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二一章 算计什么

正文 第一四二一章 算计什么

    “我不知道,师兄,就现在京城的局势,谁能说自己看到的就是真实的呢,我也是普通人,所以现在我也不知道陛下亲征会不会有什么,或者是不是背后有什么计算,我只是建议师兄们,陛下已经定了心思,否则也不会这样与我说,让我配合的!”华锦隐约能猜出来军中有宁嫔的人,可是她是不是要慕容桓的命,她不确定。

    不仅仅华锦自己是犹豫的,而是宁嫔自己都是矛盾的,慕容桓当着华锦的面说的是让她帮亲征的事情,其实华锦一向是知道的,慕容桓是个特别有数的人,他是不信别人的,他只信自己,所以他既然和华锦说了亲征的事情,这个事情便一定是做好了一切准备,不是谁可以阻止的。

    反而,越是有人阻止,他也许越会去做,因为作为一个多疑的人,慕容桓不信任别人,越是多疑他便必然自己去确定,而他欺骗华锦,其实是用华锦站出来被人看到,实际上去保护他真的在意的人。

    华锦看到了慕容桓的心思,之前在宫里也见到了慕容桓对宁嫔隐秘的关心,尽管慕容桓表现的对宁嫔只是淡淡的,可是华锦看的很清楚,慕容桓喜欢那个女人,或者是爱的,只是帝王的爱,或者是一个大权在握的男人的爱,本就不可能是单纯的,慕容桓也终究还看了别人。

    而且,慕容桓这种故意用华锦来挡箭牌的行为,显然也没有让宁嫔觉得温暖接受,反而因此记恨,只是这份复杂的感情,也是因为华锦今天故意的刺激,否则也未必如此。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小六的意思我们也懂,现在先这样查探着,我们有了什么消息就互相交流吧,希望不要闹的太大了!”秦尚任怕华锦误会,这也解释了。

    他们见过华锦那神乎其技的推断能力,所以遇到了什么事情都想看看华锦是不是能多看出来一点,倒是忘记了现在的京城里面可谓各自心思,没有那么简单的,即使是华锦也是一样在这旋涡之中,哪有逃脱之力。

    华锦也是说出自己的想法,她自然也瞒了一些事情,可是她也的确是自己还有许多疑惑的,不说也是正常的,点点头,华锦说道“嗯,我所知的就只有这些,现在大家一起,不要让这件事真的闹大了才好,若是真的兴起战争,也不过是苦了百姓而已!”

    “希望如此吧!”一时之间,大家都有些沉重。

    “好了,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事情,慢慢查着,那些人也未必马上就做什么的,不如我们说说喜事。”一边的徐深见到大家如此沉重,一面叹息自己这次进京的确是要经历许多,一边调节气氛。

    “哈哈,对啊,说说喜事吧,这狗屁倒灶的事儿先放下,反正不是马上的事情,可是煦儿的婚事却是马上了啊!”华锦也笑了,秦安煦之前对定亲的事情也不上心,秦尚任和赵氏也不管他,只随他自己的意。

    只是那时候他毕竟年纪小,而且功名未成,可是现在已经是中举了,又要外放做官,赵氏也不像儿子在外面连个屋里人都没有,没有个知冷知热帮衬的,便要给秦安煦定亲。

    也是奇怪,之前还是激烈拒绝的秦安煦这不知是想开了还是怎么的,居然就这么答应了,所以就在华锦忙着和慕容桓还有那个不可捉摸的老乡斗智斗勇的时候,这亲事也马上就办了。

    也亏得秦尚任的官做得大,所以秦安煦一直没有去通兆县赴任也没有人说什么,但即使如此,他这亲事办了之后就得马上出京了。

    华锦只所以说这个,也是因为后日便是秦安煦的婚礼了,他们这些师叔也是需要去的,华锦自己说完以后还笑了“华隐秀这些日子可是病着,日子过得不好,这婚礼怕是不能去了,也只能劳动一下嘉善郡主了!”

    “你这鬼丫头不是能让华隐秀和嘉善郡主一起吗,怎么不一起了?”张璞也笑了,今日的事情的确沉重了一点,可到底他们只是为人臣子的,有时候皇帝换了也未必会动了他们,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行了,何况这样的大事,知道了也越发不能露出一点行迹出来才是。

    “你嫂子那日回来与我们说的时候,我便好奇呢,小六你是怎么做到的?”杨贺也是好奇的很,他们都知道明明都是一个人的,华锦是怎么变成两个人的。

    华锦嘿嘿笑着“不过是一点小把戏,也当不得什么,不过,华隐秀出现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终究不好坏了侄儿的婚礼!”华锦眼睛咕噜噜的转着,不知又有了什么主意。

    “他一个小辈的,能碍着什么,都是为了大事,陛下之前才遇刺醒来,而且婚后马上就去通兆县了,本也不准备大办的,你要做什么就去,现在正经事重要!”秦尚任大方的说道,与其说他不在意儿子,不如说他相信华锦的分寸,他这位师妹做事可是一向有自己的章法的。

    “若是这样,小六就少不得助四师兄一臂之力了!”华锦其实也不打算做多么过分的事情,不过是多传些名声罢了。

    秦尚任几个听了华锦这么说,果然都反应过来了“小六,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宁淏和九公主牵扯不清,华锦自己又成了陛下喜欢的女子,他们自己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外人未必,这等名声传将出去,以后华锦和宁淏成亲的时候,怕会引起不知多少争议,不知会引起多少的议论,更会让他们成为别人眼里的笑话,一对名声臭到家的夫妻。

    看着不过就是被人议论而已,可是并没有那么简单的,以后他们会接触许多人,会一直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的。

    华锦想起什么一样的,露出诡异的笑容“我知道师兄是担心我们,不过没有关系,人的面子不是靠讨好别人得到的,我现在既然做得,以后自然也可以让那些想笑话的都不得不闭嘴!”

    一时间,大家看着华锦这个笑容,都觉得汗毛竖起,似乎感受了什么寒风一样,这是谁被华小六盯上了?js3v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