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六五一章 该担心谁啊?

正文 第六五一章 该担心谁啊?

    运河码头,宁淏和华锘还有徐深站在岸边,看着华锦他们乘坐的船渐行渐远,华锦和刘氏站在船头,还在笑着挥手。

    昨日华锦和刘氏亲自到王明和赵红霞家里告别,刘氏离开的事情两位已经知道,只是这次还多了个华锦。王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华锦“你到了京城也不要放下练习,若是回来退步很多……”

    华锦冷汗,嘿嘿傻笑“所以退步一点是被允许的对吗?”

    赵红霞看到这师徒两个这样,在一边忍住笑,王明也被华锦这厚脸皮的样子给弄得无语“到了京城不允许弹琴啊!”盛名之下,华隐秀的一点缺陷都会被放大,华锦这偏科的太厉害,哪怕弹琴只是差点都罢了,但是华锦这不是差点,是太差了。

    华锦心虚的继续笑“老师,您要知道,这么久了,弟子还从来没有主动跟人比试过呢,弟子真的是很低调的人!”

    这话说起来怕是很多人不相信,但是华锦还真的不是搞掉的人,她甚至从不主动传自己的作品,加上华府的下人管的十分不错,到现在她书法已经被传的快神了,可是见于人前的居然也只有寥寥,最著名的就是那篇,前几页字迹清晰的都被一些书法爱好者给收藏了。

    所以华锦这名声真的都是被逼出来的啊,她真的不是个高调的人。她这么说完,王明更头疼了,貌似,自己的这个弟子,还真的是天生惹麻烦的体质啊!

    “老师不用太过担心,京城有大师兄在的!”宁淏看华锦被这么训斥的可怜兮兮的样子,当然不舍得的心疼了,马上帮着说话。

    王明最近看这个四弟子都不太顺眼了,想当年没有跟华锦如何的时候,还没有收下小六的时候,这孩子虽然阴沉了点,但对于这几个师兄弟还有一干朋友还是沉稳的,话虽然不多,但是很值得信任,但自从小六来了,这个四弟子是变得越来越活泼了,以前多有原则的人,现在只要是跟华小六有关系,那唯一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

    就华小六这没事儿都要搞事儿的性格,这么被惯着,也是越来越不怕惹事儿了。

    宁淏见到王明瞪自己,摸了摸鼻子,他家小六本来就很低调啊,就是别人总是主动找麻烦,真的太不好了,应对也是很麻烦的事情呢!

    王明彻底对这两个放弃了,反正这俩也是一个锅一个盖,配的不得了,那就这样吧,幸亏华小六这惹祸的能力不差,这解决问题的能力也不差,这惹祸惹的,折腾出来个郡主的封号,怕是别人怎么折腾也折腾不来的,说不定这次上京回来,华小六直接变成公主了也有可能。

    王明这是都被华锦给弄成什么样了吧,自暴自弃了,华锦自己都不知道眼前这一本正经教育自己的老师居然还在内心吐槽她呢。

    跟王明告别,被硬是塞了一把琴,还强烈警告华锦必须路上带着,华锦苦哈哈的答应了,惹得宁淏还有徐深忍不住的乐,果然人还是不要偏科的,就算要偏科,也不要偏的这么厉害么!

    “咱们回去吧,下次回来就要年后了,希望一切顺利!”徐深看着船行远了,回头对两个人说道,才回头就被身边俩人下了一跳,华锘的眼睛微微泛红,宁淏的眼睛里也全是深沉,竟然因为华锦的离开,情绪就低落成了这样“额,师兄,小七,小六就去几个月的时间,她聪明又机灵,不会有事的!”

    徐深真的觉得,这两人真的有点夸张啊,真的与其担心华锦,还不如担心那些马上要被华锦荼毒的京城官吏吧,华锦要上京了,而且,华锦那可是靠动脑活着的人,只有她算计别人的,谁算计的过她?不仅仅智慧高,关键是华锦的武力值也很高的啊,当初华锦在战场上那一箭搞掉对方旗帜的水准,担心她真不不如同情一下要被华锦虐的京官们。

    华锦站在甲板上,看着周围的青山如黛,晨光微熹,刘氏见到华锦这样一脸深沉的看着远方,以为她是有了什么感慨,早就听说华锦作诗很快,她正想着也许华锦此时有了离愁别绪,要赋诗一首呢,谁知道就看到一直看着一个方向的华锦突然身体一个颤动,好像要腿软要摔倒一样,然后刘氏就听到华锦伸手拍了脑袋一下“额,今天果然起太早了,站着都能睡着,还是回去睡个回笼觉吧!”

    刘氏听了以后睁大眼睛,果然是她想太多了,什么写诗,什么外面传说中的多么优雅从容的天才公子,华锦就是个一直惫懒的华小六,这么多年来都没变过。

    华锦回头看着刘氏一脸纠结的看着自己,她眨了眨眼“嫂子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要去睡个回笼觉,晌午饭不用等我了,嫂子有神马想吃的点心吩咐芙蓉去做就好了,她会的点心嫂子都知道的!”

    打了个哈欠,回去之前还捏了捏看着自己的张婉华的小脸,华锦就真的回去睡觉去了。

    张婉华看着华锦离开,然后望了望天,转头问刘氏“母亲,现在已经是辰时了吧?”

    刘氏听到女儿问自己,赶忙好好教育“你师叔是因为跟其他三位师叔告别十分难过,才这样的!”这是善意的谎言,要不自己的女儿也染上跟华锦一样的怠懒,她就要费工夫了。

    张婉华可不是轻易被骗的小孩子了,听到母亲这么说,张婉华说道“母亲,女儿知道六师叔最是惫懒的性子了!”

    刘氏不好意思了“哈哈,那是你师叔,怎么好这么说?”

    张婉华撅嘴“是师叔自己这么跟我说的啊!”华锦自己跟她说过自己是个懒惰的性格,张婉华最是崇拜华锦,又跟着华锦学习,自然接触的多了,也知道她是如何的性子,想当年她和两个弟弟跟着华锦学习,他们这位师叔可是每日都要睡到日上三竿的,今日的确是对华锦太早了。

    刘氏生怕女儿也学这样,忙道“你六师叔就是这样的性子,婉儿可不要如此!”

    “女儿知道,六师叔说了,没有她这样的惊采绝艳,闭月羞花,聪明绝顶,前无古人不能这样,因为已经笨了,就要勤奋一点,女儿没有师叔聪明,所以勤快一点是应该的!”张婉华声音清脆的说着。

    这话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啊,刘氏摇摇头,这洗脑的能力吧,她把女儿交给华锦带真的对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