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八二六章 畅想

正文 第八二六章 畅想

    “师兄怎么跟着我出来了?”宁淏出门之后往自己的院子走,看着秦府的景致都有些觉得不舒服,甚至冲动的一刻想要直接不在这里住了。

    张璞跟着出来走到宁淏的身边,听到他这么问也是无奈笑着“自从小六来了,倒是见你多了几分任性!”

    “师兄,我不是任性,小六和我都很担心师兄现在的状态,那个位置不好做,如果他出事,咱们都会成问题,有时候名垂千古还是遗臭万年不过就是一个忧郁或者一个选择的问题,您真的觉得我这样是因为自己任性吗?”宁淏认真的解释。

    “你呀,师兄那么大的人了,当官也这么多年了,总会自己想明白的!”张璞也不是看不出来,他们师兄几个都是天资聪慧之辈,否则也不会能够在朝中发展的这么好。

    宁淏不满意了“是吗,等到他让小六失望透了,想明白了还有什么意义?既然是一家人,就正该是直接点明不是吗?”

    张璞摇头笑着“你呀,还说不是为了小六!”说完这话之后,张璞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了一句话“但是会这样也能理解的啊!”

    宁淏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所以就因为小六比别人多点本事,就因为小六看重我们每个人,不曾遮掩这些,便理所应当的被提防被怀疑,甚至被人谋着要不要从世界上抹除?”

    张璞没想到宁淏会说这话,马上严肃脸“小四,没有人想要她不见,我们都把她当自己的妹妹一般疼爱!”

    “是啊,提防和害怕妹妹的哥哥!”宁淏赌气一般的这样说着。

    张璞沉默了好一会儿“只是一时想不开,之后师兄就会明白了,小四何必这样,弄得大家都不好看!”

    “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咱们之间也要讲究这些了,有问题也不点出来,还是说因为他是首辅,我们只是一介平民,就连说一句的资格都没有了?”其实,宁淏有时候是很极端的,只不过他一样压的很深,被外表的沉稳给掩盖了。

    但宁淏同学到底在这些师兄弟们面前并不会遮掩,才会如此直白的表达自己,张璞听了他的话之后也是没好气的直接一巴掌打他脑袋上“你小子胡说什么!”

    宁淏沉着脸不说话了,张璞这才继续说道“你小子,要不是因为小六,你也不至于这样的,我还不知道你,满脑子就知道小六,放心,二师兄会跟师兄说的,他也会想明白的,小六也别生气,他就是一时没想明白!”

    “我倒是希望她真的生气呢!”宁淏听到了以后想起之前华锦对这件事的态度,叹息一声,他早就发现了,华锦是个重感情但是也轻易就会舍弃的人,她看是温暖,但其实无情,无论是伤害还是欢乐,痛苦还是幸福,似乎什么东西离开华锦,她都能自然的接受,然后慢慢的抛下,继续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

    有时候宁淏会想,即使他离开了,华锦应该也可以很好的生活吧,这般想着的时候,就会觉得有些憋闷,明明最开始的时候,他就是想要有一个足够坚强的妻子,即使没有他也可以支撑起来一切,可是真的看到华锦可以如此坚强的时候,却总想要让自己在华锦的心里面在更重要一些,他多么矛盾呢!

    张璞也跟华锦接触过,大概知道华锦的性子,他叹息一声“没事的,本来就至少一点小矛盾,之后说清楚就没事了!”

    张璞之前跟刘氏在家还说起来华锦的性子,说实话,也许外面跟华锦接触的不多的人还不觉得,甚至喜欢她爽朗大方又自信从容的性格,但是跟华锦熟悉的人才知道,她真的是个性子不算多么好,看似柔和实际倔强,而且,习惯性与别人保持距离的人,她好像总是很习惯的看着人离开,悲观的近乎可怜!

    后来张璞和刘氏就觉得,可能跟华锦小时候就没有了父母在身边,一个人支撑家庭周围还有亲戚的算计,所有的这些才造成了华锦这种习惯任何伤害的性格了。也因为如此,张璞和刘氏才更加疼爱和保护华锦。

    “的确,不是大事!”宁淏其实也是压着心里面的郁闷,刚刚发出来也舒服多了,而且,事情说清楚就不会有事了“对了,平倭的策略,小六写的那些如何?”

    “你跟我说说,是不说皇上对小六真的有什么心思?所以她才写了这些上来?”华小六多么疏懒的人,平倭这事儿明明用不上她出手,况且之前华小六同学态度可是很明确的表明她不像掺和这些事情了。

    “额……”宁淏被问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没想到我也知道对吗,你这小子,真以为我看不出来什么吗?其实之前就有猜测了,只是不确定,哎,怪不得连定亲这样大的事情都那么低调,你们是打算等到科举放榜之后再宣布吗?”张璞说道。

    宁淏点头“虽说定亲了,但小六是郡主,我还只是个秀才,哪里配得上她,她总值得最好的!”

    是张璞也点头“可不是,等到科举放榜,小四你状元及第,亲自提亲,那才够得上小六的品貌呢!”

    宁淏微微笑着“希望真的可以吧!”

    “你还真这么想的啊,今年科举考试可是高手如云啊,别以为你是老师的学生就能夺魁啊!”张璞搞怪的跟宁淏说。

    宁淏抿嘴笑着“我自当尽力!”

    “尽力是对的,你这个小子,以前我看你整日的阴沉沉的,还以为你要变成个大奸臣呢,没想到因为小六来了,你也不阴沉了,不错不错!”张璞拍宁淏的肩膀。

    宁淏也笑着,故意跟张璞作对一般的“但是,小六说了,好官**臣并不矛盾呢!”

    “小六小六,都是小六,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张璞没好气。

    宁淏嘿嘿笑着“那不行,我每天不想着小六都没有精神读书呢!”

    “受不了你们了,你们赶紧成亲行不行,整天看你俩这样其实对我们也是折磨!”张璞良心建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