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六四章 负荆请罪

正文 第一四六四章 负荆请罪

    秦安煦的婚礼办的不是很大,到底是控制住了规模,没有引起慕容桓那小心眼的眼光,华锦也只是在后宅和这些女子说笑,没有去前面,之前秦尚任以为华锦今日会做些什么,可是最后似乎她什么也没做,也可能做了他不知道。

    秦安煦去了新嫁娘的家里把人给接过来,在这边拜堂成亲,之后就是送了新娘子回房,他自己出去应酬喝酒,他这边在喜房里完成了所有的仪式,才出来就看着自己的父亲怒目金刚一样的看着自己。

    “父亲!”心里有些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秦安煦还是行礼。

    “你个孽子,还不过来和你师叔请罪,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不像话的,你怎么不学学你哥哥,真是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了,恁的什么心思都敢动!”秦尚任也是不客气的训斥。

    主要这事儿说起来都丢人,华锦是个什么人,是他的师妹,他之前多少次误会华锦了,华锦说过什么吗,要说那么敏锐的女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是因为他是师兄,他做得那些,华锦都是一句话都没说的应了,也不埋怨什么。

    结果他枉做小人,这都够丢人的了,自己的儿子居然对个长辈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他能觉得高兴吗,真是觉得自己以后也是没有脸见华锦了。

    “父亲说的是什么,我做了什么让师叔不高兴吗?”秦安煦不敢认啊,今日他听了华锦跟他说的话,已经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也想着把所有掩埋了。

    秦尚任看着他这副模样,更是气的不行,扬手就要打人,一边的赵氏拉着秦尚任“老爷,今天是煦儿成亲的日子,他还有去前头应酬呢,何况媳妇也在这边呢,听着又成什么样子?”

    赵氏心疼儿子,而且今日这事情本就不该闹大的,对小六和煦儿都不好,这么过去就好了,只是秦尚任想的不一样。

    这个事儿不是过去的事情,华小六是不可能跟秦安煦如何的,这是肯定的,关键是这个事情他恶心人啊,华锦和宁淏两个人,一个是他师弟,一个是他师妹,不说之前大家一起做事,一起在这朝堂立足,就这么一重关系在,他自己的儿子这个事情,让他怎么有颜面和小六他们一起同朝。

    他还是大师兄,不好听的,和半个父亲差不多的位置,这事情太恶心人了,他以后怎么端着自己的身份,光明正大的说什么,自己立身不正了,所以秦尚任才生气,自己怎么能教出一个这么不像话的儿子呢。

    “你当你师叔是真的不知道,连你四师叔都知道了,她那么敏锐的人,能不知道?她给你几分颜面,给你父亲颜面,假作不知,不过是顾着大家都是一门,你是怎么敢今日还问她那些,你是嫌弃你给我不够丢人吗,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秦尚任也是恨铁不成钢。

    秦安煦被这话说的脸苍白,其实他自己也猜想其实六师叔是知道的,因为连四师叔都过来说过这话,只是六师叔在他面前真的是一点痕迹都没有,完全看不出什么,所以他总觉得师叔是不知道的,今日被秦尚任一说,他以前的自欺欺人都变成了一场笑话。

    “你这是数祖忘典,她是你什么人,有这心思也算了,到了今日你还问她那样的话,她如果想瞒着你,你能试探出来她什么来,幼稚,没有头脑,也不知伦理礼仪,我就该让你除了功名,省的以后给我丢人!”秦尚任作为父亲,教训儿子当然是不客气。

    秦尚任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就看着华锦在一边急匆匆的跟着秦安然过来,一边走一边安慰秦安然呢“你这丫头哭什么呢,不就是一点小事呢,你爹爹吃了酒,拿着你哥哥出气呢,有你师叔在,一定让你哥哥没事就是了,好了,别哭了,花了脸可不好看了!”

    说话的时候进了这院子,华锦看着这喜气洋洋的布置,笑得开心“嫂子就是个能人,这里布置的真是不错,等以后我成亲的时候,倒是也请嫂子指点指点,嫂子是不知道,自从说了要成亲的事情,小锘和师兄就一直在写写画画的,不知在忙活什么,我也是不知道最后他们折腾出来什么。”

    说话的时候走过跪在地上的秦安煦,直接到了秦尚任和赵氏这边,赵氏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点头“这点事自然是不必说,小四那么用心,又一向尊着你的,必然到时候给你最好的!”

    秦尚任虽然骂的不客气,可是也都是把下人给遣走了的,就是那喜房里面也只有新娘子一个人而已,秦尚任是恨自己儿子不争气,可也是知道有些事情只能内部解决,一点声音都不能出来的。

    只是他们没想到华锦会来的这么快,还是他们自己的女儿给请来的,不免有些尴尬,华锦自己倒是不觉得如何,看着赵氏这样,也是好笑“师兄和嫂子也别生气了,这大喜的日子,孩子哪里做的不好,直接说便是了,这么自己生气也没有意义,孩子都是要教的!”

    “他都多大了,还孩子,小六你比他年纪还小呢!”秦尚任看着华锦来了,也是不好意思,可华锦说话了,他也能接着说。

    华锦嘿嘿笑着“师兄这话说的,我这也天赋异禀也少见了!”

    “你呀,也别装傻了,这小子的事情我们也是今日才知道,也是我和你嫂子没教好他,让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今日在正好,我让他和你请罪,好好的让他知道知道规矩。”秦尚任作为父亲没有顾忌到儿子也是要脸面的,只是想着自己的面子。

    华锦听了也是摇头“师兄不必这样,他年纪轻轻的,一不小心想法多了一点也没有什么,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如果我真的生气,也不会一直不说什么了,煦儿现在也成家了,懂事了,以后就好了,师兄这么大张旗鼓的教训,倒是弄得小六不好意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