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九五六章 可用之人

正文 第九五六章 可用之人

    见到夫君满脸兴奋的样子,年轻妇人的脸上也都是笑意,隐隐的也带了一点担忧“既然是翰林邀请,怕是不好空着手去,夫君总已经是官员了,总不好送不像样的!”

    钱山只顾着欢喜了,听到妻子说这个才想起来,貌似应邀都需要带着东西的,而且宁翰林专门挑了明日,想也知道是借着中举这件事庆祝一下,否则这样的聚会未免惹眼。

    皇上可不会喜欢自己的官员这样联合到一起的样子,钱山也跟着苦恼了,家里根本就没有多少存银,俸禄还没有发,这可怎么办啊!

    “华公子和宁翰林都是出身寒门,想来结交的也都是如此,就算带礼物,就算不贵重也是能理解的!”钱山思考了一下,这样解释。

    妇人听到夫君这样说,还是想了一下“就算如此也不好太寒酸,我前几日接了周夫人家的活计,绣了一扇小屏风,虽说料子没有多贵重,但好在足够新奇,不如夫君明日拿着送过去吧!”

    “不是跟你说不要接这样的活了么,眼睛再累坏了!”钱山听到妻子这么说,心疼的说。

    “没事,我慢慢的绣,注意些就好了,还好有接这个,否则咱家怕是没有能送人的了!”女人是闲不住的,何况家里这样清苦,她哪能就享受?

    钱山是真的心疼,有心不要妻子辛苦的作品,这一副作品就能值得十几两银子呢,若是换了银子,家里能稍微宽松一点,至少能早点用上炭火,可是想到今日他见到华隐秀的时候对方的穿着。

    虽然是出身贫家,但显然打扮的贵公子一样的,不违制,却也富贵,他远远的今日过去帮忙的时候见过那位状元,虽说穿的统一的红袍子,也是面容精致沉稳的,加上平日里怕是跟张大人还有秦大人接触,肯定是见惯了好东西的,这同样出身寒门,但绝对是有差别的。

    他若是送的不像样的确不好,家里怕也只有这件东西能见人了,钱山愧疚的看着妻子“辛苦你了,等以后日子好了,我给你专门买个大的!”

    妇人听到夫君这样体谅自己就觉得满足了“嗯,我等着你!”

    华锦倒是不知道自己跟周存苇和秦四娘说话的时候,随意吩咐送帖子的事情也引得一对小夫妻这样的事情,她不过就是顺便说了一句,反正都是要认识的,华锦对这个钱大人还算比较认可,以后同朝为官,认识一下没有坏处。

    若是真的觉得人得用,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不可能一见面就用这样,就连王县令那也是华锦对这人熟悉,否则也是不会轻易给橄榄枝的。

    宁淏从秦府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杜松送信过来“怎么了?”

    “见过宁大人!”要说华锦身边这些下人都是规矩的,今日宁淏才被封了翰林,杜松这改口多块,之前都叫宁公子的。

    其实那时候叫宁秀才也行,华锦每次听了都会觉得好笑,宁淏自己对称呼什么的也不在意,家里的下人也就都称呼为宁公子了。

    见到杜松送了信给自己,宁淏不急着看,而是问杜松“她什么时候回去的?可有喝多了酒?”

    “郡主没有喝多了酒,只是被张大人拉去礼部了一趟,才认识了一位钱大人,具体的事情郡主在信中已经交代了!”杜松干脆的说明白。

    宁淏就是担忧华锦又喝多酒,虽然华锦貌似目前为止没有喝多过,顶多是微醺而已,但这不影响宁淏的担心,知道华锦被张璞拉去礼部了,宁淏就知道怕是因为自己和华锦在路上闹的一出,只是这些事情总不好跟下人说,所以宁淏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杜松行礼之后离开,宁淏回房间拆信,两人现在也经常见面,倒是没有特别着急要紧的事情,不过是华锦说明了自己请了一个钱大人明日过来,让他明日不要奇怪什么的。

    别的倒是没什么了,这种信件虽然是信得着的人传递,但也难保不小心被人看去,华锦从来相信但凡落了痕迹的总会被人看到,信件也是如此,重要的事情她从来选择直接说,沟通这件事是有时效性的。

    宁淏看完信件便烧掉,并没有说什么,倒是对华锦看上的这位钱大人也多了几分好奇。

    杜松回府的时候华锦和华锘两人刚刚用了晚膳,华锘同学检讨的非常有诚意,才没多久就有了很多感悟,华锦对于他这种上道的行为很满意。

    “钱山那里送了帖子了?看他住的环境如何?”华锦喝着清茶,询问杜松。

    “小的没有进门,地方有些残破,钱大人的日子过得比较清苦!”杜松也不隐瞒的告诉华锦。

    华锦听了也只是笑“他这样没有背景,没有本事的小官在京城里面太多了,俸禄也不高,自然日子清苦!”

    和很简单,她以前在现代还看过首都的公务员工资很低呢,所以说了,谁都想当官,谁都想当油水多的部门,要不然太苦了。

    华锘在一边听了华锦问起这位钱大人,见到华锦如此评价便有些好奇“既然没有能力为何姐姐这样看重?”用人也是要看是不是人才啊!

    华锦见到他问,也不遮掩的直接道“虽然本事差点,但好在有良心,有时候用人不在乎人才,更在乎人心,若是精明的没有底线,谁都算计的,就算是有本事也只不过是养虎为患啊!”

    这是华锦从前就说过的观点,有底线的人比较安全,人这种动物,要是没了底线,那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也就危险了。

    华锘在华锦说完之后马上明白了“若是这样的话,那的确如此!”

    “你倒是懂得很快,钱山到底能不能用,是不是真的有底线我还要再看看,哎,没有办法,咱们能用的人还是太少了!”几乎京城的势力都被瓜分了,华锦和宁淏要建设属于他们自己的人和力量并不容易。

    特别是要找到没有其他势力打入内部的就更难,华锦只是期盼,慕容桓要不过个生日之后的,或者找个机会再开个恩科,这样她手里有些人也能参加会试了,到时候就有人能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