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零三三章 流言蜚语

正文 第一零三三章 流言蜚语

    从空间出来的时候宁淏还在纠结,因为到最后华锦也没告诉他,她到底让华锘跟常玉磊说了什么,怎么问也不告诉他,他也只能带着怀疑。

    不过还好基本上他现在知道华锦要做什么了,对宁淏来说,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虽然就算知道了,也经常会对华锦的一些行为摸不着头脑,大概是因为,华锦这个人本来就属于不受控的,行为是很奇怪的,但宁淏有时候也觉得很莫名,因为华锦每一次居然都能达到目标。

    只能说华锦太特别了,做啥事情方法都跟别人不同,华锦表示,她那是套路好不好!

    从京城到杭州也要半月的时间,还好这个时空的消息本来就传递的很慢,宁淏从华锦这边离开的时候天还不是很晚,悄悄的回去之后安静的睡觉。

    一对小情侣什么事情都商量的透透的,除了给常玉磊到底捎了什么话之外,别的事情也算是方向明确。

    华锦也没有出去送宁淏,从空间才出来之后就唤了丫鬟过来帮自己更衣,百合和海棠两人进门,见到华锦的袍子有些松散,两人也好似没看到一样,过来给华锦换。

    “人到了吗?”正换衣服呢,突然华锦问了一声。

    一边的桔梗忙上前道“已经到了,正在外面等候!”

    华锦点头“让人进来吧!”

    桔梗听了马上回退的出门,去让人进来了,至于百合和海棠,两人却是给华锦再次穿上了外袍。

    她们虽然是华锦身边最贴身的丫鬟,平日里华锦的生活和私事也都是她们在负责的,但是有些事情她们却也是不曾涉及的,她们也知道,也不是她们该去管的。

    之前就曾经看过有些不明身份的人会过来找郡主,大多都是在晚上,她们都当做没有看到,不去问,不去打听,因为她们相信,该让她们知道的郡主会说,如果不说,千万别问,一定不该她们知道。

    所以,即使看出来现在的郡主府的内外院子的下人也跟从前不同,看似是一样的在做事,但却又看着便跟她们有些不同,这些事情也都全都不问的接受,就像是今日突然过来的灰衣人一样,也许有天她们在外跟这些人相遇,也不会认识的程度。

    眼看着那不算高大的身影穿着灰色的袍子,沉稳着脚步跟在桔梗的身后进门,桔梗将人带到门口就停下来,百合和海棠两人也都低着头,离开房间。

    “怎么样?”华锦坐在椅子上,人懒懒散散的。

    灰衣人脱下袍子,这人赫然只是个娇小的女孩子,表情淡定“启禀群主,属下们到平远县之后就到各处走动调查,然后在一处山峰中挖到了这个!”

    女子拿了一块泛着锈红色的石头,上面还有银色金属状的物质,从女子的手中接过来“这个就是铁矿吗?”

    原谅华锦吧,她虽然前世长在信息爆炸,资料很容易查找的时代,但是她也没有见过铁矿啊。

    之前秦尚任截胡了通兆县县令这个职位,原本的县令华锦已经有了安排,人既然她都见了,也给了承诺,她自然是要做到,但是秦安煦如果去通兆县任县令,周存苇就没有了可以安排的地方。

    当初在看到平远县这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的时候,华锦还是非常谨慎的派人去调查一下那边,虽然前世她的地理学的还算不错,但是有些的东西也不能真的就靠以前的经验,她本人没办法调查,还好手下有能用的人。

    “是的,属下的爹从前是铁匠,所以见过这种石头,属下也认识的!”华锦不知道什么是铁矿石,女孩子却完全没有觉得嘲笑什么,还是认真解释。

    “很深吗?”华锦就很意外,燕国的铁器还是比较普及的,不说军中的刀枪剑戟,就说平时百姓用的锅也是铁器的,那铁矿的开采想来也是有的。

    平远县那么大的地方,附近的地区粮食都丰收,这边对比这么明显,真的就没有引起什么主意吗?

    甚至这么多任县令都折到了平远县,就算种不出庄稼,难道这些村民都不挖井吗,一个铁匠就能认出来的铁矿石,为什么平远县会这么多年都恶名昭昭,难道就是为了等着便宜华锦安排的人,便宜周存苇吗?

    女孩听到华锦这么问“还好,约莫就在地下七八尺深的位置!”

    “这么浅!”华锦这不懂行的都知道这个算是很浅的矿石了,也是最容易开采的“平远县不是传说中的那样吧!”

    女孩并不意外华锦的精明,这个郡主从一开始就让他们十分佩服,现在专心的成为她的人,为她效力,也都是心服口服的“没错,属下们到平远县之后,才发现这里跟传说中的并不相同。”

    平远县的名声着实太差了,加上地方也很偏僻,对比一下就知道了,通兆县在李家村做肥皂出名之前也很偏僻,也很穷,李家村过的日子也算是一个代表了,那里十两银子能做好多事情,但到了外面,物价根本不是这样的。

    平远县比通兆县还要偏僻,那地方名声又差,百姓过的穷,这都是理想当然的事情,但是大家的认知也都来自听说,华锦之前也是用过所谓的舆论战的,之前听说平远县的事情的时候,华锦就有那么一点怪异的感觉。

    一个很偏僻和贫穷的县城而已,为什么会弄得全国皆知,就是弄死了几个县令的事情,那之前呢,坐得稳的县令是有的吧,之前为什么能,县令听起来好像也是个官,但是对于京城的中央官员来说,小小县令根本没什么,每年在京城候着等派官的举人多不胜数,华钰的夫君等两年还不是没有机会。

    这个平远县的名声,太有名了,看起来反而有点诡异,虽然各种缘由因果都很清楚,但华锦自己也是传名声的事情做得不少,越是这样清楚的,反而不符合流言蜚语的特点,流言蜚语大多都在逻辑上有些问题。

    平远县这个传说就有点太明白了,当时她也只是觉得有那么一点奇怪,但是要忙的事情那么多,也就没纠结,现在看来,倒是提前查查做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