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二五九章 风雨过后见彩虹

正文 第一二五九章 风雨过后见彩虹

    “你呀!”赵氏叹息一声“希望陛下能够早日醒来,否则煦儿这婚事也不好办了!”

    “师兄他们一直没有回来过吗?”听到赵氏叹息,华锦问了一句。

    “说没回来也不算对,不过就是匆忙过来换了衣服,交代了没两句就又进宫了!”因为皇上出事,谁都紧绷着神经。

    华锦听说以后也只是点点头“哦!”

    “小六进宫看了一眼之后就没有再进宫吗?”刘氏看着华锦,正常来说,华锦对慕容桓也不至于这样冷淡吧!

    被这样问,华锦心中微微有些惊讶,但马上笑着说道“陛下病了,身边自然有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御医们照看着,小六不过是个郡主而已,做的多了反而倒是不合规矩了!”

    几人见到华锦脸上的苦笑,也就不再怀疑什么,华锦跟宁淏两人是两情相悦,感情很好,并不想要跟慕容桓有什么,虽然慕容桓之前一直表现的对华锦很有意思,让孙氏她们都觉得,哪怕只是作为朋友,华锦也不该跟现在这样冷淡。

    好似并不关心一样,因为哪怕是秦尚任和张璞,现在都跟着上火着急,没道理华锦居然还能清清淡淡的做自己的事情,若真的如此,未免过于凉薄了。

    外人不明真相,或者对事情一知半解自然会如此,但其实华锦对慕容桓到底死不死,还真的是没有那么在意,哪怕是在慕容桓前两日把她放在火上烤,直接拿着她作筏子对上太后这件事情之前。

    华锦就算知道慕容桓利用自己,也不会这样冷情,毕竟到底慕容桓对她还是有几分感情是真的,只是因为他性格和认知问题,觉得女人就算被他利用都是理所应当的,这个华锦都不怪罪。

    但是之前他把华锦直接放出来给太后和皇后对上,真的是渣到了华锦彻底冷了,无论目的是什么,至少慕容桓没有把华锦的安危放在心里,就在知道华锦之前才被刺杀过,依然选择这样做。

    对于一个不在乎自己生死的男人,华锦就算是天性善良,也没有到可以随意原谅这样一个人的程度,甚至华锦都怀疑刺杀自己的人就是慕容桓本人,今次的事情也是慕容桓为了试探什么人,或者是有什么她现在还不能推断和猜测出来的目的才会这么做。

    既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她干嘛还把慕容桓的安危放在心里,要不是怕天下大乱,她管他去死呢!

    只是有些事情不好说的太明白,就算是秦尚任和张璞他们,知道了华锦和宁淏居然在谋什么也不会支持,这可谓是大逆不道,但凡是有家族,有什么牵绊的人都轻易不敢做这样的事情,也就华锦和宁淏这两个光棍,敢这样一己之力直接刚所有的人,所有的事。

    在孙氏她们疑惑的时候,华锦适当的表现了自己的苦涩,她话说的不多,但是只要提了高太后和皇后都在,孙氏她们自然也理解了“也是为难你了,你们两个这婚事也着实艰难了点!”

    “哈哈,风雨之后见彩虹么,也无所谓了。”华锦打了个哈哈,其实现在他们的婚事真的不是重点,怕就连慕容桓是否已经知道了都不一定。

    就算是知道了也不至于做什么,当前京城里面乱的是其他的事情,华锦为什么怀疑慕容桓遇刺的所有事情都有可能是慕容桓自己在做戏,就是因为,在华锦看来,以慕容桓的智商,他不至于对京城这样的乱流没有任何的感觉。

    华锦和慕容桓在之前很多思维都能达到一致甚至是同步,这也是让华锦经常吐槽的,老天为了把他们凑一对也是费劲了心思,虽说现在她已经对慕容桓的一些事情猜不透了,但是对这个人的只想还有谋略,华锦是信任的。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华锦就觉得,慕容桓干出这事的可能性还是不小的。

    所以在孙氏他们看来华锦这样努力都是为了能够跟宁淏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还不影响两个人的前程,特别是宁淏的政治前途神马的,其实对俩人现在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这点小事,她们以为华锦和宁淏要的是面包,却不知道,华锦和宁淏现在谋的是一顿满汉全席,丰富的很,很大的那种大餐。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现在太后和皇后娘娘都回宫了,看样子之后皇上醒来之后就不会让小六你继续跟皇上有什么太多的联结,想来很快你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成亲了!”孙氏和赵氏劝说。

    刘氏看着华锦觉得有那么一点奇怪,不是别的,华锦现在的情绪感觉不像是之前说起自己和宁淏亲事的时候那种感觉,但要让她说明白到底差别在哪里,她也无法说清楚,因为华锦本来就跟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对于婚事华锦并不会害羞,反而一直大方。

    “呵呵,希望如此吧!”华锦笑着说道。

    眼看着已经到了晚膳时间,说了一会儿话,华锦就留三人吃饭,刘氏她们却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想着明日会所开业总会见面,就的带着人匆匆忙忙的回府了,从头至尾,她们都没有见到一直跟在华锦身边伺候的容嬷嬷。

    更没有注意到,之前一直被华锦和宁淏收藏起来不曾带在身上的那半块的玉佩,今日就在华锦的腰上系的好好的。

    “娘娘,时辰不早了,明日一早还要起来伺候陛下,早些休息吧!”景仁宫里,女官见到皇后坐在梳妆台前面低头看着什么,过来劝说道。

    “是啊,娘娘,这几日陛下病着,您也跟着辛苦,还是要保重自己才能照顾好陛下才是!”另一个女官也过来劝说。

    两人走近了才看清楚皇后手中的帖子,那熟悉的青色纸张,还有那上面镂空雕刻的伊人二字,以及放在桌子上的闪烁光芒的卡片,无一昭示着这邀请函的出处。

    “娘娘!”两个女官很想问,为什么皇后娘娘会在这个时候看伊人女子会所的开业邀请函,最后却只是行礼,低着头不敢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