,做出的承诺,在下回去考虑之后,觉得先生也是值得信任之人,所以,不知道先生的承诺,是不是?”

    宁淏有些奇怪,之前的时候李友德可是强势的很,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快,这几日宫里可是出了什么问题,一句话已经引起宁淏心里多种思考,他面色不变,淡然道“在下的承诺自然是有效的,只是在下更想知道,李大人为何改变主意?”

    如果宁淏不问反而奇怪了,李友德听到这个问题,也是笑着道“没有人和钱过不去是不是?”

    宁淏深深的看着李友德,然后也笑了“这倒是!”说话的时候拿了一张五千两的银票出来,也是恰好了,因为华锦知道他要筹备婚礼,所以让他们把矿里的利润都交给宁淏,宁淏这里才得了银子,正好就用上了。

    否则宁淏这里可没有那么多的银子,倒不是华锦不给,而是宁淏自己用不到,他不是追求一些富贵的性子,有华锦打理,给他穿什么,吃什么的,他都觉得好,就那么一点点的俸禄,他都能省下来跑出老远给华锦买这京城传说的最好吃的桂花糕什么的,都给华锦花了。

    真的需要钱的时候,宁淏都说的明明白白自己要做什么,要的时候华锦都怕给的少了,总的来说,他们真的就是那种不大在乎这些的就是了。

    李友德看着那实实在在的银票,想过来拿,却被宁淏好好的拿在手里,笑着看李友德“李大人着急什么,总要让在下了解一下,李大人说的这些,值不值得这些银子吧,钱的确是好东西,大家都想要,在下的银子也不是白来的,是不是?”

    这五千两是之前说好的,而且,宁淏心里有了打算,倒是也不介意拿着这五千两出来钓鱼。

    李友德没有办法,便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宁淏了,宁淏这人以前就都是冷脸习惯了,华锦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都调侃他整天一副生无可恋脸,这李友德说话的时候宁淏也是发挥实力,那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李友德都看不出自己说的到底对宁淏来说有没有价值,只能把自己想说的都说到。

    “我敢保证,这个事情我是知道的最多的,先生想知道的,也绝对就是这些!”李友德说完之后,和宁淏说道。

    宁淏则是看着李友德“李大人怎么知道这些就是我想知道的呢?”

    “你想反悔?”李友德一脸惊怒“先生最好还是不要了,否则我也不客气了!”

    “凭什么不客气,凭借你在这客栈外面那几个人?”宁淏不屑的说道。

    果然,李友德在听到宁淏说话之后都是惊色“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你很蠢呢!”宁淏都不想说啥了,转身就要走,李友德不忿要跑,直接从窗户那边跳了出去。

    也是慌张的很,也不想想,宁淏既然连他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哪里会给他逃走的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