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九零三章 刁蛮公主

正文 第九零三章 刁蛮公主

    张璞远远就看到华锦一身男装的出现了,正想着说要把人抓过来的说,而且今天这贡院门口可是相当热闹,很多大户人家今天都会过来挑选合适的女婿人选。

    华锦这一身过来,也不怕自己有什么危险,毕竟她那个相貌,在哪儿都招人啊!张璞这边才想着说把华锦叫过来呢,果然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走到华锦身边来,似乎说了什么。

    “这位公子不知也是今年的考生吗,怎么不上前看榜?”中年男子看着华锦的相貌,眼底有些惊讶。

    华锦一见这人过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初她那两个师兄可都是这个时候被挑中的,不过她就算了“在下华隐秀,不曾参加今科会试!”

    中年男子听到华锦这么说之后,有些遗憾的看了一旁停着的马车,华锦倒是觉得有意思,这家人倒是难得开放的,居然带着女儿过来挑夫婿,可惜这小姐眼光太高,她这样的品貌,怕是难找。

    “您还是问问其他人吧,这位华隐秀可是发下宏愿此生不参加科举的!”有来自苏州的考生都不意外华锦这般受到注意,笑着调侃她。

    中年男人知道华锦居然是没有功名的,到底也只能放弃,去寻其他人了,华锦听到那些人这么揶揄自己,拿着扇子指着几人“你们几个这般坏我好事,亏得我还说为你们几个准备些酒菜庆祝,看来你们是不需要了!”

    这几人都是厚德书院的,有人成绩不错,有人成绩不好,总是有好有坏的,到底考中的多些,不过就是进士还是同进士的差别罢了,听到华锦如此说,大家都知道她是大户,她都张口了,几人马上改了口风“哎呀,隐秀你这样才貌,便是没有功名也是好的!”

    “可不是么,在场谁不知道你华隐秀的诗文双绝!”厚德书院的学子多数出身平凡,自己人在一起的时候便总会多几分这样的随意,少了几分规矩。

    有人过来揽着华锦的肩膀“雅川兄呢,他这次又得了魁首,怎么也该请客庆祝的吧!”

    “说起来就郁闷,原本我想着我年纪比宁雅川年纪小几岁,就不需要跟他一场了,他每次都是魁首,压迫的太厉害,谁知道上次恩科他守孝不曾参加,倒是跟我们一起了,这结果也是完全不让人意外!”有人说起宁淏,也是交口称赞。

    “你就别说这个了,好似这次宁雅川不参加你就能成绩多好一般,上次恩科宁雅川不在,还不是有张玉友么!”说到底自己要是不够厉害,哪年都有厉害的人。

    华锦听到几位同窗这样说笑,也是哈哈大笑,只是稍微侧身不让人继续揽着自己肩膀,毕竟男女有别,她还是要尊重一下未来的状元大人的。

    张璞见到华锦居然跟同窗说笑起来,只能这么看着,不好直接叫人过来,好歹华锦总算知道自己要是继续这样张璞就要炸毛了,答应了明日殿试之后大家一起聚聚,才匆匆的到了张璞身边“师兄!”

    “跟我来!”说完就带着华锦到一旁的一个酒楼。

    酒楼二楼上,年轻的女子坐着看楼下那些看放榜的举子,忍不住皱眉“都是这样的人还让我挑什么挑,他们如何配得上本宫!”

    “啧啧,你好歹有点自知之明吧,就你这样的,有人要就该知足了,还挑剔!”一身红色蟒袍的誉王不客气的揶揄身边的九公主。

    这两人正是誉王和九公主,这次他们进京自然是有事的,刘太妃也看着女儿年纪到了,想着今年帮着公主寻一门好亲事,自己不方便出门才交代誉王带着妹妹出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举子。

    这对兄妹便是从小就不对付的,自然一直在吵闹,九公主听到誉王这般说自己,低头看着楼下的某个白色身影,即使她讨厌这样的相貌,但也要承认,华隐秀的确不负传说,才华横溢,品貌双全,便是这样的人群中,也总吸引人一下子看到他。

    看到华锦一身白衣,折扇在手,颇有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样子,也不知有人说了什么,人笑得十分开心,满脸的灿烂“哥哥倒是好品貌,有人却是看不上啊!”

    早在华锦出现的时候誉王就看到了,眼睛一直看着华锦,心中觉得痒痒的,想到那样美好的小郎君,一脸骄傲的斥责自己的样子,不由得更觉得想要,偏上次华锦严词拒绝了。

    “算了,都是些银样镴枪头,没用的文弱书生,既然让我选,就选那个魁首吧,苏州宁雅川!”九公主状似无意的说道。

    誉王听了却十分不客气“妹妹还真是不挑,我看你还是从那些世家子里面选个差不多的吧,人家大概不介意请个公主回去供着,一甲和二甲的进士怕是就算死也不愿娶你的!”

    誉王这话也说的过分,实际上,古往今来公主都是鸡肋,因为律法言明驸马不得参政,但凡政治上有追求的男子都不想要尚公主,一辈子只能当个驸马,什么也做不成有什么意思,所以誉王这话的意思是,无论是哪个公主,要让魁首当驸马都是不可能的。

    每次科举考试的魁首都是人中龙凤,大多多年后都会成为国家的砥柱中流,朝中重臣,也从来都是被当朝皇帝看重的人才,别说九公主这种不受宠的公主,慕容桓跟都不是一个母亲,就算是慕容桓的亲姐妹,想要这样的驸马都不行。

    现实如此,但是誉王就是故意说得好像九公主多么不行一样,果然,他说完之后,九公主不愿意了“我就不信了,我就要他给我当驸马,否则我就不嫁了!”

    这九公主乃是刘太妃的女儿,刘太妃在先帝后宫也是得宠的,毕竟出身字刘家,有大家族做背景,想不受宠也难,虽然比不上高太后,但在后宫也算是一号人物,这位九公主有这样的背景和娘亲,自然从小就是跋扈的。

    从小都是想要什么就得到什么,上次见到宁淏之后,偏看中了宁淏跟一般的白面书生不同,有了心思,现在被誉王这样刺激,话就说出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