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零零九章 打人要打脸

正文 第一零零九章 打人要打脸

    慕容桓听到华锦这话中有话的意思,看着华锦“嘉善说的是什么意思?”

    华锦听到慕容桓问自己,也只是微微俯身行礼“陛下,嘉善可不敢说什么了,作为郡主无能为那些尊荣自己的百姓出头,作为一个小小的女子,嘉善也是觉得自己看错了,至于有些事情,嘉善从来觉得,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有些事有些人自己心里面清楚,嘉善若是再说什么,便好似是嘉善故意为难一样。”

    “嘉善不过陈述事实也被人这样盯着不放,若是在说什么,陛下,嘉善只是小女子,当不起那么多弹劾了!”华锦这话说的,一套一套的。

    徐庆元他们都已经做好准备了,如果嘉善郡主又说什么话,直接举报也好,弹劾也罢,他们就直接上来反驳,谁知道华锦会来这么一套以退为进?

    华锦这一番话说得十分委屈,配合她那妖媚柔软的相貌,倒是真有受了委屈的感觉,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是怎么直接动脚踹人的,一定会相信。

    徐庆元他们听到最后华锦说什么自己经不起弹劾,也知道她说的是今日前朝都在说她参与朝政,原本这种事情发生之后,正常女子都会避嫌的,总要稍微注意一点,谁知道华锦不是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不仅不说避嫌什么的,反而这样直接说出口。

    慕容桓看着刘将军,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刘将军也不敢说话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是说得多错的多,只能在心里面暗自恨这个嘉善郡主多管闲事,什么事情都到处乱说。

    孙玮今天正面杠上了华锦,也算是见到了华锦的厉害,但是刘将军跟他关系并不一般,他总是不能不管的“若是嘉善郡主没有任何错处,又何必怕什么弹劾?郡主要知道这可不是您家里,说话也是要承担责任的。”

    “口口声声说什么小女子,若是燕国女子都如此,堂堂大燕哪有什么礼仪之邦的气度?”周存英也说话。

    张璞现在摸不透华锦要干啥,但是周存英这话他可不愿意听“周大人,本官若是没记错,周大人是刑部尚书?”

    六部从来都是各司其职,互相合作,但是又互相独立的,直接受到皇帝的管理和指导的,张璞抓住这点“还是周大人觉得自己更擅长礼部事宜?”

    张幼山一直没有说话,张璞说完之后,他却也开口了“周大人果真懂礼法!”

    华锦却笑“张阁老这话说的有趣,若是咱们大燕国的礼仪就是男子依靠欺压女子来得到成就感,也不知道该悲哀的是小女子还是大男子?”

    说完之后更是讽刺的看着周存英“若说周大人懂礼仪本郡倒是没什么资格评价,但若是说懂法,本郡倒是不怎么相信了!”

    “这话怎么说?”张幼山见到秦尚任不说话,也知道此事他怕是有什么为难疑惑的,只好自己代替了。

    华锦说完之后才想起来之前说到律法的时候,她并不是以嘉善郡主,而是华隐秀的身份说的,宁淏也发现华锦说话的时候有了漏洞,忍不住的抬头担心的看着华锦,哪知道华锦却好像没看到一样“哎,本郡这不是闲来无事最爱去茶楼听个戏,可巧就听到咱们周大人之前断的孙立一案,听过之后真真是为周大人所折服啊!”

    周存英也恨啊,这嘉善郡主真的就是那种根本没有一点顾忌的,什么难看说什么,什么是痛脚戳什么,真真是打人先打脸啊。

    华锦倒是不知道自己这样又是打脸了,就算知道也会觉得开心吧,心中不免有些庆幸之前手下送来的那些资料都被她记住了,要不然刚才还真的有可能出什么问题,现在所有人都觉得她是故意这样嘲笑羞辱周存英的了。

    周存英在尚书这个位置上做了不少年头了,这许多年里面,他亲自审理的案件已经不少了,毕竟官做得越大,干的正经事也就越少了,但他这两年仅有的几次亲自审理案件,还曾经闹出来个大笑话,就是华锦说的这个孙立案。

    反正华锦现在就是逮着谁咬谁,然后杂七杂八的各种问题都往台面上拉着,看似杂乱无章,但是每一步都是有计划的。

    “本官倒是好奇,在嘉善郡主的心中,什么才是燕国男儿应有的礼呢?”说话的是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的高明达。

    华锦微微笑着“高大人问的很好,但是本郡应该在之前已经回答了!”说完之后看着慕容桓“陛下恕臣之罪,臣只是女子,可不敢再说什么话了!”

    华锦说话的时候眼神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的看着慕容桓,慕容桓看到华锦这样,听着华锦说自己是一个小女子,他跟华锦相识多年,看着这个女孩嚣张过,狡黠过,但今日,应该是被前朝的那些大臣给吓坏了吧!

    “没关系,有朕在,谁也不能把你如何!”雄性动物的保护欲爆发,同情心泛滥了,华锦无语中。

    她是想以退为进,但眼前这个家伙是不是脑洞开的有点大?

    “陛下,嘉善郡主不过女子,请陛下免除女子参与议事的资格!”慕容桓才说完,很多人都觉得这个趋势,貌似有点不对啊!

    周存英看着华锦和慕容桓这样的互动,真心是有咬牙切齿的感觉,一个女子想要混到这个程度,果然不能是一般人,皇上对这个女子也着实是太优待了。

    华锦真的很想喊冤,她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啊,她就是陈述而已,谁知道这到了发情期的雄性动物而为什么就能想到这里去。

    “臣多谢陛下!”华锦好像看不出来慕容桓那专注的眼神一眼,继续说道。

    “你知道朕的心思就好!”慕容桓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了这样一句“刘将军的事情……”

    华锦听了这话真的有一种太油腻的感觉,一瞬间都怀疑慕容桓是不是也是穿越的,看多了偶像剧才能说出来这么油腻的话来,发情期也就罢了,这还孔雀开屏,她要怎么做才能忽视捕捉痕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