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七五四章 故友总相思

正文 第七五四章 故友总相思

    距离华府不过两条街的某处宅院里,李夫人到了儿子的院子,发现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愁事的少年此时却是看着某个方向,满脸的若有所思。

    “远儿在看什么,难得有时间,怎么不跟朋友出去踏春?”李夫人问道。

    正发呆的李致远回头看着自己的母亲,笑着摇头“明日就是十五了,孩儿就要去军营,这两日在家陪着母亲吧!”

    李夫人还是觉得儿子的情绪不太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母亲说说的!”

    “真的没有,只是觉得,世事变化吧!”李致远有些感叹,他母亲跟他说嘉善郡主就是名满燕国的华隐秀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是不相信的,那个一个人闯入倭寇集团,配合他们打击了倭寇在燕国的窝点的少年,怎么可能是女孩子呢?

    还有那拷问人的手段,那样的才华,那样的名声,怎么会是女子,他不相信的去查了户籍,却被告知,华隐秀的户籍他没有资格查找,他才不得不相信,原来她真的是女子。因为华隐秀即使才名满天下,也不过是一个布衣书生而已,而嘉善郡主,已经不是随便被人探究的了。

    李夫人看着他这样,也反应过来“今日是嘉善郡主的及笄礼,你从前不是与她关系很不错呢,这样金贵的人物和身份,及笄礼一过,怕是那提亲的都要踏破门槛了吧!”

    李夫人一边说一边看着自己儿子的表情,果然,听到她说提亲,李致远的表情就有些不一样,她便有试探“要说起来,整个苏州府里,能配得上嘉善郡主的人家也是不多,况且她从前那样穿着男装出门,名声很是不好,虽说身份高贵,却也不是谁都能接受的,咱们家也算是够得上的,之前给你说的亲事你总是不满,你跟嘉善郡主也算是见过,不如我去请个媒人……”

    李夫人也只是试探一下,嘉善郡主就是华隐秀这件事,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即使从前觉得华锦是不错的媳妇对象的,也害怕她那样不守规矩的性子,她身份还高贵,一般人也规束不住,便是再高贵,再有能力,也不是当家主妇的料子。

    李夫人就只有这一个儿子,对儿媳也是有要求的,他只是看李致远这样,想着会不会是儿子对嘉善郡主有心思。

    李致远听到母亲这么说的时候,却是苦笑“母亲再不要说这个,她自然是有更适合的人的!”

    从前的时候不知道,当他知道华锦的女子身份之后,才看明白很多事,那无论华锦做什么,都安静的在她旁边护着,陪着,相信着的男孩,才是最适合的人,他只是觉得遗憾,到底是他错过了一个号女子。

    彼时年纪还小,只是喜欢跟那个少年斗嘴,喜欢看着他吃瘪,却没有想过,为何对别人不曾如此,没有想过,为什么见不到的时候想念,见到的时候就总想吵嘴,像是想要靠着这个来让那人重视自己,多看自己几眼。

    原来,在那样懵懂的时候,他也曾年少动心过,只不过“没事,未来我跟嘉善郡主,也不会有太多牵扯了!”

    李夫人听着儿子这样说话,就有些担心李致远真的是对华锦如何,却发现儿子眉眼之间都是轻松,并没有愁苦和执着,更多的是放下,但还是想确认一下“若是远儿真的喜欢,母亲就请人去试探一下!”

    李致远听到母亲这样说,过去搂着她的肩膀“试探这些干什么,早就没有牵扯的人了,何必再去惹了人生厌,前两日我见了那个李小姐,觉得很不错,母亲看看差不多就定下来吧!”

    “远儿不是勉强,母亲跟你说实话啊,虽然母亲也觉得嘉善郡主这样的真的不是非常合适的儿媳妇,但只要你喜欢,母亲还是可以接受的。”李夫人是真的很疼爱自己的儿子。

    李致远笑着“我的娘亲啊,您可别说了,您不满意郡主,她说不定还看不上您儿子呢!”

    那时候自己曾经的怀疑,到底导致了他们渐行渐远,而那个不问什么一直相信她的人,却一直在她的身边,整个苏州城里,不知道多少人传过华隐秀跟宁雅川乃是一对,两人这许久来,不知道多少次不避讳任何人的出来游玩。

    亲密的动作让人侧目,即使如此,两人也好似不在意一样。李致远就知道了,即使自己更早知道华锦是女子,也做不到跟宁淏这样,哪怕污了自己的名声,也要护着一个女子的任性。

    所以,青春萌动时候的一丝懵懂的心动,便应该最恰当的时候结束,即使坚持,有时候也只是毫无意义,因为他们都不是从前的模样,而那个人,也不曾回头过。

    这世间的缘分有许多种,谁又能说过,曾经的华锦,不曾对那个总是跟自己对着干,欢喜冤家一般的少年心动过呢,只是戏谑一般的调戏,也许也曾经带上过华锦自己不曾意识到的真心。

    但人的一生总会遇到一些人,有些人注定是只有这样浅薄的缘,在该淡出的时候选择淡出,也许有一天,当他们都经过岁月的冲刷,再次相见,才能笑着谈论起他们幼时的曾经。

    “我儿子这么好,她多能耐,看不上你!”李夫人听了以后,故作生气。

    李致远给李夫人捏肩膀“是啊是啊,我可是小将军呢,母亲,晌午我们吃什么啊?”

    “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扣肉,早早的就吩咐厨房给你炖着了!”李夫人听到儿子要吃的,说道。

    “我就知道,娘亲最好了!”李致远跳起来,哪里还有小将军的威严。

    李夫人满脸都是笑意的看着李致远,两人慢慢的进入院子,声音渐渐细不可闻。

    有时候,人生就注定是一次次的选择,有人选择不放弃的执着,有人则是选择恰到好处的放弃,放手了不该的缘分,才有可能去迎接真正属于自己的好缘分啊!

    杭州府衙后院,刚刚起来的男人也看着苏州的方向,新婚的夫人起来张罗早餐,出去跟公主请安,安静的院子再次活动起来。

    正月十四,常玉磊告诉自己,放任这一天的思念,他现在已经无法分辨自己是为何倾慕,又如何把那个女子放在心中,内里的感情太过复杂,到底,是不符合那个女子对爱情的要求吧,那真相到底如何,便也,不重要了,她欢喜,就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