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零八九章 相约勾栏舍?

正文 第一零八九章 相约勾栏舍?

    华锦在做了最后的指令之后,便在李友德的耳边拍手,这声音之后,李友德缓缓的睁开眼睛,正好看着华锦满脸笑意的样子“老哥真是个实在人,这铁力木的价格虽然比南方高了一点,但是也算是不错了,咱们就这样签订合同?”

    李友德第一时间觉得有些奇怪,但很快的,刚刚自己如何跟乔少当家商谈生意的画面就出现在自己眼前,瞬间便觉得清醒起来“哈哈,那就合作愉快了!”

    华锦看着李友德的神色,就知道他已经接受了刚才自己在催眠的时候给他填补的记忆,一般来说催眠都是会在人睡眠的状态,否则又怎么会叫催眠这个名字呢,但是一般在现代做催眠治疗的时候都是要求患者对催眠师的信任。

    配合进行的话才有可能进行催眠治疗,但是现在华锦基本上每次催眠对方都是不配合的,她当然不是抱怨别人不配合了,只是一旦对方不是配合的状态,催眠就很容易出现记忆空缺,也就是催眠的这段时间是空缺的,在记忆里面没有。

    如果像云姬那种,她本身就是要睡觉状态,或者身边也没有人,这种记忆空缺她自己就会补充,不用怀疑人类的想象力,人类总是有办法填补记忆的。

    李友德的情况比较特别,外面有人等着,前一刻还在跟华锦谈生意,下一刻就睡觉了,清醒之后的被催眠者可不会跟被催眠的状态一样的听话的,难道不会怀疑吗,一旦怀疑,不就不好解释了么。

    所以刚刚华锦催眠的时候顺便把空缺的时间记忆给补充一下,李友德也接受了这个填补的记忆,这样一来,他被催眠这件事就不可能被发现了,除非华锦愿意将催眠解锁,比如那个蓝色太阳,就是解锁的信号。

    华锦只是习惯性的催眠后留下解锁信号而已,不是真的想要解锁,也没有那么简单。

    “哈哈,李老哥是爽快人,那咱们就在这合约上签字吧!”华锦把一旁之前就准备好的合同拿出来。

    燕国虽然不像是现代一样有规定死的,合作双方要签订合同,但是也是有相关的约定要白纸黑字的写下来签字,也具有一定的法律效力。

    华锦在燕国也算是做了多年生意了,对这些也算是熟悉,条条框框清清楚楚,李友德看到跟自己记忆中商量的内容也没有什么差别,笑着点头“乔老弟这字写的不错啊!”

    听到他这么说,华锦也只是点头,这些大太监进宫当小太监的时候肯定是不认识字的,但是十二监中能当到掌印的,那不认识字是不行的,要处理文件什么的,不识字怎么搞,所以想要往上爬,这些大太监们在宫里面各种想办法学习提高自己,就是为了爬得更高。

    事实上,无论是什么时代,无论是在哪里,努力和拼命还有学习都是非常靠谱的晋升之路,哪怕是一个大太监李友德,那也是一点点的努力,从狗剩变成了现在的李友德的。

    不过呢,被李友德称赞的这个字,不是华锦写的,当然不是了,她那手字比她本人还有辨识度好吧,别说是代表性的草书,就是她端正写出来的字也是很有特点的,所以,这字是华锦让杜风提前写的。

    杜风这家伙的字么,勉强能看而已,所以华锦估计李友德这家伙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要不就杜风写的这些基本上也就不会认错的字,也能当得起好字?

    果不其然,李友德签字画押的那个字嘛,的确是让人有点难以用语言形容,他签字画押之后便看着一边的华锦,只见到华锦左手提笔,模仿杜风的字签下乔振轩的名字。

    一式两份,两个人愉快的达成了合作。至于原本点好的满桌的饭菜,最后也是一口没动,华锦邀请李友德到附近的花楼里面转转,说是难得做成了生意,又有了光明正大的时间,拉着李友德就要去。

    李友德自然是敬谢不敏,虽然也不是没有宫里面的大太监有些其他的嗜好,但是李友德却没有如此,他都是在自己府上玩。

    华锦本来也就是做样子,李友德这样隐瞒自己身份,肯定是不希望身份被发现,怎么可能跟她一起出门,避开才差不多。

    “老哥真的不要一起去吗,凝香阁的春香姑娘真的是丰满白皙,之前小弟在街上无意中遇到,真真是天生尤物,早就想去试试了,只是没机会,老哥一起去感受一下美人儿的味道!”华锦有些遗憾的看着李友德,眼睛里却都是对美人的向往。

    李友德还是拒绝“老哥可比不上老弟这样有精神,还是算了,家里的美人就足够!”

    “哎,还是老哥好啊,那小弟就不勉强了,先走一步!”华锦拱手告别,干脆的很。

    李友德也一样拱手,送华锦离开,站在窗边看着华锦带着身后的小厮出门,才到了门口就见到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厮过来“少爷,老爷说让小的过来接少爷回家!”

    “你怎么在这儿,我还没谈完呢,没谈完呢!”李友德见到华锦看到这人就各种躲开,假装自己没谈完的燕子。

    “少爷,您别为难小的了,上次您偷偷跑到勾栏舍去,惹得老爷生气,小的生生挨了十板子,少爷就看在小的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跟着小人回去吧!”这小厮面带笑容,显然跟华锦很熟悉的样子,语气很温和,态度很强硬。

    “啊,不是说铺子交给少爷我管了吗,爹娘什么时候回去啊!”华锦郁闷的仰天大叫,最后还是乖乖上马车了。

    李友德看到这样,有些好笑,还真是不知道人间疾苦的少年,不过如果不是这么单纯,他怎么有机会得了这样大宗的生意“走吧!”说着就出门,木材铺的掌柜的送人离开。

    李友德经过掌柜的时候“记你一功!”

    “谢东家!”辛苦跑腿,要的不就是这个么,虽然这东家是个太监,但是能够给他带来富贵的,那就是祖宗,怎么供着都行。

    李友德点头,带人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