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八四零章 抱什么抱

正文 第八四零章 抱什么抱

    华锦到通州视察了一下,工匠是杨贺和张璞帮忙找的人,知道是给郡主做工,待遇给的也好,都相当的尽力,华锦过去看的时候已经盖了有三分之一了,约莫再有一个多月就能全部改建完成。

    华锦是重效率的人,她这次也是买了一个大的宅院,雕栏画栋,里面花园水池,虽然比不上江南的秀雅,也有北方的朗阔。

    改建也要比全都重新建要省去很多时间,华锦在通州住了一晚上,第二日又在通州转了转,当晚回来的京城,回府之后就睡了一觉,再次毫不客气的恢复她每日必然睡到日上三竿的习惯,起来之后懒洋洋的吃了东西。

    “郡主,时辰到了,今日郡主穿哪件衣衫?”眼看着差不多到时辰了,百合过来询问。

    华锦正端着才做好的香橙蒸蛋吃的香甜,听了以后说道“穿男装了,女装不方便!”

    想想就知道这一日贡院门口得多热闹,穿女装要一直躲在马车里,着实有些憋屈,换男装多好啊,出来接人也不惹人耳目。

    京城规矩大,没嫁人的姑娘家家是鲜少出门的,特别是及笄后的女子,多数养在深闺,也不过就是各家女眷有什么聚会应酬才会出门,或者是让人相看,定亲之后就绣嫁妆,定了日子成亲,等到成了新媳妇,反而可以稍微多走动一些了。

    江南就没有这么多的规矩,及笄后的女子出来偶尔踏青玩耍也不会说让人觉得奇怪,但就算出门也是要注意男女大防的!

    百合听了华锦的话之后,把之前准备的女装全都收起来,又拿了一套男装,华锦随意选了个素淡的,起来被伺候了穿好出门。

    华锦和华锘两人骑马到的时候,就看到赵氏也派了人在门口等着,一个正是秦安煦的贴身小厮,另一个华锦从前在秦府管家秦伯身边见到过,两人看到华锦姐弟来了,慌忙过来行礼。

    “见过两位公子!”两人行礼。

    “起来吧,不用多礼了,人多杂乱,你们多注意些!”华锦随意交代了一句。

    两人恭敬应了,就到一边站着等人了,贡院的门缓缓打开,考生们排队换了自己的东西出来,不多时华锦就见到一个瘦弱的书生,看年纪约莫三十多岁,出来见到华锦之后还对她行礼,华锦微微点头之后,就看到他跟着一个女子离开了。

    华锘倒是无意中看过去“姐姐,我怎么好似看到了秦四娘?”

    “你看错了!”华锦特别淡定的道。

    华锘本就是扫过去,自己也不是很确认,华锦说他看错了,他就当自己看错了吧,然后突然说道“师兄出来了!”

    华锦也看到了那人,依然是一身青衣,还是华锦吩咐下人做了之后送去了的,只是比起平时,脸上多了几分疲惫,眼睛里有些红血丝,但是面色从容。

    宁淏一出门就看到了骑在马上的华锦,这贡院门口人多热闹,但无论在多少人群里,宁淏觉得自己永远都能一下子看到那个在他心中念了无数遍,想了无数遍的人。

    华锦利索的下马,一步步的走过去,宁淏一开始脚步是沉稳的,但是却突然加快的步伐,像是不愿再忍耐两人的距离一般的,宁淏快速的穿越正在寻找亲人的人群,奔向华锦所在的方向。

    华锦见到这人急切的脚步,有些不能理解的样子,一下子想到什么,以为宁淏有什么问题,也不免担忧的加快步伐,两人都这样,他们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

    然后,华锦就感觉自己冲入了一个怀抱,明明三天的时间都在贡院小小的地方考试,但难得的是宁淏的身上没有任何别的味道,反而只有他衣衫上清新的柠檬精油的味道。

    一下子被人狠狠的抱在怀里,让华锦非常担忧“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宁淏的头在华锦的耳侧晃动“没有!小六,师兄回来了!”

    华锦松了口气“一下子这样冲过来,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宁淏就抱着华锦不放,他很想告诉他的小六,当他一个人奋斗努力,满身疲惫的从贡院出来的时候,只看到她的一个身影,便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无论多么疲惫,好像只要这样抱着她,就什么都能克服“小六,谢谢你,爱我!”

    “好啦,才考完说这些做什么,三天都没洗澡了,脏死了,还不赶快回家洗白白的,抱什么抱啊!”华锦拍拍宁淏的后背。

    宁淏听到华锦这么说,果然不好意思的松开华锦了“我每天都有洗干净,还有味道吗?”

    华锦正要说什么呢,就听到旁边有人说话的声音“隐秀兄什么时候来的京城,怎么不曾听说过!”

    每一次的会试都是天下才子齐聚京城,华隐秀这个名字很多人都知道,上次参加过会试结果名落孙山的也认识这位锦绣公子,更不用说苏州那些文人才子了,更是对华隐秀很熟悉。

    华锦今日不过一身简单的男装,自然有人认出来她是华隐秀了,华锦听了以后笑道“前几日过来办事,嘉善郡主想要再京城这边开她的那个女子会所,我也不好不来帮忙!”

    几人客气了几句,想到刚刚看到华锦和宁淏抱在一起的画面,不由得对之前他们听过的传闻越发笃信了起来。

    等到人都走了,华锦看到好多人有意无意的看着这边,也是无语了,伸手一巴掌拍宁淏胸口“这么多人都在,你抱什么抱吧!这回整个燕国的学子怕是都要知道你跟我断袖了!”

    宁淏伸手抓住华锦拍在自己胸口的手,专注的看着华锦“他们随便说,我又不在意,反正我正头娘子不介意我跟华隐秀断袖就好了!”

    “你小心就这一个黑点,死了都被人说!”华锦没好气的说。

    宁淏完全不在意“死后是死后的事情,活着我无论跟嘉善郡主还是跟华隐秀在一起,都是一样的,我知道我心里面只有你一个人,别人说什么不用在意!”

    华锦深深怀疑,她是不是疏导的有点过了,怎么这家伙跟从前也差太多了,事实证明,华锦还真不是乌鸦嘴,宁淏一辈子官声斐然,唯一的黑点就是跟苏州才子华隐秀一辈子的断袖情!

    好吧,也算是传奇了,不是么!

    <!--gen3-1-2-110-25890-478737873-14952873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