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零八六章 东家威猛

正文 第一零八六章 东家威猛

    “怎么回事,你是聋了吗,没听本少爷说了让开?”华锦皱眉的看着眼前挡着门的下人,态度很是嚣张。

    这人就算多么不一般也绝对不会分辨出来她就是嘉善郡主,至于杜若,她就更不担心了,这位武学奇才学习的功夫连华锦都不了解,是家传的,而且这样的长相,完全不会让人产生有害的感觉,根本不会怀疑。

    事实上也是如此,因为被华锦警告了,杜若虽然很忌惮这个身上有杀气的下人,也乖乖的不表现自己,杜宇他们之所以的不担心华锦就带着杜若一个人出来见人,不仅仅是知道华锦非同一般,还是因为,他们相信杜若。

    别看杜若年纪最小,但要是单纯就说武力,他绝对是最高的其中之一,就连暗中护着华锦的人都未必比得上他,所以目前也就知道华锦一个人敢叫他小可爱啦,别人就算想叫也是不敢的,打不过啊!

    “乔少东家何必为难下人,敝人可等了少东家许久了!”李友德见到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不免有些皱眉。

    这位乔少东家自然是什么都不怕的,但是这清远楼就算注重隐私,这样闹将起来,也未必能够继续保持私密性了,乔少东家不过就是觉得自己来谈生意而已,但是他却不同,若是身份暴露,才越发麻烦的。

    李友德这样想着,便主动才出声让下人放华锦进门,但是心中原本对华锦的怀疑和忌惮也随着华锦这种白目的表现越发安心起来,若是有心算计或者是知道他这个幕后东家的身份,是不会这样白目的。

    所以华锦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鬼,不是人性,而是习惯啊,惯性这个词听起来简单,但是简直是无形的在影响着人的行为,而华锦呢,作为一个心理师,她最喜欢的就是利用这种人自己本身有时候都无法察觉的惯性,引导人们做出一些行为,看似神奇,但其实理论来说就是这样简单而已。

    华锦也察觉到了,若是她再这样继续闹,就会引起更多的主意,她从进入这清远楼就觉得奇怪了,她在这个时空也算是生活了许久,但却是第一次,在这个酒楼里,感觉到了类似于前世现代的气息,不是说这里有什么东西明显是出自现代的,而是这幕后东家并不为人所知的清远楼的整体设计跟这个时代的违和。

    整个酒楼的设计隐约透了现代的气息,虽然只是一种感觉,而且,就算是有些现代的感觉,也有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有些想法先进的人而已,华锦并不能确定。

    她故意为难下人当然也是为了让自己这种人设能够更加被人相信,现在李友德已经说话了,华锦自然也不会继续为难“少爷我倒是要看看,什么人敢这样对本少爷,都是经商的,谁比谁高贵不是?”

    这时代的商人地位很低,明明掌握了很大的财富却不能直接享受,绫罗绸缎也只能在自己的家里面悄悄穿着,出门还要在外面套上布衣,华锦这样说,也是表现她只是觉得就是普通商人而已。

    李友德说话之后,下人让开,虽然看着华锦的目光依旧不好,但也不敢违背,华锦甩甩袖子,提着衣摆就要进门,谁知道那人又把杜若拦着了“乔少东家一人进去即可!”

    李友德不希望自己是幕后东家的事情被人知道,自然是人见得越少越好,何况结合之前的表现,李友德就知道这位乔少东家就是个蠢货,自然也不会多么防备,外面还有高手护卫,才有了让华锦一人进去见人的要求。

    人生四喜是有什么来着,正愁没有招,天上掉下个粘豆包,不对,是天上掉馅饼,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华锦本来还想着要怎么设计了跟李友德单独见面呢,谁知道李友德自己就提出这个要求了。

    被华锦坑过很多次,现在依然在坑里趴着出不来的云姬表示,千万,千万不要单独跟杜春花在一个空间里,否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没有人能够知道。

    这回杜若没有不开心了,他之前就听华锦说过,要想办法跟李友德单独见面的,现在这么手到擒来,当然顺从的被拦下来了。

    “在外面等着吧!”果然,华锦听到了也只是挥挥手,嘴上还在嘀咕“少爷我倒是看看,是哪里来的大人物,这样大的架子!”

    一边说着,一边进门,才走进一步就看到了这包厢的桌子上已经上满了饭菜,一个比华锦高一些的男子一身青色锦袍坐在一侧的椅子上,白净的下巴上还贴着很突兀的胡须,正看着进门的华锦。

    华锦表示,果然是那个喜欢装男人的!

    李友德只见到一个穿着白色深衣的少年进门,少年大概是见多了外面读书人总是一身白衣潇洒的样子,却忘记了自己这样黑煤球一样的皮肤,这样的颜色穿在身上便更衬着人黑了不知道多少,特别是少年头上还带着白玉冠,两个华丽的禁步依然很闪瞎眼。

    这暴发户的打扮真的是只要一见到,要不就是想要直接掐死眼前这个,要么就是想要戳瞎自己的眼睛,还世界一片宁静。

    “这位就是锦玉斋的乔少东家?”李友德故意压低了声音对着华锦说道。

    华锦沉默一下,果然是个喜欢装男人的,见过太监的都知道,一般宫里面的太监都是很小就净身进宫了,荷尔蒙分泌出问题之后,说话的声音自然不会有一般男子的低沉,而是很尖细,但是又跟女孩子自然的那种柔嫩不同,简单的来说,就是,不好听。

    华锦进门就深深的恨自己的鼻子咋那么好使,她耳聪目明的,鼻子自然也更好用一些,虽然她还在门口,距离李友德有点距离,但是才进门,李友德身上那浓重的香水味还有骚味混合在一起,真的是,精神折磨啊!

    “正是在下!”华锦拱手“久闻东家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威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