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六七章 到底是瞧不起她

正文 第一四六七章 到底是瞧不起她

    一所以也不怪自家郡主脸色不好,连她都不开心极了,想也知道,好好的真诚以对的人,人家却这么敷衍你,是个人心情都不好。

    其实茉莉也知道,自家郡主怕是也知道,这几个嫂子里,张刘氏是真心和华锦关系好的,之前在苏州的时候大家互相交流的也多,互相亲近,刘氏还特意把孩子交给郡主养过,真真仔细说过如果张小姐有郡主这份本事和魄力,她才是不愁的。

    之前张小姐的确是胆子小了点,这不是被自家郡主带的大方多了,现在虽然年纪小,可是这在外礼仪做得好,对内也有嫡女的威严,做事再没有比张小姐更有章法的,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不过是和这京城里面那些个闺阁里的闺秀没有什么区别,木头一般的规矩好了,可是却没了灵气。

    张小姐却不是的,她规矩好不说,却不会说失去本事的灵秀,性子活泼天真又聪慧,现在也是一家有女百家求,求的人家也都是好的,如果不是自家郡主带着,一点点的教了,哪有现在的张小姐。

    自然刘氏本身也是个大方得体的人,她也一样把孩子教的好,那才是真真欣赏自家郡主的样子。

    至于孙氏,之前在西南的时候就一直处着,又是将门女子,对自家郡主也是一样没有一点偏见,杨小姐还当个正经先生一样跟着郡主学习,现在订了亲事,对方都夸赞没想到会是这么得体聪慧的模样,满意的不得了,这聘礼也都给的大方,没嫁过去呢,便已经是得了一家子的喜欢。

    人家都不觉得自家郡主有什么不好,如果不是郡主出身低了,就是那宫里面的公主,但凡有一个比得上自家郡主的茉莉都不说什么,可就是这样,还有人背后说一些酸话,这也罢了,毕竟是外人,可是赵氏是什么人,居然看着好,实际不是这个心思。

    茉莉气鼓鼓的,一边的桔梗她们问了几句也问不出什么,只说回去了再说,不想自己再在郡主面前提了让郡主不开心。

    想想就生气,这么久的时间里,郡主帮着秦家多少事情,可以说,几个师兄里面,华锦帮忙最多的就是秦家了,除了那个没有见过的秦家大郎,秦安熙再嫁是华锦给张罗的,可是华锦这好好的过来一趟,他们家的儿子居然对一个长辈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这事情难道还能怪在郡主头上不成,郡主被这么折辱,还要为了他们的面子忍着,后来还客气的给他们台阶下,就这样也没有落得好,也不看看,几个师兄弟,那么多的少爷小姐,怎么就秦家出这么多的事情?

    是杨家的少爷年纪不合适吗,也是和郡主年纪相当,可是哪有不规矩的时候,从来是恭恭敬敬的,赵氏自己一向拿着自己的出身说事,可自己的孩子教的是这一辈当中最差的,自己心里没有数,还这么不真诚,真是一片真心给了狗肚子里了。

    茉莉继续气鼓鼓,这郡主的马车缓缓的离开往郡主府去,华锦掀开帘子看着外面的傍晚暮色,沉默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茉莉怎么想的她不知道,其实也不关心,说来说去,她这几个丫鬟心思都是好的,只一味的想着她一个人,少不了就是抱怨什么的。

    华锦其实也没有太多想法,她这个人看着聪明,其实有些东西很执拗,也有些笨拙,被人害的多了,其实也怕多付出什么,所以便总表现的好像什么不在意一般的,可是又好似个蜗牛一般的,迟钝的不行,所以经常是告诉自己不在意的时候,不经意就是在意了。

    比如对宁淏,其实她本打算这辈子就这样的,有些事情吧,忘了挺好的,简单的各过各的,没得牵扯些乱七八糟的情缘出来,看着多么感人一样,其实也就是折腾。

    她心里面有人了,以前都那么一直想着念着那么多年了,其实再来一遍,不过是延长一点时间而已,最后都是要死的,有时候吧,这些事情,不去想其实也没有什么,爱情有时候不就是执念吗,放开了其实也有种美好,不过是偶尔一点点的心酸也没什么,一瓶红酒,大梦一场,起来了,依旧是自在的生活着。

    可偏偏这人就看上她了,也巧着心思的凑过来,她这迟钝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心都已经给了,到底是逃不过,她也就送人了,至于有些账,来日到了地府里,自然是要好好算清楚的,但现在也就这样了,她动心了,她认了,这个人如果一辈子不变,她也就死磕一辈子了。

    其实秦尚任和赵氏也一样的,可是华锦得承认,她现在已经开始失望了,终究不该是过分亲密的人吧,所以以后结束了,距离远一点,这样就是很好的,一个母亲总不愿自己的儿子委屈,所以心里有了怨气,解释的多了也没有意义。

    既然觉得自己伟大,自己才是唯一怀抱天下的人,觉得宁淏这样小时候受了罪的会没有大爱,觉得华锦这样妖孽的也没有那所谓的底线,她和宁淏其实也没必要解释。

    就好像前世即使离婚已经那么多见,现代朋友介绍对象说起她的家庭的时候,也会被人笑着拒绝,有些歧视,其实只是大家不说,心里是有的,她也好,宁淏也好,其实这样挺好的。

    如果她嘉善郡主真的攀上个什么高级的婚事,说不得又有什么心思,宁淏如果以后做了什么,这人又是如何议论,到底他们俩才是天生一对了。

    也许是她太敏感,也许她的要求过高了,她觉得如果待人以诚,却被用不是真心的谎言来敷衍,其实有时候不说也没关系的,何必说自己都不信的话呢,她可以理解赵氏的心情,理解她为何那么说。

    但是理解就只是理解而已,不会再有其他了。

    “回府!”华锦放下马车的帘子,吩咐了一句。

    车夫应了一声,在沉默中,往郡主府离去,得到,失去,拥有,放弃,分离是人这一生的必修课,而所谓的离开,不仅仅是空间的实际距离,还有一种,名为心的距离,一旦分离,便散落不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