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七六五章 有理说不?

正文 第七六五章 有理说不?

    这么多年来,除了春节和这一天,宁淏每日都会到华锦姐弟家里用饭,整个华府里面的下人也都习惯了家里多了一个主子,心中都清楚,不过是宁淏没有出孝,所以总不好谈亲事,否则怕是他们家郡主早就跟宁公子定亲了。

    三月十八这一日却是不同的,宁氏的忌日,宁淏每年这一天都会自己在家,并不会来华锦这边,对此华锦也不说什么,毕竟是缅怀先人,她自己有自己的事情做。

    “郡主,冬青带着媳妇来跟您请安了!”华锦用了早膳之后,因葵水来了,身上便懒洋洋的不愿出门,用过早饭之后就换了家常的衣衫,准备今日就在家读书写字的,这边的早膳才收了下去,就听到外面传来桔梗的声音。

    桔梗的声音里都是笑意,华锦不用看都知道此事的桔梗定然是笑得欢快,冬青当年被华锦买回来的时候,之前的妻子才走了没多久,银桦的年纪也小,加上当时华锦的状况也不稳定,哪有心情操持下人的婚事。

    冬青也想专心做事,便一直没有谈这个事情,后来华锦当了郡主,回到苏州,也不像是早前时候经常在外面跑,安稳下来之后,容嬷嬷便问了冬青的意见,在家里的丫鬟里面寻了个不错的。

    冬青平时在府里当管家,对下人也都是熟悉的,看着也满意,银桦年纪也大了,总不好一直没有母亲,华锦听容嬷嬷说的时候还觉得开心,大方的放了那丫鬟卖身契,并赏了一百两银子和一副头面给这丫鬟当嫁妆,倒是惹得容嬷嬷和冬青都红了眼睛。

    前几日冬青便成婚了,华锦专门在外院划了个院子给冬青和他媳妇,容嬷嬷和银桦现在也住在这个院子里,今日却是冬青带着媳妇正式过来给华锦请安了。

    “哈哈,还不快进来,一家人到恁的客气!”华锦哈哈笑着。

    才说完便见到房门打开,那俏丽的小丫鬟被冬青扶着,满脸娇羞的进了门,华锦看着这女子的样子,便觉得满意,当初她建府的时候买了一批的丫鬟,又出挑的自然也有平庸的,桔梗几个跟着华锦身边做了女官。

    以后的婚配自然是不用愁的,跟着华锦读书识字,见识的多了,比一般富贵人家的庶女都要高贵许多,华锦也想着差不多的时候,便看着有些不错的小官之类的,放出去有她做依靠,总能过好日子的。

    这丫鬟今年也不过刚满二十岁,当初华锦随意便取名做连翘,现在恢复了本命叫李香荷,府里的人叫习惯了,便也还叫连翘了。

    “见过郡主!”冬青和妻子一起给华锦行礼。

    华锦忙道“快起来,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不是说给你们放个半个月的假期,你们好好出去玩玩,休息一下吗?”

    冬青和连翘听着华锦这么说,却笑着摇头“奴婢跟着出去也没觉得如何好玩!”

    桔梗和海棠两个听到她还这样称呼自己,忙笑道“姐姐怎么还说自己是奴婢,现在可是正经的容大奶奶了!”

    连翘本来是温柔羞涩的性子,被这么取笑,一下子就是个大红脸,低着头不说话,冬青在一旁看着也是傻笑,倒是容嬷嬷看着两人“什么容大奶奶,再这样促狭,小心我打手板!”

    百合和茉莉这样沉稳的都忍不住了“我们哪有说错,嬷嬷便是要罚我们,也得有道理啊!”

    “你们几个仗着郡主惯着你们,就这样欺负人!”连翘被打趣的不行,抬眼说她们。

    华锦听了以后却是哈哈大笑“哈哈,容大奶奶说的很对,快撕了她们!”也是挑事儿兼着看热闹的架势。

    “郡主……”结果华锦才说完,就看到连容嬷嬷一起,都一副不同意的表情看着华锦,华锦却是脸皮厚的,完全不在意。

    “怎么我一来,你们就这般热闹?”楚流云进门的时候,看到这屋里闹成一团,便笑着问。

    转眼看到一旁的冬青和连翘,也笑了“这不是你们家的荣管家和容大奶奶么!”

    原本楚流云这么说也是正常的,冬青毕竟已经不是下人了,华锦也只是算作他东家,称呼一声他妻子荣大奶奶。

    原本也是应该称呼冬青他的大名容挑云的,只是大家称呼习惯了而已,所以楚流云就看到自己不过客气一句,这满屋子的人笑得更大声了,那容大奶奶更是满脸羞红的很!

    楚流云不由得莫名其妙“你这是跟丫头们怎么了?”

    华锦笑了一会儿才道“没什么!”之后看着冬青和连翘“既然成了婚,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咱们虽然玩笑,但这事儿也是当真的,珍惜现在,踏实过活。”

    “是,谨遵郡主教诲!”两人过来行礼。

    华锦又赏了之后,冬青带着妻子下去,留下华锦和楚流云在房间里“我说华小六,你那女学都办了多久了,不是说让我去做先生,怎么还不开课?”

    “姐姐不是马上要成婚了,还有时间说这个呢?”华锦懒洋洋的躺在软榻上,眯着眼睛吃水果。

    “我嫁人也不离开苏州,那些事情也不用我关心,倒是你那个女学,现在大家可都议论纷纷,到底什么时候能正式开起来吧?”楚流云的字写的不错,华锦物尽其用,让苏州府里面有兴趣的贵族小姐去充当一下先生,倒是有不少有兴趣的。

    其中楚流云最是积极,她也有时间,订婚的乃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最近在苏州的书院读书,她也随性自由一点,没有个正经的婆婆,只是见华锦那秀玉女学整日的在装修,好不容易似乎已经修好了,却不见正式开学的样子,不由得着急,跑到家里来询问了。

    “快了,快了,正式开学的时候,自然是要请姐姐过去看的,后日就正式开始考核了,姐姐若是有兴趣,可以过去当个考官!”华锦依然是软绵绵的声音。

    楚流云看着她这懒散的样子,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就这么个疏懒的家伙,居然名满燕国,还有理说不,有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