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八四三章 这是什么烂桃花?

正文 第八四三章 这是什么烂桃花?

    有理想的男子都不会想要尚公主的,请个祖宗回家不说,政治理想彻底断送,所以燕国的公主虽然不用和亲,但是一般只有一些勋贵之家不能继承家业的嫡次子才会娶回家,大概的作用就是听着好听罢了。

    等到九公主的车驾走远了,宁淏才皱眉看着华锦“你还笑!”

    华锦继续笑眯眯“是很好笑啊,这么多年了,难得看到师兄也有桃花!”

    宁淏看着华锦“好笑吗?”他好歹也是大儒王明的弟子,虽说家庭单薄了点,但也不是没有人想要把女儿嫁过来的。

    王明的弟子和儿子就没有差的,宁淏想来未来也不会差,虽然有些地位比较高的会担忧宁淏家世,但平常的人家积极争取的还是有的,不过王明知道宁淏心里面有华锦,都拒绝了罢了,后来很多人知道宁淏跟嘉善郡主定亲,还说他也是要依靠妻子的力量什么的。

    华锦看宁淏的表情的确不好,才拉着他的手安慰“好啦,不就是个公主么,师兄不用担心,情敌有小六来对付就行了!”

    听到华锦说情敌两个字的时候,宁淏才点了点华锦的额头“你就会哄我!”

    华锦呵呵笑着“不生气了,这个公主倒是个有眼光的,直接就看上你了,没看上我!”华锦还称赞人家呢。

    宁淏无语中“所以你还觉得开心?”

    “开心啊,我的人,别人看得上证明我有眼光啊!”华锦照例是歪理邪说。

    “反正你总有道理!”宁淏对华锦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除了宠着,就是捧着,没别的!

    九公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刚不过出来露面,几句话而已,她那点子心思就被两个聪明到极致的人看出来了,其实她真的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她遇到的人不一般啊,华锦不用说了,她之前那么多年观察人的实力积攒下来,看人是很准的。

    至于宁淏,他是非常细心的人,又是当事人,有感觉也完全不意外,话说要是他不曾对华锦动心过,大抵上也不会如此敏感,就因为喜欢过华锦,才明白那一瞬间的感觉是怎么来的。

    就好像是他匆忙的路上对路旁擦身而过的华锦的一个回眸,彼时并不觉得如何,但却不曾忘记,他每日经历太多的人,经历太多的事,但是知道那一幕他不曾遗忘,更不用说在桂园雨中跟华锦的相见,还有晨雾当中那个模糊的女子的背影,每一幕他就记得清清楚楚。

    甚至每次想起来的时候,都能感受到心跳的声音,从前不懂什么叫心动,那之后才明白,心跳的无法控制,那就是心动!

    因为有过经历,才会在见到九公主的一瞬间,让自己表现的更加过分,只是貌似效果也不是很好“你觉得她还会记住我吗?”

    “我必须要说,皇家的这些妹子大概被虐习惯了,她离开的时候盯上你了!加油,我的师兄!”华锦这幸灾乐祸的。

    其实华锦能这么放心,还把这种事情当玩笑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国家对于婚约是相当有约束力的,定亲这件事不是说两家口头说说就行了,那是要到衙门里面记档的,就连慕容桓当了皇帝,华锦定亲以后,他想要跟华锦如何,那也是要顶着压力的,但是相对来说他是皇上,虽然有压力,也不过就是一堆人对他各种口诛笔伐罢了。

    跟李隆基同学一样,要是不要脸,不在乎,这事儿还是没关系,就像是慕容桓老爹都快挂了为了炼丹还整一堆小姑娘进宫,大家也不过就是骂骂,所以人不要脸,才能天下无敌,要脸的基本上都做不到。

    慕容桓当了皇上尚且如此,一个公主的威力那就更不用说了,比起来华锦身上的麻烦,宁淏这点烂桃花还真不是问题,那个九公主在华锦这边就不是问题,大概在华锦的心中跟那些在苏州对着自己扔木瓜的人差不多。

    “真是麻烦!”宁淏自己心中有决心,他自己的学问他是知道的,这次他必然是能进入殿试,到时候等到放榜,他是准备直接请皇上主婚的,这事儿他没告诉华锦,要是华锦知道了肯定不让他这么干。

    华锦委屈自己这么久,跟慕容桓也只能躲着,现在定亲了都不敢直接说,只是假装醉酒来个暗示,做这么多都是不想要影响宁淏的仕途,想要找个最缓冲的方法,若是知道宁淏居然敢这么硬抗,她绝对不同意。

    但宁淏已经下定决心了,不管怎么样,这次他想要直接一点,不想要连这些事情都让华锦帮他操心。

    “好了,有人欣赏总是好事的!”华锦拉着宁淏要走,离开这摊位之前还提醒了那个摊主明日去华府的事情。

    那摊主都已经傻了,没想到只是做了个小生意,也能遇到这样的贵人,而且,他可是知道,九公主的母亲就是刘家的人,先帝过世的时候,刘太妃因为生下子孙,就跟藩王就藩了,貌似因为到八月十五,所以誉王和九公主才会进京的。

    “娘,女儿被欺负了,那个书生肯定是今年考试的,您不是说要给女儿定亲吗,女儿找到自己喜欢的了!”九公主回到他们暂时居住的府邸之后,拉着刘太妃撒娇。

    “不过就是个举子,等到时候让你哥哥进宫跟皇上说一声就好了!”刘太妃慈爱的看着女儿。

    九公主听到刘太妃说起誉王,有些不屑的抿嘴“女儿也能进宫,女儿自己进宫跟皇帝哥哥说!”

    “不行!”刘太妃听九公主说话的时候脸色都变了“你不能自己进宫,这点事交给你哥就行了!”

    “哥哥什么时候会这样正经,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小倌身上起不来呢!”九公主不满的说道。

    刘太妃盯着女儿“不管你哥哥如何,你都不要进宫,女子的婚事哪有自己说话的道理,有你哥哥给你做主呢!”

    刘太妃的话换来的是九公主的撅嘴不满,但是知道刘太妃生气了,到底不敢再说什么,至于母女俩口中的誉王殿下,此时倒是真从小倌身上起来了,却正好在华锦和宁淏的面前“小公子真是好相貌,跟着他哪儿比得上跟着本王啊!”

    誉王殿下打开手中折扇,好似风流才子一般!华锦和宁淏对视一眼,今天的黄历是祭出行吗,这都是什么烂桃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