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八二九章 亲生父亲?

正文 第八二九章 亲生父亲?

    亲自看着华锦跟华锘离开,宁一个人骑马回秦府,一边想着到时候如何谋一个外放一边路过一家糕饼铺子,被铺子外面鲜亮的颜色吸引,难得的金黄香甜的桂花糕,让宁想起来之前华锦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就是说要带着弟弟出去采摘桂花做桂花糕。一看书www·1kanshu·

    那糕饼铺的老板娘见到宁停在门口,便热情的上前招呼“公子,新鲜制作的桂花糕,买回去给家里的小娘子尝尝吧!”

    宁被老板几句话说的才回过神来“啊,不用了!”听到说什么小娘子的称呼,宁离开的背影些许有些狼狈。

    这老板娘见到少年离开前脸上通红的样子,也是忍不住的捂着嘴乐,倒是把一旁的店铺老板弄得有些无奈“你又这样促狭!”

    “哈哈,没想到他这般脸皮薄,看着应该是进京参加科举的,这要是他中了状元,我是不是也算是跟状元爷这样见过的人了?”老板娘似乎是跟店铺老板的感情很好,还这样开玩笑。

    “你呀……”老板无奈的说了一句,又过来给她披上外套“天气越发冷了,多穿些莫要着凉!”

    宁颇有些慌不择路的,倒不是因为老板娘的调戏,更是突然想起来之前看到华锦一身红衣的样子,到时候他的小六一身红色的嫁衣,一定会是最漂亮的新娘!

    “邱大人,现在是皇上让你在家禁足的,你这样出来可是抗旨了,念在我们多年同僚,今日就不举报你了,大人还是赶快回去吧!”走到一个鲜有人迹的巷口的时候,宁突然听到有人说话。壹看书www·1ka看nshu看·cc

    特别是说话人口中这个邱大人,更是让宁专注起来,他小心的躲到一边,在一个视觉死角看过去,果然看到了邱南冲,另一人却是刑部尚书周存英。

    “周存英,这里面的事情你也跑不了,你以为你们真的能摆脱这些罪责吗?”邱南冲拉着周存英。

    宁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刚刚一时心慌少走了一个巷子,这里不是秦府的巷子,而是隔着一条街道的周存英的府门口。

    周存英听到邱南冲的话之后却是狠狠甩了衣袖“邱大人说的是什么话,什么罪责,本官怎么不知道,邱大人勾结犯官李必义将重要的吴牛岛地图隐没下来,做的时候怎么不想着也许有一天皇上会知道?”这话说的简直是义正言辞,若是不知道的还真当这位周大人是个青天呢!

    “周存英,要是我完了,你也落不到好!”邱南冲咬牙切齿的看着周存英。

    周存英冷笑一声“我等着!”甩甩袖子就离开了。

    看着周存英的车马走过来了,宁悄悄躲起来,华锦进宫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了,华锦自己在信中说了她跟慕容桓的事情,至于邱南冲的事情,却是秦尚任和张璞说的。

    邱南冲已经被禁足在家等着调查了,一般来说,邱南冲已经坐到了尚书这个位置,不该这样沉不住气啊,居然会自己出来见周存英。等到邱南冲又小心翼翼的走远了,宁才从自己的位置上出来,看着远远不见的背影,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今日是休沐,秦尚任依旧是早早的起来,准备见见自己的那些幕僚,之前杨贺他们说了那番话之后,秦尚任也意识到自己的确在就任首辅之后就有些浮躁了,决定要让自己安心下来,好好的把事情做好。

    谁知道还没等到他过去见人呢,就听到宁从外面回来,还说要见他!

    “不是说今日送小六出城吗,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秦尚任见到宁的时候先问了。

    宁摇头“不是,我刚刚回来的时候见到兵部尚书了!”

    听到宁说完这话之后,秦尚任着实沉默了一下,然后神色复杂的看着宁“你打算做什么?”

    “小六给师兄的那个平倭策略应该值得讨论一番了吧,但是我觉得这样还不够,皇上还是应该更忙一点才好,兵部尚书邱大人这次只是被调查而已,居然会心慌的违背圣旨出来见周存英,师兄不觉得这其中会有事情吗?”宁说的特别理性。

    秦尚任听了却更加复杂“他的事情,我们是不打算管的,而且,你对他……”邱南冲一直都是他们很有力的敌人,但是也是最让他们觉得复杂的。

    说起来,邱南冲是宁的亲生父亲,但是,宁从小到大没有受到过一点照料,但毕竟是血缘至亲,他们不想要真的做了什么,最后宁心里面不舒服,之前他们也只是采取不理会的态度,只是秦尚任没想到宁会自己说起这个人来!

    宁如何不知道秦尚任他们的态度和意思,可就算知道,他才要说清楚“我早就想明白了,我的户籍上说的清楚,我只有母亲而已!”

    以前想要认亲,不过是因为宁氏不断的洗脑,让他报仇,让他做到最好,让邱南冲看看她给邱南冲生的儿子比那个正室生下来的孩子优秀许多。

    但是现在宁觉得这样一点意义也没有,一群毫无感情的家人,这不是宁想要给华锦的幸福,他也知道,华锦也喜欢这样跟他两个人组成家庭,他有信心即使只有一个人也可以给华锦幸福的全世界,这样就够了,那些恩怨,他放下了。

    “是,但你有没有想到,若你有天真的金榜题名,若你有一天真的也成为这朝廷国家的重臣,这些事情也许终究会被人知道,你如何假作不知?又如何对待别人的口诛笔伐?”秦尚任语重心长。

    宁却笑了“小六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我又不是为了这些无聊的人活的,无论我到了什么位置上,是非功过,自然有后人评说,何必在乎一时?”

    其实华锦说的话要更不客气,她说的是,死后的名声有什么用,人都已经没了,说不定已经喝了孟婆汤前尘尽忘的投胎,为了这些虚名委屈自己也太不值得了。

    “你想要做什么?”秦尚任是知道自己这个师弟的性格的,所以不再多问,只是这样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