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三四六章 一个婢女引发的惨案

正文 第一三四六章 一个婢女引发的惨案

    不说那顾氏从华锦这里得了这样的消息,心里面不免起了心思,等现任通令候回来以后真的去找了老侯爷,却说华锦这边一路顺遂的回到了郡主府。

    “恭迎郡主回府,郡主您还没有用晚膳吧,奴婢做了一些,郡主是现在用还是晚些时候用呢?”华锦一进门就见到了芙蓉,一脸的笑意盈盈。

    “二二三呢?”华锦问起和芙蓉一起回来的人。

    “她在院子里练剑,郡主是要出门吗?”芙蓉也知道今日华锦从通州回来,必定是要出门的,所以才早早的把饭准备好了。

    “嗯,百合,更衣!”华锦果然是换衣服出门的,今日从大宁氏那里得来的消息,华锦也不想耽误,马上告诉他,而且慕容桓既然醒了,之后怕是还有许多事情。

    见到芙蓉有些失望的脸,华锦过去捏捏她的脸蛋“我的小芙蓉不开心可不行啊,快去把晚膳准备了,本郡拿着与宁大人一起用!”

    “是!”之前还不开心的芙蓉立即开心了,转身就去给华锦准备晚膳去。

    华锦一边进门一边问今日看家的人“少爷有消息吗?”

    “没有,几日前得了消息说是少爷去见了常大人,之后就没有消息了!”这人听到华锦问起,这样答道。

    感受着秋日越来越冷的温度,华锦吩咐了一句“尽量联系少爷,让他不要多逗留,尽快回来!”

    “是!”

    华锦再也不能多说什么了,这毕竟是古代,交通并不发达,所以信息也必定滞后,之前她让华锘去带的消息,现在看来已经不用了,只是要回来也不是跟现代一样,一句话飞机就飞回来了。

    百合伺候了华锦换衣服出门,至于二二三,自然继续在府里扮演病娇的嘉善郡主了,宁淏见了李友德之后又去打探了一下刘家的事情,看着时辰差不多了就去了之前与华锦见面的那个院子。

    他不过进门半个多时辰,华锦就也进门了,华锦进门抬头看着宁淏,忍不住的想笑“小哥哥你这个扮相也是蛮有特点的呢!”

    宁淏见到华锦笑得一脸轻松,也跟着松了口气,捋顺自己的胡子,摇头晃脑“多谢隐秀夸奖。”

    华锦表示,她家这个小哥哥比以前幽默了许多,有木有!

    只是这样笑了笑,华锦看着月亮已经升起来了,也问宁淏“你吃饭了吗?”

    果然见到宁淏摇头,华锦过去拉着人进空间“我也没吃,正好我们边吃边说!”

    正经的大户人家可是食不言寝不语的,不过华锦和宁淏也不拘着那个规矩的,所以边吃边聊什么的,也是两人经常的活动。

    “你尝尝这个!”华锦给宁淏夹了一个包子,说道。

    宁淏去湖边把自己脸上那些易容的东西洗干净,恢复了本来的面貌,坐下来吃华锦给他的包子,问了“今日可见了人?”

    “见了,也问清楚了!”华锦也不隐瞒“根据大宁氏所说,师兄的母亲并不是一个从小就不守规矩的人,反而在小的时候她是宁家最规矩的嫡女,规矩好,才艺好,更不用说相貌好!”

    宁淏吃掉包子,一双眼睛专注的看着华锦“那是因为什么突然变成后来那个样子的?”

    “哎,师兄你别插话了,我直接说吧!”华锦想了一下,这其实也不是一个多么复杂,而且不是多么狗血的故事了,不过这其中的事情也的确有些奇怪的关节。

    宁淏自然是从善如流,认真的看着华锦,听她说明,华锦被这小哥哥如此看着,心里面不由得荡漾了一下,之后又正经起来“伯母是嫡女,各方面也压着大宁氏一头,她自然很不忿,之后就要说起伯母十岁那年发生的事情了,伯母出门的时候救了一个自卖自身的女孩子,那个女孩不过也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伯母把她带回了家。”

    “伯母十分喜欢这个女孩,就把她带走身边做了自己的贴身婢女,也十分信任她,那时候开始,这个婢女一直鼓动着伯母做了一些事情,也开始有了才名,后来伯母认识了邱南冲,也是这个婢女帮着伯母隐瞒家里与邱南冲见面,而且鼓励伯母去追求爱情之类的。”

    “所以就因为这个婢女,伯母与家里也闹翻了,与原本的定亲对象也吹了,对方直接退婚,之后的事情师兄也已经知道了,最后伯母没有追求到她要的爱情,却被邱南冲背叛,伯母怀着你一个人离开了京城,辗转流落到了苏州!”

    华锦说完之后没有说什么,沉默的把时间和空间留给宁淏自己去接受所有的事情,其实在华锦看来,那个婢女虽然是有错,可是一个受到足够教育的世家嫡女,居然会这样被一个比出身低也没有地位的婢女所蛊惑,最后害了自己也害了自己的孩子,华锦不认为宁氏自己没有问题。

    太单纯容易被蛊惑不说,宁家的规矩也差的太多,一个嫡女频繁的和外面的男子约好见面,居然没有被发现,而且,宁氏自己选了那样的路,最后居然自己逼疯了自己,邱南冲是渣,可是宁氏自己的悲剧她自己也有错的。

    大宁氏说起那个婢女的时候华锦就觉得熟悉了,这个婢女的做事风格有明显的现代风格,所以华锦可以确定这个人应该与她是一个地方来的,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婢女和现在她的那个老乡是一个人吗?

    毕竟已经是十九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婢女除了做了一些比较新奇的吃食和那些比较出格的婚姻自由之类的言论,就没有其他的痕迹了。

    这样一个婢女真的可能在十九年后变成一个势力很强大的人,甚至和宫里面有关系吗,如果是这样,这个人的经历比她也不差了吧!而且,如果有那个能力,为什么那时候只是做个婢女呢?

    华锦听了大宁氏的话之后,其实也是只在思考这件事情的。

    宁淏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又看着华锦“如果只是一个婢女,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力量,怕是大宁氏自己也没有少掺和吧!”

    华锦点头,后宅嫡女庶女争斗起来,不就是这么一回事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