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七零五章 斋菜好吃

正文 第七零五章 斋菜好吃

    连续忙碌了两天的时间,华锦开始让自己休息,第二日晚上秦尚任散值回来的时候,跟华锦说了最近朝堂上的事情,御史台坚持了许久,皇上也想着要把南安王交给宗人府,不想交给刑部。

    御史台这边却是坚持要交给刑部,皇上这天也是动了火,御史台的两个老大人一个人挑了一个柱子,没等撞上去就被拦住了,两个老大人被拦住之后抱着芴板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皇上应该撑不了多久了!”秦尚任跟华锦说完之后,喝着小酒吃着小菜。

    华锦摇头“不一定,皇上是个重感情的,南安王如此欺骗他,他若是相信,就一定会坚持,要不要打赌,最后南安王一定是交给宗人府?”

    华锦永远记得,第一次跟慕容桓见面的时候,那青年就曾经给过她建议,有时候人的性格就在细节中体现,一句话就能看出来慕容桓是个重视家庭和亲情的人,所以华锦那时候也说,有底线的人比较安全。

    即使也许慕容桓的底线并不算太高,他以前当太子的事情做不好什么,但若是当了皇帝,连他认定的自己的亲爹都帮不了,这位年轻的,有野心的皇帝一定不会好受。

    其实御史台现在这样,也不过是最后一搏,别看老大人撞柱子了,但是在燕国这种大臣没事儿把撞柱子当玩儿的传统之下,不过是最后做一出戏逼迫一下,若是慕容桓坚持住,最后妥妥进入宗人府,只要进了宗人府,皇上要保住南安王就容易多了,说不定还想保住那些兄弟姐妹呢!

    秦尚任听了以后却摇头,撇嘴“师兄可不跟小六打赌,小三可是说过,你华小六跟人打赌还没有输过呢!”有时候秦尚任还是要佩服华锦的,小小的女孩子,做什么事都谋而后动,不算计到极致不行动,也是谨慎到没朋友了!

    华锦听了却是哈哈笑着“三师兄夸张了,小六就是运气好而已!”

    “小六不是说过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吗?”秦尚任挑眉。

    华锦无语,几个师兄都是人精,这位最年轻的阁臣大人最是精明,华锦表示,跟精明的人打交道太费脑子!

    “哎呀,师兄瞎说什么大实话啊!”秦尚任很好奇华锦会如何回答,哪想到华锦会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差点呛着。

    “华小六,你……”没等秦尚任说完,就看到华锦捂着肚子笑得十分开心,女孩子小小的脸蛋上全是不作伪的放肆的笑容。

    秦尚任看着华锦如此,也只能摇头了,这个师妹的年纪不过跟自己的女儿一般,虽然本事大了点,有时候也十分沉稳,但到底也只是个调皮的孩子啊!

    赵氏亲自带人过来请这两个每次一进了书房就忘记出来的人吃饭的时候,就看到华锦和秦尚任正坐在棋盘的两侧,再仔细看那棋盘上的棋子,却是有些看不懂,眼睁睁的看着华锦放了一枚白子到一个不对的位置上,然后就看到华锦高兴的欢呼“我赢了!”

    秦尚任皱眉看着“再来!”

    赵氏“……”这是在下什么棋?

    回去路上华锦才解释,自己教了秦尚任一种新的棋,名叫五子棋,十分简单的规则告诉赵氏之后,赵氏更无语了,这种明显就是逗孩子玩的棋,为啥他们家大人会下?

    而且,居然下的还挺开心的!

    秦尚任不过是陪着华锦玩玩,何况整日的动脑子,这样简单的下棋,还能作为放松,小六就经常跟他说,平时就总是动脑子,还是要注意休息的,不要总是这样辛苦,会生病。

    自从华锦来了,秦尚任觉得自己有了放松休息的时间,事情做得比从前还有效率呢,也不知道为什么华锦这么神奇。

    华锦表示,这叫优化时间安排,没有休息,人又不是机器,会累的,与其一直把自己累死,不如注意调节,身心健康,一生幸福!

    晚上华锦留下跟秦尚任他们一起用饭,并且跟赵氏说了第二日自己要出门,晌午就不会来吃饭了,赵氏知道华锦来了京城就想出去走走的,眼看着距离过年也近了,华锦想出去看看也正常。

    又知道华锦第二日要去拜访长公主,赵氏免不了又多嘱咐了几句,华锦也都好好的听着,并不反驳,等到华锦告辞离开了,秦尚任才笑话赵氏。

    华锦九岁就带着弟弟生活,这么多年来,与不同的人应酬走动都不曾出过错,造势这样嘱咐,怕是华锦也只是礼貌上听着而已,人家知道如何应对的。

    “她知道是她知道的,我说的是做大嫂该说的!”赵氏也是被秦尚任提醒以后才想起来,不过却是嘴硬不承认罢了。

    秦尚任看着妻子这般可爱的样子,也是忍不住的把人搂过来,赵氏被这动作一惊,有些不好意思“人都在呢!”

    “哪儿有?”赵氏回头,果然,那些下人最是有眼色的,这时候如何会在这边碍眼。

    很温暖和谐的一夜过去,第二日却是个大大的晴天,天空都是湛蓝色的,华锦起来就心情很好。

    “公子今日要出城吗?”百合和海棠正在给华锦准备衣裳,特意出来问在院子里舞剑的华锦。

    华锦点头“你多备着衣裳吧,听说潭拓寺的斋菜很是不错,我们过去尝尝!”

    “公子,出家人清净之地,公子这般只想着吃如何是好?”容嬷嬷不免说了华锦一声。

    华锦收起剑势,嘿嘿笑着“容嬷嬷说的是,听说潭拓寺的香火很是鼎盛,我们今日去求签,给五师兄还有小锘求个科举签,给其他几位师兄求个平安符,顺便尝尝潭拓寺的斋菜,如何?”

    容嬷嬷无奈,芙蓉从外面接过来送来的早膳,接着调侃华锦“公子吃斋菜才是主要目的吧,顺便求签才对!”

    “哈哈,芙蓉懂我!”天气好,华锦的心情也很好,被如此调侃还哈哈笑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