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七二五章 春节

正文 第七二五章 春节

    /最后那首饰被赵氏锁了起来,御赐之物,到底不是谁都用得起的,那用料也只有华锦郡主的身份才用得起。

    腊月三十这天,早早的秦尚任就回来了,华锦知道了也表示,这古代虽然不至于有双休,但也没有那么不人性化,逢年过节还是要休息的。

    自从来到这个时空,来到这陌生的燕国,华锦这次还是第一次没有跟弟弟一起过年,好在秦家的人也多,倒是热闹。

    到了晚上,秦家的小孩子在外面看灯玩,华锦则是穿了衣服到了院子里,月夜如墨,她站在院子里,望着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公子在想什么?”芙蓉跟着华锦一起看了好一会儿这漫天星子,看不出什么来之后,终于问华锦了。

    “在想,小锘这时候应该已经要吃水饺了吧,也不知道家里的厨娘今日包的饺子好吃么!”华锦听了以后,回头对着芙蓉笑得一脸灿烂,只是眼睛里却带着思念。

    是夜,苏州的华府里面却比华锦想象的要热闹许多,华锘想着家里不过就他一个主子,若是再守着规矩,这年过的未免冷清。原本他还邀请了宁与他一起守夜的,被宁拒绝了。

    “姐姐离开之前还说过,说今年春节让小锘陪着师兄一起,师兄一个人在家可不是太孤单了,小锘一个人守夜也是孤单的!”听到宁拒绝自己,华锘拿着姐姐当理由。

    这时候也已经是傍晚了,宁已经与华锘吃了晚饭,听到华锘这么说才笑着“我有孝在身,在你家守夜总是不好的,以后总有机会!”

    宁知道华锦离开前有过这样的交代,但是这是华锦的心意,他却是守孝之人,从前是他贪心,总想着多过来几次,多见到华锦几次,他的小六去京城了,他想着自己要代替她照顾好弟弟,这才会每天都来,但过年,他还是要回去的。

    “我明日就过来,小锘在家准备好饭菜啊!”看到华锘不愿意的表情,宁又安慰。

    华锘只好放宁离开,其实说到底,只是一夜之后,想到刚刚他这位四师兄说的话,他才迟钝的反应过来“什么叫以后总有机会,想让我姐姐嫁过去,没那么容易!”

    就算是再被他喜欢和尊重的师兄也没得谈,华锘不会让人轻易的把姐姐娶回家的,就算四师兄真的很好,跟姐姐的关系也很好,但也没那么容易。

    “看师兄的学问做得也好,怕是以后会有很好的功名,免得到时候被人抢走,等师兄出孝,就让老师先给姐姐和师兄订婚,至于成婚,不着急!”华锘这个做弟弟的倒是操心起自己姐姐的婚事了。

    “公子晚上可需要茶?”书墨看着宁进门,真的有种感动的感觉,自从夫人去世,这个家便不成个家的样子。

    以前宁氏在家,宁每日都要回家,跟母亲问安,之后到自己的房间读书学习,宁氏去世自后,宁便很长时间不在家,就算回了苏州,华锦在苏州的时候,每天都是很晚才回来,华锦不再苏州的话,有时候干脆就在华府居住了,书墨每日跟看门的老伯一起过日子,感觉自己十分凄凉。

    “不用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宁听到书墨问自己,摆手说道,也站在院子里,看着这一方天空。

    书墨见到宁穿的单薄,便拿了厚重的披风过来给宁披上,也不再说什么,自己打着哈欠睡觉去了。

    临睡之前,还看到自家少爷还站在院子里,书墨叹息一声,他也不是耳朵聋了,最近苏州城里面都在说自家少爷跟华隐秀的传闻,他也听说了,只是他是做下人的,总也管不得主子的事情。

    而且,书墨想起从前见过的嘉善郡主,说不定外面传说的都是不对的,是嘉善郡主,而且,就算是真的,书墨看着宁平静的笑容,也不是不好,现在的公子比从前看着随和多了,也许,他真的是舒服愉快的吧!

    宁抬头看着天空,想起去年的时候,他和华锘也是一样站在西南的院子里,彼时华锦像是只懂得唿吸的布娃娃一样,只是在房间里躺着,眼睛紧闭的睡着,转眼又是一年过去,华锦还在,虽然相隔千里,可他们看到的是同一片天空。

    只是不知道他的小六,此时是不是也在看着天空呢!

    宛如约定好了一半的,华锦和宁在除夕这一天,几乎是同一时刻一起看着天空,细数天上的星子。

    宁努力的找寻他小六从前给他指出来的星座,有些看到了,有些却看不到,华锦却是只是看着天上的星星,什么都不去想。

    差不多的时候华锦就回房休息了,也不曾守夜,宁找寻了半夜,最后也回房睡觉,时间流逝,这样的天空下,两个人用这样的方式,不言不语,不去诉说,只是这样看着跟对方同样的天空,思念!

    第二日就是新春第一天,每个人都穿着喜气洋洋的,华锦准备了好多精致的荷包,里面装着金珠子,珍珠等物,给了几个晚辈,至于丫鬟,华锦也包了些小的银元宝,收到华锦红包的丫鬟,也是满脸感谢。

    这段时间里,为了那见鬼的天命,华锦尽量让自己不出门,避免又遇到慕容桓,春节过了只有,距离春闱开始的时间不远了。

    春节之后,南安王和李家的纠缠缘分继续,已经涉及到了巫蛊之事,原本还站在李家这边的世家,态度也变得暧昧起来,哪怕再是亲密的盟友,若是已经注定翻车,甚至可能带累自己的时候,也就到了,该做抉择的时候。

    华锦依然是足不出户,除了偶尔指点一下几个晚辈读书写字,整日就在在家里研究些吃吃喝喝的,真真做了个富贵闲人,然后,这一次恩科的春闱,也终于到了最后的倒计时。

    凡是跟这次恩科有关系的人,也都紧张起来,就在恩科第一天,华锦换好了衣衫,整整接近一个多月的时间,她,终于要出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