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六四八章 张玉友的娘子?

正文 第六四八章 张玉友的娘子?

    一众妇人看着王兰芝就把那块价值不菲的玉佩收下来了,不免有些咋舌,要说起来曾经苏州的三个郡主,原本奇闻轶事里面的主角倒是大多是清平郡主,陆妙贤这挚爱做手工的名声也让一群百姓颇有议论,但那时嘉善县主之前,这嘉善县主倒是好像凭空出现的一般,从前完全不知道这苏州有这么一号人,突然就因为抗倭得了个嘉善县主的封号,这也罢了,当时大家都传说是嘉善县主因为父母遭受倭寇戕害而奋起报复,最终才拼了命才得了这个封号。

    但是不过才几日的时间,刚刚当上县主的这位就又因为在西南的贡献得了嘉善郡主的称号,风头一下子就盖过了居然真的能嫁出去的清平郡主,百姓们都听说嘉善郡主乃是平民出身,也就是她跟他们以前是一样的,都是地里刨食的农民,结果现在一跃成为贵族。

    虽然大多数人没见过华锦,但对于嘉善郡主就比起别的郡主更好奇,这次回来她重新接管了伊人女子会所,更是让人咋舌,这郡主不仅战场上彪悍,还是赚银子的好手啊,这些秀才娘子大多连伊人会所的白银会员都不曾有,但不妨碍她们知道那伊人女子会所到底是多么高大上的样子。

    也因为关于华锦的传说着实不少,这些人基本上今日是第一次见华锦,虽然想过能经营女子会所那样精细的生意,嘉善郡主怕也是很精致的人物,但今日一看还是有些惊叹,有些真正的农家娘子看看自己,再看看华锦,很想知道,都是村里长大的女娃子,怎么相差那么多?特别是有些年纪大的,女儿跟华锦也差不多一般年岁,看华锦这样子,哪有半点村姑的样子?

    今日看到华锦如此随便拿出来的一块玉佩,就是这样好的料子,若是放在铺子怕是要上千两银子,就这样送给了孩子,偏王兰芝居然如此自然的收下了,不免让她们突然觉得自己与这几个人着实有些差别。

    华锦和刘氏自己不觉得,特别是刘氏,大家族的小姐,虽然因为嫁给张璞,对于平民出身的人并不会有什么差别的态度,但这些妇人却还是能感受到差别。华锦则是因为最近一直接触的都是静怡郡主这样的人,加上从小容嬷嬷教给她的都是宫廷里面的规矩,她举手投足便多了几分高贵,虽然她并不觉得别人比自己低人一等。

    “算算日子,上京赶考的士子应该也快到了吧!”华锦也感觉到这些妇人的尴尬,把东西给了以后就找了一个这房间里基本上所有人都了解,能谈的话题。

    “走水路的话应该已经到了,只是不知道可安顿好了!”果然,华锦说的这个话题大家都感兴趣,多数都关心自家夫婿的未来,妇人们也都叽叽喳喳的说起来。

    “应该没问题,京城有专门供苏州学子休息的苏州会馆,很方便的!”有经验的普及。

    “也不知道京城十分寒冷,距离春闱还有好些时日,莫要生病了才好!”有才成亲的小娘子很是担忧自己的夫婿。

    “哪里至于这样,平日里多注意锻炼,总不会有事的!”有与这小娘子熟悉的,便拉着她笑。

    到底有那大胆的,看着华锦安静的笑着坐在那里,好奇的过来行礼“见过郡主娘娘!”

    华锦见到这妇人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头发上一丝不苟的梳着倭堕髻,用了浅红色的发带固定,只装饰了一只银色的发簪,天水碧的袄子搭配青色罗裙,水葱一般清爽的打扮,又带着些许读书人的清雅“快起来吧!你夫婿是哪位?”华锦笑着,这妇人一双大大的眼睛十分有神,看着便让人很是喜欢。

    “她的夫婿可有名了,咱们苏州有名的张解元的新婚妻子罗氏!”王兰芝正跟着刘氏看两个孩子,几个妇人在那儿凑趣,都是生了孩子的女人,倒是还有些话题。

    华锦睁大眼睛“你夫君是张玉友?”

    罗氏见到华锦居然也知道自己的夫婿,隐隐有些骄傲的样子“郡主也听过小妇人的夫君?”

    华锦听到她这么问,却是忍不住笑,她何止是听说过张玉友,他们还是好友呢,只是她是回到苏州之后才知道张玉友成婚的,却是没有见过这人,没想到居然是这样活泼的女子,再想想张玉友那整日骄傲的脸,突然觉得这对站在一起的画面也蛮特别的“自然是听过,张解元这次科举相当被人看好呢!”

    实际上,张玉友只要不遇上宁淏,基本上在科场上还是很有前途的,毕竟王明也亲自教导过,虽不如自己的入室弟子,但王明不是藏私的人,都是一样的指导。

    罗氏的父亲也是秀才,只是年纪大了才当了秀才,在家乡办了个私塾教授小孩子,张玉友与她是一个村子的,虽然张玉友的父亲并不是什么读书人,家里也只有张玉友读书,家庭算不上多么富庶,罗秀才在给张玉友开蒙的时候就看出来他的潜力,所以早早给两人定下亲事,华锦回来之前就成婚了。

    这罗氏也是识得些许字的,跟张玉友两人小夫妻成婚后也是感情和睦,现在听到嘉善郡主都说自己的夫君学问好,也是笑得很可爱“郡主您谬赞了!”

    华锦却摇头“这倒不是谬赞,咱们百姓出身的读书人,虽说优秀的不少,但如张玉友这般的,便也是少的了!”

    华锦这话说的不假,当前燕国世家大族横行,百姓的日子虽说不见得多么困窘,但是想改变命运的心情都是迫切的,因此寒门学子多勤奋,看厚德书院那些书生们,多数很用功,只是天赋不同,成就不同罢了,华锦和宁淏多与这些人交流,看慕容桓这个态度,以后这些用功的读书人肯定是有前途的。

    罗氏之前也只是听过夫君说起过苏州城的天才才子华隐秀,只是不曾见过,今日见到华锦只是觉得亲切,加上华锦说话的时候都说咱们百姓出身的如何,慢慢的这些觉得华锦距离她们很远的妇人也都跟华锦亲近起来。

    后来罗氏再见到华隐秀的时候,也是惊诧不已自不必说。后来还着实纠结了很久,找张玉友说,张玉友却是觉得她眼神有问题,想的太多,后来两人算的上是朝堂一派的女眷,接触的多了,这件事也成了两人之间每每说起都十分有趣的事情。

    刘氏和王兰芝看着华锦总是很容易的跟人熟络起来,只是在一边笑着,华锦就是如此,她若是愿意,很容易跟不同的人都熟悉起来,她能够有今天,这一点也功不可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