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八六五章 娶妻之路道阻且长啊

正文 第八六五章 娶妻之路道阻且长啊

    “咱们的人才刚刚到京城,怕是需要一点时间,若是能够借用秦大人的人,可能会快点!”这人不仅仅是相貌一般,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没有什么特色。

    “就你们来查,多费些时间也可以,小心一点,不要打草惊蛇!”华锦阻止他的话。

    “小的马上让他们查!”这人说道。

    华锦点点头,挥挥手,房间的桌子上出现了一堆小瓶子“辛苦你们,这些拿回去,继续做强化训练,我需要最精锐的人,知道吗?”

    “是!”这人过去将这些瓶子收起来,又从窗子跃了出去!

    等到芙蓉带人给华锦端着杏仁露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百合和海棠两个正伺候了华锦换衣服,将头发散开。

    至于桔梗过去问华锘和宁淏,两人知道华锦这边没有客了,也跟着一起过来,芙蓉看到两人,行礼道“郡主吩咐了摆笔墨,想是一会儿要写字的,少爷和宁公子不如去书房等着!”

    宁淏和华锘见到芙蓉这样就知道华锦现在在房间里,怕是不方便人进去的,其实也就是华锦之前一直在苏州,宁淏和她才能如此交流,这京城里面的小姐,未出阁的都是养在深闺的,只是偶尔才能出来见人应酬,也不过是跟女眷见面而已。

    但男方风气要开放许多,未出阁的女子偶然出来踏青游玩,甚至是少男少女公然的见面互相相看都是有的,否则就华锦的闺房,宁淏是决然不能进来的。

    就算是华锘要过来都要讲规矩,就算他们现在这样,若是被人知道也是要被诟病的,不过么,估计是没有人会知道的。

    宁淏和华锘知道这时候华锦怕是不方便与他们见面,便也不说什么,一起去书房等着。

    “郡主不见外客了,奴婢就给您用发带束着头发,郡主也松快松快!”海棠拿了一条跟华锦身上的衣衫颜色搭配的发带出来。

    华锦点头“这一整日都扎着头发,着实有些重了些,你帮我按一下头皮!”

    之前华锦看到自己的头发太长了,想要剪短一点,结果把容嬷嬷吓得把家里所有的剪刀都给藏起来了不说,还整日的吩咐华锦千万不要剪头发,说剪头发那都是立志不嫁的女子才做的行为。

    华锦当时就很无语,这边虽然没有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说法,但是跟之前的古代还是有很多相同的,但是真的不剪头发好重啊,她头发还保养的好,黑亮黑亮,又多,要是一直不剪发,早晚她会被压死的。

    特别是进京之后正式的场合变多,每次出门不仅仅有头发,还要带着各种的首饰,真的是对颈椎非常大的压力啊!她决定抽空到空间里面剪短一点,太重了,这边连个理发的都木有,哪怕稍微打薄一点也成啊!

    海棠给华锦按揉头皮,百合找了一件素淡的袄裙出来,差不多之后华锦就换上准备去书房。

    “你们今日都忙了些什么,中午的全蟹宴味道如何,若是喜欢,抽空咱们一起再吃一顿,今日的蟹子还是少了些鲜甜!”华锦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宁淏和华锘正在书桌旁边写写画画着什么。

    华锘和宁淏听到华锦的声音之后一起抬头看着门的方向,华锦换了素淡的衣衫,上衣是浅粉色的袄子,搭配白色的罗裙,脸上的妆容也都卸了,干净清爽的进门。

    “的确是少了几分味道,不过也无法,总不好都用好的,姐姐今日辛苦了,聚会可还顺利?”华锘笑着问华锦。

    “我办事什么时候不顺利过,你们这是做什么呢?”华锦过来看刚刚两人在画什么,近了才发现居然是一幅人物图。

    华锦有些无语的看着宁淏“你是不是只会画我啊,这是什么时候看到的?”

    画不过才寥寥几笔,却已经是简单的勾勒出来了华锦的轮廓,能看出来背景是苏州的院子里,华锦坐在院子里的亭子里,腿上放着琴,脸上却是十分俏皮的表情,似乎在乱弹琴。

    华锦一看就知道这是之前她在自家院子里练琴,虽说不容易,但这接近两年的时间,华锦到底把一首曲子练熟了,王明对华锦这般不开窍也放弃。

    有道是上天让人多聪明,就会让人多笨拙,华锦这里表现的太明显了,反正会一首就行了,至少以后要是被人挑战啥的,也能糊弄一下人了。王明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真的教不好华锦的,他这辈子就没见到过这么不开窍的。

    要打,华锦就跑,他还追不上,要说华锦不勤奋,她其实也挺认真的练习的,就是怎么也练习不好。

    华锦见到宁淏居然画自己练琴的样子,忍不住的瞪了宁淏一眼“可是知道我这辈子就这不好了,怎么连画都这般揶揄我?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宁淏听了华锦这么说,却有自己的理由“我如何揶揄小六了,刚刚正好跟小七说起之前你练习的曲子,那一日你终于没有一点错的演奏成了,高兴的在院子里蹦来蹦去的,现在想想都好似能感受到小六你的开心,便忍不住的将那一幕这样画下来,小六不是说人总会遗忘的吗,若是以后我们忘记了,拿出来这样看着,便会记起来那时候了!”

    宁淏说话的时候继续在纸上下笔“而且,小六那时候也特别的美!”

    “话都让你说了,也不知道从里学来的,整日就会哄我!”华锦白了他一眼,但眼底却都是笑意,显然是十分受用宁淏的夸奖的。

    华锘在一边看着,暗自下定决心,没关系,你们就这样好吧,他全都记下来,一次就晚一个月答应两人成婚,哼哼……

    华锘仔细算了一下目前他心里面的小本本,目前已经晚了十五个月了,没关系,继续,反正他也不想要姐姐那么早嫁人,哈哈,这样正好!

    华锦和宁淏正在一起画画,完全不知道某个被某两个整日这么甜蜜恩爱给虐的,心理都阴暗了!

    宁淏同学自作孽,娶媳妇的路道阻且长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