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三七九章 我来认罪的

正文 第一三七九章 我来认罪的

    “不可能,她不是我妹妹,不是的,我妹妹还好好的,她小时候就是个特别漂亮的姑娘,她以前答应过我的,如果有一天走丢了,就会在原地等着,等着哥哥去找到她,带她回家,她答应过的!”宁怀远不相信的看着华锦。

    华锦叹息着“也许吧,我只是一个传话的,后来我知道你们居然还找了个女人代替她,就替她更气愤了,我更气愤的是,即使你们那么对她,她居然到死的时候也只是念着你们好,也许,这就是亲情吧,即使被伤害了,依然会原谅!”

    “本郡今日把她最后要带的话带到了,她离开的时候说了,她一生最对不起的是你们这些家人,她是宁家的罪人,与你们说对不起,也对不起自己受到的疼爱,这是她留下给你们的,拿着吧!”

    华锦拿了一方帕子出来,这是宁氏在世的时候用的帕子,也是宁淏寄放在华锦的空间的,倒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毕竟是他母亲的东西,都让华锦帮他收起来了,今日华锦就拿着给了宁怀远。

    宁怀远拿着那帕子一看便知道是自己的妹妹绣的,手轻轻的捧着帕子,手指抚摸着那一朵绣的十分精致的牡丹花,这是宁氏生前最喜欢的花,她自己的院子里便有许多,因为喜欢这样的花,所以便刺绣也都是选的这花样。

    “这是囡囡绣的帕子,是囡囡的!”宁怀远拿着帕子流泪。

    华锦知道这囡囡怕是宁氏的小名,看着宁怀远这个样子,华锦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她会把所有都告诉宁淏,他们之间是无解的局,一切在过去的岁月里面定格,伤害已经存在,改不掉,恕不了,不如就把所有在这一刻都停止,这之后,便是什么都没有了吧。

    本来华锦是编造了一个更残酷的故事和结局的,最后她改变了主意,这一把刀,她到底也是没有忍心的插下去,宁怀远已经给了自己太多的惩罚,她到底也不忍心给了!

    “此间乃是私事,本郡已经把话带到,前尘往事,人已经离去,便都过去吧!”华锦看着宁怀远拿着帕子发呆流泪叹息的转身离开。

    “她们在哪里?”在华锦就要出门的时候,宁怀远突然问了。

    “她说她对不起宁家,也是宁家的耻辱,所以留下话来和女儿葬在一起,人之将死,不过这一点愿望而已,本郡不能答应你!”华锦这么说了。

    “她是我宁家的人,那孩子也是!”宁怀远抬头看着华锦,似乎是争辩,却十分无力。

    “本郡只尊重她的意愿,本郡虽然是外人,不过她最需要家人的时候,你们都不在,你们每一个人,何必!”华锦不理会宁怀远在说什么,今日她已经不知见宁怀远是对是错,她累了。

    “她是我宁家的人,是我宁家的女儿……”即使已经上了马车即将离开,华锦依旧听着他说着一样的话。

    “郡主,咱们之间回府吗?”茉莉今日也是吃一起听了所有的一切的,所以才会问的。

    “去宁大人家!”今日的事情是华锦自己擅自做主了,总要告诉宁淏一句的,华锦进了空间,空间里面最近热闹了许多,一群人在空间里面盖房子,他们自然是不敢过来打扰华锦的,不过也是让这空间里面多了不少动静。

    这个空间其实不小,若是看着,便和个世外桃源一般,华锦过去换了一件衣服,之后又略微休息了一下才出去,不一会儿的时间里,就已经到了宁淏他们家的巷口,此时已经是夜里了,没有现代的灯火,一片寂静里,华锦慢慢的到了宁淏家里。

    那院子依旧是坏的,这时辰本该读书的宁淏因为得了容嬷嬷的信,正拿着笔算计着自己要置办一套怎么样的聘礼才好,至于那成亲的日子,他也是拟定了几个,想着这成亲的时间虽然是女方家里定的,不过他这帮忙参考一下也是可以的。

    所以突然听说华锦来了的时候,宁淏以为她是过来与自己说成亲的事情的,于是,华锦才进门便看着少年一身简单的素衣,站在书桌旁,看着她的表情也是欣喜非常“小六,你来的正好,这京城的事情了了,我就想着谋个外放,所以这成亲的宅子就先暂时用师兄的吧,我本来想说你的宅子也可以,不过如果在你的郡主府成亲,可能也不大好,所以不如和师兄借个宅子。”

    “我想着在苏州买宅子,那里也算是我们的家乡了,老师也在,以后我们有空也可以回去看看老师,至于具体哪里的,小六你过去看看,我是怎么都住得惯的,你看看你喜欢什么料子,我提前让人去买回来,提前做了,我之前看你家里那个懒人椅子你十分喜欢,不过那样子我看着有些单调了一点,小六你如果放心,我亲自画一点图样,到时候应该也不错,还有……”

    宁淏的脸上都是兴奋的神色,自从容嬷嬷过来说了既然定了明年秋天成婚,有些事也是需要好好的准备起来了,他就一直是这个样子,把书墨给弄的没办法,也无话可说,有什么可以说的呢,他们家大人不就是这样的吗,只要是郡主的事情,总能轻易左右他的情绪。

    华锦看着他这么激动的样子,让书墨出去,宁淏见了华锦似乎有些疲惫,过去捧着她的脸“怎么了,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师兄,我是过来与你请罪的!”如果可以,华锦也不想自己这样的打断宁淏这样的憧憬。

    可是有些事情不能不说,光是听宁淏说话,看着他脸上放光的表情就知道了,这个人有多么期待一个家,一个他和华锦一起的家,可是宁氏宁淏母子和宁家的那一摊子烂账,也是算都算不清了。

    今日她本是去惩罚甚至是宣判的,可是最后她给的是解脱,至少他给了宁怀远自我惩罚那么多年的唯一一个出口,一切到底是结束了。

    只是华锦自作主张,也彻底掰开了宁淏和宁怀远之间相认的一切可能,所以她过来认罪了。56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