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五八章 试探

正文 第一四五八章 试探

    “多谢六师叔的教诲,煦儿谨遵!”最后,秦安煦深深的看了华锦一样,庄重的双手交叠,前推,躬身行礼。

    这是一个对长辈极其尊重的礼,华锦看着秦安煦,依旧笑得平静“很好!”

    痴也好,念也好,怨也好,最后的拼劲全力,也不过是只有那么一句话,而他能得到的,自始至终也不过是这样的分明而已。

    她从未给他过一点点可能的念想,也不曾给过他一点点的回应,没有过一点点的暧昧,从开始到结束,也只是他心里的那一点仰望的痴念罢了。

    她对他只是小辈的关怀,他豁出去的一问,得到的也不过是这样的一句话,两个字,很好,果然,这样就是很好了。

    到底,他这份痴心,没有被她知道过,在她的心里,便一辈子他只是师兄的儿子,一个曾经和她别扭过,也曾经被她玩过闹过的,侄儿罢了,今日之后,他会和妻子相敬如宾,这一切,也终究可以彻底放下了。

    秦安煦眼看着那一抹大红色的身影,迤逦着裙摆缓缓的离开他这处小院,不知觉的想起那天的第一次见面,彼时他不知她是女子,不过当是一个很是没有规矩的师叔,不喜过,还埋怨过,可他却不知为何,心里总不断的重复着她踏马而来,利索的在他家门口下马的那一幕。

    这么久过去,那一幕却不曾被他遗忘过,可时间过去了,这个女子,现在一步一步的离开,就好似不曾有过任何的告之便出现在他的生命,现在又再次淡然的离开,原来,只是过客。

    华锦没有回头,她当然知道他的心思,只是这心思在她看来只是一点而已,也没有必要去回应什么,这样过去就好了,至于秦安煦刚才试图想看出来她的心思,只能说,秦安煦太嫩了,华锦这么多年来,出了宁淏,又有谁可以看出她的几分心思呢?

    赵氏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的行礼,明明最是规矩的,却突然让她想起来,从儿子和小六见面相识,似乎他对小六从来不会这样认真的行礼,多是敷衍的。

    那时候她只觉得是儿子不喜欢这个六师叔,所以别扭,没有多想,今日看着自己的儿子突然这么行礼,即使是一个背影都带着一股子绝望一般的,突然觉得也许是自己想错了,那也许不是不喜欢,而是另一种的感觉。

    想起儿子本来一直不说成亲的事情,后来不知为何突然答应了,似乎就是在什么时候,她当时是觉得儿子终于大了懂事了,可现在看着,倒不是那么的简单的。

    她还记得,那时候下人也过来和她回报,说是看着宁公子去见了少爷,那时候她听了也不觉得如何,毕竟宁淏是师叔,也会指导儿子的学问,见面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好像就是那时候之后,她便听着儿子答应了定下婚事,是不是这些事情都是相关的呢?

    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一直看着华锦离开的背影似乎若有所思,而华锦却是头也不回,赵氏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她印象里儿子和华小六之间单独的接触也不是很多,也就是那么一次去见南安王,之后便就是见面,也是与其他师叔一起,怎么会有那么不像话的心思呢?

    可是现在看秦安煦的那个表情,好像失去了全世界一样的绝望,要知道他可是今日的新郎官,最是喜庆日子居然是这样的表情,还有那最后一句问小六的话,怎么不见他问宁淏或者是徐深,只问了华锦?

    “郡主?”茉莉也觉得刚才的气氛似乎怪怪的,可是也没有想歪了,因为不管华锦和秦安煦的年纪如何,这辈分是固定的,既然辈分是固定的,就有了分界和本分,自家郡主一直做得很好,茉莉也不会多想。

    但就是觉得之前有些怪怪的,所以现在跟着华锦,便问了一句“刚才?”

    华锦笑着看了她一眼“刚才什么?”

    茉莉见了华锦这个眼神,再不敢多问什么了,如果是真的,那便是最大逆不道的,与其去问了刨根问底,不如就这么过去,郡主怕也是这么想的了。

    赵氏站在秦安煦的面前,看着自己一直宠大的儿子,看着儿子也这么看着自己的眼睛,那眼睛里面有许多情绪一般,可又似乎什么有没有“母亲也忙着吧,孩儿要去迎亲了!”

    听着儿子冷静的说着这样的话,赵氏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对着秦安煦离开的背影“煦儿,这亲事,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其实他们都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可是赵氏却怕以后儿子会过得不好,可就是问了,又能如何呢,他们都做不了什么了。

    秦安煦的脚步停了停“母亲放心,这样很好!”他会和妻子好好的过一辈子,就像是六师叔说的那样,很好。

    现在赵氏便也已经确定了,脚下一软,这可怎么办啊,一边的丫鬟扶着赵氏“夫人,郡主还等着您呢!”

    华锦倒不是不熟悉秦府,可是她毕竟也只是外人,所以走了几步见着赵氏和秦安煦说话,她便在一边等着,一会儿一起走,所以赵氏的丫鬟才会这么说的。

    赵氏听着这话,一时不知怎么面对华锦,可是看今日这情况,似乎华小六也不知什么,今日也是长辈对侄儿一般的嘱咐着,不见有一点暧昧,不得不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去和华锦汇合。

    “嫂子也不用担心太多,煦儿是男子,娶媳妇回来,儿媳妇也是嫂子亲自选的,想也知道是个好的,以后必然是会和煦儿过好的,很快让嫂子再当上祖母,到时候您可就没时间担心了!”华锦见赵氏过来,笑眯眯的开玩笑,完全看不出什么来。

    赵氏见了这样的华锦,忍不住的走了几步,问了一句“煦儿他,不是故意不喜小六的。”

    这话说的不是真的,却绝对是试探,赵氏说完之后便看着华锦,发现华锦听了笑得越发开心起来“嫂子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一个长辈还和他个孩子计较吗,而且他喜不喜我不重要,喜欢他媳妇就好了,之前我见他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呢,现在也成家了,大人模样了,今日这礼我可是受的熨帖,以后看他还之前那样,我可是让他媳妇收拾他!”

    果真一番话说得,半点暧昧也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