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二八零章 复杂的心情

正文 第一二八零章 复杂的心情

    听到宁淏这么说,华锦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说话的时候顺手又拍了一下宁淏的后背。

    “哎呦,小六我疼!”宁淏装可怜。

    华锦拉开宁淏的衣服,看他身上血肉模糊的样子,眼睛忍不住的有些酸涩“怎么不疼死你啊!”

    宁淏本来只是为了让华锦不要生气,谁知道会真的让华锦难过啊,现在突然听到华锦有些哽咽的声音,急忙撑着身体爬起来“小六,我开玩笑的,不疼,真的一点都不疼!”

    他想起来的动作才做,就被华锦一个巴掌给拍回去“老实趴着!”

    宁淏苦笑了“好好好,我趴着,那小六也不哭了好不好,打板子的都是自己人,没下重手的,不过看着吓人而已。我刚才是怕你生气,所以故意装的,你别担心我……”

    宁淏把华锦捧在手心里宠的,哪里见得华锦难过啊,不用华锦说什么,自己就全交代了,本来华锦还有些心疼呢,结果看宁淏这么主动交代,又给气笑了“你是不是傻?”

    “嘿嘿,我就为了你一个人傻!”宁淏听到华锦的声音没哽咽了,傻笑着。

    把华锦都给弄没辙了,她拿出来一瓶云南白药,一边给宁淏上药一边跟他说着“你这次受伤是摆在明上的,我不给你一下用空间泉水都治疗好,免得引起有心人的注意,现在我给你上的是止血的药,效果会慢一点!”

    虽然宁淏是晚上被送回来的,但是现在大家表面上是一派平静,实际上大家都在关注宫里面的情况,宁淏被叫到宫里面问话这件事情怕是还没等宁淏进宫就已经传入有心人的耳朵里了,现在他被这样送出来的事情也怕是躲不开有心人的关注。

    “小六说的对,今日我出宫的时候二师兄也暗示我们不要轻举妄动的,我现在既然有了明面上的借口,便更是需要把戏做的完美一些才好!”宁淏听到华锦的话之后也说道。

    华锦在知道杨贺的态度之后,眼睛里若有所思“你说师兄暗示吗?”

    许是因为华锦在自己身边的缘故,宁淏觉得背后都没那么疼了,现在听到华锦这样的语气,也知道她说的大概是什么意思“小六想的跟我想的一样!”

    “看来,咱们准备的解药是用不到了!”果然,宁淏说完以后,华锦就叹息了一声说道。

    两人这话看似说的没头没尾的,但其实还是很明显的,杨贺若不是得到什么相对确切的消息是断然不会如此暗示的,现在皇宫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戒严的状态,消息很难传出来,倒不是传不出来,只是目前的情况就是,哪怕消息传递出来,也必然是滞后的。

    就连杨贺都只能暗示宁淏而已,可见宫里面到底是个什么光景了,如果慕容桓真的要出什么事情,秦尚任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动作,哪怕他多么的忠君爱国,也要为了跟从自己的那些寒门弟子做一些准备,但是现在杨贺却暗示他们莫要轻举妄动,一定是慕容桓是比较确定会醒来的。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给陛下解毒的呢?”宁淏保持趴着的动作,说。

    华锦低头看宁淏后背敷满白色粉末的后背,果断从空间拿出来一瓶泉水,干脆的直接倒在宁淏的后背上“不管是谁,你都不能趴在床上了!”

    “什么?”话题转的太快,宁淏同学有点跟不上节奏啊!

    “我会让人代替你趴这里,你给我起来出去调查高家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李友德需要你去联系,我明日要去通州,没办法做太多事情,现在我都被盯上了,你行动比我方便多了!时间有限,你不能一直这么趴着!”华锦一大瓶空间泉水哗啦的全倒在宁淏的身上,刚才她给宁淏后背上的药全都被冲洗干净,他后背原本的血肉模糊在泉水的作用下迅速的结痂,然后脱落。

    很快,宁淏的后背就光洁一新,所有的痕迹都消失,就好像没有受伤过一样。

    宁淏也上就觉得一阵冰凉的感觉,之后背后原本的隐约作疼以极快的速度消失殆尽。

    “好了!”华锦见到他背后的伤痕都已经消失,便从空间里拿出来一套男子的衣衫出来,另一只手则是拿了一块巾帕擦干宁淏的后背“穿上衣服!”

    说话的时候华锦便进了空间,宁淏对他家华小六的工作效率表示佩服,从床上起来把衣服穿好“小六,我好了!”

    才说完,宁淏也从房间里消失,他眼前的景色一变,入目的便是空间熟悉的景色,他家华小六就在一棵树下,似乎是刚摘了果子,一只手拿着啃的开心,见到宁淏进来了,华锦挥手招呼了一只黄皮的大柚子,冲着宁淏飞过来。

    宁淏伸手接过柚子,也不用华锦说什么,到一边拿了刀子过来,将柚子皮切开,一点点的给华锦剥柚子皮!

    “我们对宫里面太不了解了,必须最快安排一个关键并且有用的人帮我们传递消息,师兄说的不错,李友德是司礼监的掌印,虽比不上慕容桓身边的大太监,但也算是有一定的自由和权势了,之前我曾经对他进行催眠,他帮我查了不少有用的资料,我之前在他的潜意识中下过一个心理暗示,师兄去找他的时候只需要做这样的动作……”

    一边看宁淏剥柚子皮,华锦一边交代宁淏去见李友德。

    “小六怎么确定李友德明日就能出来与我见面了呢?”宁淏对怎么接触李友德没有半点怀疑,华小六的本事他还是知道的,但是现在皇宫可是查的十分严格,人都出不来的。

    华锦为何这么确定明日李友德就能从宫里面出来呢?

    听得宁淏这般问自己,华锦笑了一下,身上拿了一片柚子肉吃“我既希望明日他不醒来,又盼着他明日能醒来,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想师兄明天能见到李友德了!”

    看到华锦说话时候的表情,宁淏叹息一声“不管是什么,明日也会有个确定的结果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