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二六二章 同样的错误

正文 第一二六二章 同样的错误

    “娘娘说的是,不过总算有娘娘您在宫里面主持大局,定然是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这个嬷嬷怕是已经明了高太后的脾气,所以每次说的话都能让高太后十分熨帖。

    果然,高太后听了以后满意的点头,好似有她在什么事情才都不出事情一样“你看着她到底还能撑多久呢,若是我儿这次出了问题,哀家就成全她的一片心意了!”说话时声音里都是杀戮之气,这个成全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用问也知道了。

    嬷嬷听了以后才道“不过就是硬拖着呢,只是陛下一直都让御医好好的看顾着,倒是也能拖着,奴婢看着,若是能够直接来个干脆,怕她反而愿意,现在这样拖着,又不能见到皇上,现在她也是满腹怨言的很!”

    “哀家就知道她是那守不住的,既然是拖着,那就让她继续拖着吧,何必成全她来个干脆呢!”高太后这话说的轻松,语气也十分平淡,却根本无法遮掩她态度的冷厉。

    那嬷嬷听到高太后这样说了,也是点头“娘娘说的是!”眼底有一种对所有事情都料到的笃定和自信。

    “只是娘娘若是要对付嘉善郡主,还是多一些小心注意,原本奴婢也是不担心这些,娘娘您在这宫里面这么多年,谁能是娘娘的对手,在娘娘面前,也都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只是今日奴婢出宫见自己的亲戚,却是听说这满京城里面都在传说平民郡主女扮男装,丰姿俊雅,竟然也得了一番才名的故事!”铺垫的足够,她终于说到了重点。

    高太后听到她说的这话,直接坐直了身体“怎么回事,你仔细跟哀家说说!”

    “奴婢今日出宫探亲,亲戚知道奴婢在宫里面伺候,便跟奴婢打听嘉善郡主的事情,这嘉善郡主本就是平民出身,自己努力成为了现在的郡主,因此在外面的平民百姓中十分受到推崇,奴婢听到他们打听,本来只是以为因为她是平民出身,所以好奇,但是太后娘娘也晓得,奴婢平日里也都是不这么出门的,哪里见过嘉善郡主,怕是还不如外面的人见得她多一些。”

    “所以奴婢也没有遮掩,直接说明了奴婢并未见过这位郡主,然后还问了他们为何这般好奇,才知道最近京城里坊市里都在讲平民郡主的传说故事,还说什么曾经女扮男装,如何有才名,这故事传说出来之后,大家就猜测到了说的就是嘉善郡主的故事,于是大家更是又推测这平民郡主女扮男装成名的才子是谁,便推测出来苏州华隐秀华公子出来。”

    “娘娘从前也听过这华隐秀公子的作品,十岁拜入大儒王明门下,诗词和书法可谓一绝,在读书人当中很是受到认可和推崇,这华隐秀传说与嘉善郡主相貌尤为相似,说两人是远房亲戚,但是却从未同时出现过,现在百姓们都传的沸沸扬扬,说华隐秀就是嘉善郡主,两人实际上是一个人。”

    “奴婢原本听了也是不相信的,但是所谓空穴来风,必有缘由,到底还是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若是这个嘉善郡主和华隐秀的确是一个人,恐怕是没有那么好对付,娘娘也是小心谨慎一些,免得吃了亏!”

    她说的好像对高太后多么担忧,多么生怕高太后会吃亏一样,但是否是这样,就要高太后自己分辨的。

    果然,听到她说的话之后,高太后的眉头皱起来“你说你出宫,哀家怎么记得,最近宫里面是不允许出宫的?”

    高太后到底也还是没有人家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她进宫就是皇后,之后就是太后,整日的这些过来凑近乎的人见得可不算少,哪怕真的是个傻子,这整日的见得多了,总也历练出来几分灵敏来。

    高太后倒是也算不上傻子了,马上就发现了漏洞,只是看这个嬷嬷的表情和态度,对于这个所谓的漏洞,也早就找好了理由。

    “太后娘娘恕罪,宫里虽然都严禁出门,但是奴婢一直都在一处待着,杨将军他们也觉得奴婢并无什么嫌疑,因为奴婢的侄儿生了病,家里缺银子给他治病,奴婢年岁大了,也没有成亲生子,本来是打算老了出宫这侄儿尽孝送终的,奴婢很是担心侄儿,才特意求了人,出宫送银子。”

    “奴婢私自出宫,奴婢有错,太后娘娘请惩罚奴婢吧!”这嬷嬷直接就跪下请罪了。

    高太后见到她态度很是真诚,加上这个侄儿的事情从前也不是没有听过,好一会儿才点头道“你那侄儿怎么样了?”

    “幸亏老天庇佑,奴婢去看了才知道侄儿已经好了许多,不多日就能继续出去做活了,总算放心下来!”一问一答,没有半点疏漏出来。

    高太后听了心中最后一丝怀疑也就不见了,这人一直都是她的人,她用的也不错,那侄儿既然病好了许多,家里人有心去关心这些传说什么的,倒是也不足为奇。

    之后,脸色就越发的阴沉起来“女扮男装,好一个女扮男装!”

    “娘娘息怒,想也是巧合罢了,那华隐秀才华横溢,乃是王明的入室弟子,跟秦首辅和杨将军都是一个老师,曾经也是进宫来面圣过的,若真是一个人,总不会前朝的大人们都不曾认出来,这传闻总是有几分失实的,只是若是这华隐秀真的跟嘉善郡主关系亲密,想来也并不好对付!”

    “秦尚任,杨贺,好啊,哀家之前倒是不知道,他们跟嘉善郡主还有如此关系!”高太后的神态跟刚才的淡定从容完全的不同,硬生生凛冽出几分酷寒出来。

    “奴婢虽然也不知道这传说真假,但是既然知道了,总不能瞒着娘娘,才过来跟娘娘您说一声,不要轻敌了,让那嘉善郡主再得了好处!”她说话字字句句都是好像为高太后着想,但是挑拨之意却也十分明显。

    “哀家不会再犯一样的错误,这件事你做得好,有赏!”高太后不知道思考到了什么,表情闪过一丝狰狞的残酷。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到这个嬷嬷从慈宁宫门口出来,神色从容的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