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九四八章 本郡给你个建议

正文 第九四八章 本郡给你个建议

    以前愿意对华家迁就,那是因为华家虽然恶心,但也只是恶心而已,除了华玞,华锦当年因为不想双手沾染血腥,便以牙还牙的打了算了,但是现在的华锦已经不是从前了,不是么!

    华钰说完这句话之后华锘越发低着头失望“姐姐,是小锘错了!”原本他只是想着,就算是断亲了,到底在血缘上也是亲人。

    他们已经过的好了,华锘自然就有了上位者对下位者的高高在上,觉得这些人也不过就是玩笑而已,但是他却忘记了,有时候这样的小东西,却未必值得人同情和给予一点点的优待。

    看看华钰就知道了,刚刚还一脸可怜巴巴的求人,各种拿着小时候曾经的事情博取同情,但其实她说的那些事情华锘根本不记得,如何记得呢,那时候他才多大,他只记得最难的时候是姐姐在自己的身边的。

    他记得在爹娘的忌日上,爷爷奶奶好像没这样的事情一样过节,他记得姐姐给他脸上涂了很白,让他装病,在那个小小的马车上呢,小小的空间里,小小年纪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这个人世间最大的恶意。

    小时候爹娘总教育他要对家人和善,因为是一家人,要尊敬爷爷奶奶,要孝顺,所以就算没有被好好的对待,他也遵从爹娘的教导,后来爹娘去世了,他每天都很饿,可还是跟着姐姐做很多活,姐姐把自己的馍馍省下来给他吃,那时候他就在想,爹娘说一家人要一条心,但是为什么除了他和姐姐,其他的兄弟姐妹都能吃上肉?

    后来就是分家,也许是上天的恩赐,姐姐有了奇遇,他们支撑了属于他们姐弟两个的家,如果华家的人不喜欢他们,他们离得远了是不是就好了?可为什么一家人的时候就那样对他们,分家之后却能理直气壮的要姐姐辛苦赚的银子?

    当年他是装病的,姐姐跟他说,若不是如此他们就不能离开,即使年纪还小,分家之后的日子让他太满足了,对于那家人也真的失望了,姐姐比他看的更明白,所以每一次都不曾迁就,但上车之前他还曾经抱过希望,也许华家人还把他们当做亲人,不会看着他们姐弟两个去死。

    可是结果呢,明知道他们需要银子救命,却要把最后的银子全都拿走,他们是要他们去死啊,要不是姐姐有心眼,有算计,是不是即使分家了,他们姐弟也要被他们剥削,被他们害死?

    这许多年来,华锘不止一次从噩梦中醒来,梦中他没有和姐姐分家,姐姐没有赚钱,他们姐弟两个依然在家里做牛做马,最常梦到的就是那马车上的最后一天,熟悉的爷爷奶奶还有那些曾经被他视作亲人的人完全不顾他们的生死要走了姐姐说的自己手中的银子。

    那一刻他已经绝望了,但华锘知道自己还是错了,错在不该因为生活好了就有了不该有的同情心,这个世界上即使是陌生人也会对人有感激之心,明知道姐姐是现在这样的身份,若不是姐姐状况特殊,华钰这个威胁就是要命的,因为郡主也好,甚至是公主也好,都曾经因为名声而跌落尘埃。

    当年的长公主尚且因此而被迫嫁入常家,郡主又能如何,若非华锦本身有本事,也有功劳,无论怎么嚣张,她抗倭的功劳不能被磨灭,更何况华锦自己本人有很多算计。

    “你们从前就不顾我们的死活,想要我们死,我真是傻,以为你们现在这样值得同情,其实一点也不值得,你们活该!”华锘说完之后看着华锦“姐姐,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不该有的同情之心,我的同情应该给值得的人,他们都不值得!”

    “知道就好,你回去吧,对于这个威胁我的人,我还有话要好好说说呢!”华锦有些欣慰的看着华锘,自己教出来的小子到底是很好的,很快就能反思出来错误。

    “姐姐早点回来,时辰不早了,别迟了晚膳!”华锘知道自己姐姐的本事,华钰根本不会对华锦造成什么威胁,而且他现在的确有些觉得丢人愧疚,只想好好回去思过,更不想再面对华家的任何人了。

    华钰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说完一句话之后华锘会是这样的反应,看着华锘连一眼都不愿看她,直接转身就走“诶,你们说的什么话,我不是跟你们开玩笑的,你们要是不帮忙,我会让之前你们跟家里断亲的事情说出去的!”

    华钰简直不敢置信,现在就连一个小小县令都要害怕道德上的指责,老人在堂分家已经不好听了,断亲就更难听,从前华家也算不上什么人物,出了事情被附近的人议论几句便罢了,但是现在华锦已经是郡主了啊!

    郡主难道不怕名声不好,断亲啊,而且,这么远的距离,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怕也只有他们这些当事人清楚,到时候还不是他们随意泼脏水?华钰真的是在脑子里给自己补了一场非常精彩的大戏,可惜现实中华锦不打算配合。

    “哈哈,要不要本郡帮你指一条门路?让更多人都知道我这个嘉善郡主是跟本家断亲的?”华锘能有所领悟,这让华锦心情很好,甚至有了戏弄一下华钰的心情。

    “你……我就不信你真的不怕!”华钰觉得华锦就是故意强撑。

    华锦见到华钰故意挺直腰板,也不知道这样是为了让自己更确信还是增加自己的信心什么的,她却是冷然一笑“怕啊,本郡可怕了,本郡给你指一条最快让人都知道的路怎么样?”

    华钰一脸惊讶怀疑的眼神看着华锦,华锦好像看着小小的蝼蚁“去告御状,钉板上滚一圈,皇上会亲自审问,即使是公主王子,这样告状也一样得被审判,说不定本郡的郡主之位都没了呢!”

    华锦如此一本正经的给自己建议,而且还是这种看着就可能真的把自己给拉下马的建议,让华钰越发不知道华锦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是真的不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