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六九九章 我确然是个小气的人啊!

正文 第六九九章 我确然是个小气的人啊!

    “但是,即使是这样没什么追求的我,也不会允许,我们国家自己研制的兵器,自己的军队还不曾装备,就出现在敌手的身上,不希望,兵器的研究者自己,却被自己研发的兵器冰冷相对,甚至死在自己研制的兵器之上,那会让一个认真为国家努力牺牲,研究兵器的人绝望,对这个国家绝望!”华锦眼睛里都是毅然决然。

    “而这份绝望,才会毁了这个国家,这片土地上曾经有过周朝,有过汉朝,有过秦朝,也有咱们现在的燕朝,什么朝都无所谓,因为百姓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只有他们是不变的!”华锦这话说的可谓大逆不道!

    秦尚任几个人全都站起来了,这话要是外人听着,就算华锦已经是郡主,也是要命的,幸亏是他们听着的!

    他们是知道华锦从来看似随心的,有种去留无意的超然,即使在西南的时候,自己的生命即将消失,她也可以带着笑容跟人说着告别要趁早,这是个好像不曾牵挂什么的女子。

    可是,当华锦站在众人面前,犀利的说出那四个字,民贵君轻四个字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华锦不仅仅是不曾牵挂,看似她放纵自由,却有守着规矩,但骨子里却是轻视这个时代的所有规则的。

    因为平凡人只想守规矩,华锦却想要利用规矩,这个女子居然从来都对这些不屑一顾,对她来说,所有的规矩不过是她利用和游戏的东西罢了。

    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换做任何人都不敢说,甚至不敢想。努力科举当官才是大多数人的所有想法,那整日想着撞柱子,也要在青史上留个好名字的不会站在这个高度,一心想到成为首辅,让百姓能够不再像现在这样受苦的秦尚任没想过这些。

    他们看到的不过就是这小小的一个时代,一个环境,华锦则是,站在历史洪流角度去看,所以她戏谑的说如果是她,就用三王夺位的方式削弱世家力量,所以她总是调侃着那高高在上的皇上,甚至,就连朝堂上那些事情,对她来说也不过如此,因为她知道,历史的车流滚过,该来的还会来,不会来的太早,也不会来的太晚。

    不符合社会环境的任何事物,就算出现了,也只会被湮灭,然后再应该产生的时候出现,就像是现代社会中华锦看过的王莽改制,现代眼光看起来很先进的一些想法和改进,但是依然失败了,因为不符合历史的潮流。

    华锦像是一个看戏的看客,就算偶尔参与其中,也不过一时兴趣,正如她自己所说的,她就是一个平凡人,欣赏这一段历史的发展,顶多,用自己的手段,帮一下旁边的人,所以秦尚任问她有没有兴趣把本事传下去,华锦拒绝了。

    华锦唯一想做的,也只有女学,若不是因为宁淏,一个让她寻求自己有的心停止漂泊的男子,她不会去做,女学她要教的,计划中也不曾出格,只是一点点稍微独立的思想,她一个小小的种子,甚至她也不去期待未来自己真的会让这个时空有什么变化。

    只是没有别的事情做,这样去做而已,更何况,可以帮助一些女子,最重要的是,有了好的名声,她才能更有权势,也更有自由,那么,即使未来那个曾经让她留下来的人变心了,至少她又力量求一个彻底断开。

    这话,华锦不曾说话,宁淏却懂得,也不曾阻止过,宁淏说过,华锦是个把自己隐藏的太深太深的人,看似直白清澈如水,可真的探究,却发现深不可测。华锦听了也只是笑,她只是经历过太多罢了!

    但是华锦可以从容的以看戏的态度看很多事情,但是却永远不能忘记那一幕!

    “没有人知道,当我装疯卖傻,小心翼翼,连一口食物都只吃自己的,连一口水都小心入口,每一步都如走在高悬的绳索上,就是为了找到足够的证据,让那些受到倭寇骚扰的百姓能够有个安稳的好日子,让翠翠的悲剧不要再发生的时候,当我看着那些跟你我说着同样的话,却对跟他们同一个祖先的人抬起利刃的时候多么的痛苦,更不会知道,当我搜集了证据要离开前,看到就在半年前,我辛辛苦苦,不眠不休,不断的尝试才做出来的弓弩,却出现在那些不断伤害我们,侵害国家利益的人的手上!”华锦红了眼睛。

    “我作为这个兵器的创造者,却被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威胁着生命,我最悲哀的是,虽然我希望通过这个来给自己增加筹码,但是更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增加我们国家的力量,那一刻,我好想看到了我自己创造的利器,又伤害的是那些我的同伴,那些无辜的百姓!这才是我不能忍受的!”华锦之前不说,但是不代表事情没有发生。

    杨贺也想起了这可惜的一幕,原本这样珍贵的事情,却才没有多久就被出卖了,华锦说她作为创作者觉得悲哀,他们这些保家卫国的军人何尝不是,看着那些自己国家创造出来的利器,反而用在自己的身上,真的恨不得将这些卖国贼给生吞活剥,可就算恨极了,他们也做不了什么,因为他们是这个国家的最高层,连皇上都不好动摇的存在啊!

    “我在那时候曾经说过,我的确该回来了,回到我的祖国,然后,让那些背叛国家谋算自己利益的每个人,付出代价!”华锦的神情严肃,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有多难,比从一介百姓走到内阁阁臣难,还是比家道中落再次封爵难?只要我们想,难道还有搞不掉的人,搞不掉的势力?即使是李家,难道就不会覆灭?盛极必衰,我怎么觉得,李家也到了该衰落的时候了?”华锦最后环视房间里的四个人。

    四个男人,看着华锦这样坚定的眼神,突然有些想笑,一个小小的女子尚且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他们这些想要建功立业的男人却畏首畏尾的。

    “我确然是个小气的人,他们既然让我面对了自己创造的兵器对着自己这样残酷的景象,不好意思,我拼尽全力,我要把他们搞下去,没办法,谁让他们犯了我的软肋了呢!”

    最后的最后,华锦坐下来,一杯酒饮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