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二四五章 小哥哥,重口味啊

正文 第一二四五章 小哥哥,重口味啊

    光是看内阁,单纯是寒门和世家的势力其实就是这样两派而已,之后便看剩下的两人,一个就是高明达,高明达是后族,慕容桓在从前打压世家的时候,对高家也并没有手下留情,本来后族就并不是十分强大的世家,勉强不过比宁家好一点而已,当年老皇帝给自己选继后的时候,也是考虑过不要让太子的母族势力太过强大的缘故。

    经历过之前的事情之后,现在的高家可以说也就只有一个高明达还在,太后也还在撑着,高明达这个人在朝中的存在感算不上太高,也好似并不会倾向谁的样子。

    “宁阁老本来一直在地方为官,李家倒了,李必义被处死,当初举荐入阁的官员有很多,皇上思虑许久之后,最终将地方为官的宁怀远调入内阁,当时一片哗然,及至现在,仍旧有人觉得宁怀远并无资格出人内阁大学士!”宁淏说道。

    入朝为官,好歹这些牌面上的人物都要有个研究,否则不小心做错了事情,那是要舍了一辈子的前途的,宁淏会知道宁怀远的事情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华锦嗤笑“那起子整日便只会动嘴皮子的,在他们的口中,哪个是有资格入阁的?”这话倒不是华锦随便乱说,所谓文人相轻,包括秦尚任在内,每个入阁的大人,背后都有议论的,倒不是宁怀远这独一份,他还没有到那个水平和程度。

    宁淏也点头“虽说如此,但是宁怀远入阁的过程还是有些让人费解的,在之前并无这人的半分踪迹,出现便直接入阁,比起师兄都要更扎眼一些!”宁淏沉稳的道,给自己和华锦倒茶,然后才又继续“原本大家都猜测是不是宁怀远入阁之后会有什么动作,但是却恰恰相反,宁怀远入阁之后并没有任何指向性,甚至也没有表现的支持陛下,让人很是费解!”

    “所以啦,我就说这位宁阁老真的有点让人摸不透啊,师兄你看啊,他明明就是依靠慕容桓抬举才上位的,但是上位之后却并不帮助慕容桓,这不是奇怪吗?”华锦说道“不过他这么做,我倒是隐约猜测出来一点目的!”

    “我要说的是,师兄,宁怀远这个人非常的矛盾,就是一个矛盾共同体,要不是现在局势真的很乱,没有那个功夫,我是真心有兴趣好好研究一下这个人的!”作为一个心理师,看到一个心理状态比较奇怪的,就有研究的心情,这大概是一种通病,华锦也是如此。

    宁淏听到华锦这么说,倒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华锦“华小六,你不是看着人家长得好吧?”这醋的真是毫无道理,毫无痕迹啊!

    华锦听到宁淏如此说自己,倒是微微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等到反应过来就发现身边少年脸都要黑了,宁淏早就发现华小六同学的毛病了,这家伙对于长得好看的存在,都有一种特别的青睐,大概就是,会独特的温柔一点而已。

    但是这个度华锦并没有超过,他之前看着,也是知道华小六就单纯的觉得美好而已,但是宁怀远不行,宁怀远有可能是坏人啊!

    华锦嘿嘿傻笑,作为道明叔的忠实粉丝,华锦必须要说,这种帅大叔还是很有魅力的,但是真的她觉得有趣的原因,相貌只是占了一点点而已。

    宁淏一看华锦傻笑就知道她是心虚,直接看着华锦“还真是啊!”

    “真是什么啊,这醋吃的没道理,我只是单纯的觉得宁怀远这个人矛盾的非常值得研究,别的就没了,我可是对你一片丹心啊!”啧啧,这话当年是谁对华锦说的,华锦现在就还给谁了。

    宁淏抿嘴“我要跟皇上说明白,不让你上朝了!”

    “嘻嘻!”华锦这脸皮厚的吧,故意笑着,还伸出手指,点了点宁淏的嘴唇“你这醋吃的,哎呀,真可爱!”

    “华小六,这招没用!”宁淏整日的跟华锦相处,就差所有的精神都用来研究华锦这个人了,她这点滑头宁淏一眼看穿。

    “好嘛好嘛,只有一点点是觉得宁怀远的气质不大适合朝堂啦,师兄不觉得他身上那种疏懒又随风飘逸的气质,真的有那种隐士的感觉么,与朝堂有些格格不入,而且,好好一个名仕风骨,不知道为啥勉强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情,师兄不会好奇吗?”华锦承认了。

    宁淏沉默“不管他是以为了什么勉强自己站在这里,他既然选择了,就要自己承担,小六不要太多好奇,我倒是觉得宁府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当年不简单,现在也不简单!”

    宁淏说话的时候,手就放在华锦的耳朵上,揉着她的耳珠,似乎在思考着。

    “好吧,这个议题暂时搁置,高明达的态度基本上不会离开高太后的态度太远,高太后并不是有远见的人,至少之前的接触,我可以确定她就是个心胸狭窄的老婆子,所以慕容桓遇刺这件事可以排除高太后的嫌疑,除非慕容桓还有什么奇怪的身世之谜,比如高太后也认为自己和南安王一起生了这个儿子之类的奇葩狗血剧情,基本上作为母亲,高太后没有必要杀死慕容桓!”整个京城的人事物就是串成一串的,一个挨着一个,看似联结在一起,但是又打不成一个完整的链条,麻烦的很。

    “你说宁怀远不站队的缘由你有想过,是不是觉得他非常有可能还是皇上的人,只是故布迷阵?”宁淏则是说起另一件事“我倒是觉得,就算这种可能在小六你看来是非常奇葩狗血的,但是在这京城里面,这皇宫里面,倒是也未必就没有真的可能!”

    宁淏真的不是一般人,华锦不过随口吐槽,并且因为前世的经历对很多事情觉得不太可能的事情,反而是这家伙更能接受,让华锦不佩服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行啊,小哥哥,这口味挺重啊!”华锦竖出大拇指,对着宁淏,表达自己的崇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