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零五六章 爱人也是仇人?

正文 第一零五六章 爱人也是仇人?

    几个丫头这样行礼请罪,华锦刚刚疼的嗓子都疼,宁淏又在她身边顾着,哪里有精神说话,等到泉水灌下去,不疼了,肚子里也灌满了水,才让宁淏让开“都下去吧,容嬷嬷和茉莉处理就好!”

    有些事情,总有个管理的人,总不好什么事情都她这个当主子的人去管理,何况刚才茉莉一番话说得也是很有道理,她也不想要再说什么。

    “对不起!”宁淏满眼的心疼,他何必跟个小丫鬟置气,到底是让小六受罪。

    华锦握着他的手“别总是道歉,反正也就是喝了一肚子水而已,没什么,若是能让你这样活泼一点,也是好的!”

    不过才不到二十岁的男孩,搁在现代大概整日也就是找了父母要钱,每日打游戏,最大的烦恼也许只是高考的成绩而已,现在的宁淏却已经是状元,受到皇上的重视,还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算好呢!

    宁淏也是知道华锦希望自己不要总是压抑着自己,但是他也许很努力也无法做到像小六那样,即使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也能笑着应对。虽然也曾经见过华小六烦躁的时候,但其实大多数的时候她都沉稳而安定的。

    “就是小丫头们不懂事,做事没了分寸,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也没事,师兄不用总道歉啊!”仔细想想,宁淏在她面前就总是这样的,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但其实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谁对不起谁的呢!

    虽然是宁淏先喜欢的她,但若不是她动心,又怎么可能会回馈,既然选择了,即使在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宁淏是配不上她的,那也没关系,人生这条路,也不过就是自己选择自己走,难道大众认可的幸福就是真的幸福吗,说到底,好不好,幸不幸福都是一种非常个人的情感和情绪,别人无法理解,更没有什么可以代替。

    “若不是我让她们给你煮安神茶,也不会如此!”最重要的是,哪怕刚刚他不要勉强,华锦一定不会喝茶,怎么会有这后来的事情。

    “哈哈,如果非要这么说的话,那这来来回回的因果关系就复杂了,怎么不说我故意让郑御医说我是受惊了师兄才会担忧的呢!”华锦哈哈笑着说,然后才严肃下来“不过就是下人的事情,下面的人自然懂得怎么处理,师兄来的正好,我正好有事与你商量!”

    看了一下自己的皮肤,吐了吐舌头“师兄等我一下,我去空间里给自己洗白一下,这黑乎乎的也真是够了!”

    说完之后,华锦就进入空间,宁淏握紧拳头,以后万万不能再置气了,不过只是这一次,就让小六受苦,跟个小丫鬟有什么值得置气的,他们两个人当中,哪怕他要输一辈子,又能如何呢!

    这样想着,刚刚进了空间洗澡的华锦又出来,拉着人进了空间“我刚刚看到了一块钻石,师兄帮我挖出来吧!”

    宁淏自然不会拒绝,虽然知道,明明在这空间里,很多事情华锦根本不用动手就可以做到,他过去拿着锄头,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话。华锦是真的不想要宁淏想那些有的没的,虽然她知道一定是宁淏思维的主角。

    “师兄跟皇上从前应该就有信件往来,师兄觉得皇上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在信件中有没有提到关于后宫的事情?”两人也不着急,反正在空间里面不怕浪费时间,一边走一边说着。

    宁淏微微挑眉“小六一向看人最是准确的,怎么还问我这个?”这么多年来,华锦看人就基本上没有错过,所谓的基本上没错,是越是别人看不出来的她越看的没错,说实话,有些表面上的,都是别人给她补充了。

    华锦这种看人的角度,别人学不来,但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专精了一方面,同样的,也偏科了。

    华锦摇头“我想来不惮于用最大的恶意去衡量人性,但有些事情,我却还是不愿相信吧!”

    对慕容桓,华锦一直以来都自认为看的明白,但其实真的是这样的吗,华锦现在在怀疑,前世她也不是没有犯错过,这辈子犯错也不是不能的,特别是慕容桓,这个好像老天爷安排的专门跟她做克星的存在,一旦有了怀疑,便越发没有把握了。

    宁淏难得见到华锦居然会有这样不确定的样子,一边拿着锄头敲那块裸露出来的钻石矿,一边说道“我们的信件往来中,大多数皇上都表达了他对寒门的招揽之意,也说过自己遭受到的压力,基本上我们都是讨论现在世家势力太大,燕国遭遇到的困难之类的。”

    华锦在一旁也那了个小锄头随意的用力,听了宁淏的话也有陷入思考“但是慕容桓的后宫里面,皇后出自普通人家不用说,剩下的嫔妃几乎是对半的,位分比较高的基本都是出自世家啊!”

    “没错,越是后来我们讨论的就都是朝堂的事情了,但最开始我们通信的时候,他在信中无意中有说过几句关于自己后宫的事情,那时候还是东宫太子时期,不过只有几句,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受制于世家的意思,那时候也是为了招揽我与他尽忠,才会透露的,之后便基本不说了!”宁淏的记性也很好,之前的信件内容也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师兄你觉得,一个非常有野心,有自信,也觉得自己很有能力的男人,对于别人硬塞给自己的女人,会是什么态度呢,会不会,想要她们消失?”华锦做了个假设。

    宁淏的动作突然停下来,猛然抬头看着华锦“小六,你在说什么?”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我在说什么,如果这京城里真的有一个我们都不了解,也完全没有接触过的势力,这个势力甚至可以再师兄们和世家的眼皮底下生存,你觉得这个势力会属于谁?”所以说华锦不愿意往这个方向想,但是,这也是一种可能啊!

    “怎么可能!”宁淏也不愿意相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