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六四五章 什么情况?

正文 第六四五章 什么情况?

    清芷在听到华锦问自己名字的时候,心中原本忐忑的心情突然松了下来“奴婢原本出自清远常家,闺名为常子衿!”

    华锦看到她说起自己的名字的时候眼睛里的骄傲,清远常家这个华锦曾经在典籍中看到的名字也让她有几分诧异,这么看来,这位清芷姑娘竟然是曾经的世家女啊,只是顷刻间大厦倾,一个家族也只剩下这一个孤女。

    难怪即使身在青楼也保留自己的清高气质,难怪见到华锦之后会兴起这样的心思,虽然只有三四年的时间在世家受到教育,但那沉浸在骨子里的傲然却是磨不去的,反而会随着苦难越发的璀璨起来。

    “你想过自己要成就什么吗?”华锦低声询问。

    清芷也笑了,俯身行礼“奴婢不知道自己要成就什么,但奴婢觉得,跟在公子身边,奴婢会慢慢找到自己的方向,奴婢知道公子以后定然不会一般,奴婢想要看看,自己到底适合什么擅长什么,最后能做到什么!”

    华锦真的很好奇清芷的那位祖母到底是什么人物,不过是才几年的时间,甚至很小的时候很懵懂,居然也可以对后辈造成这样的印象,华锦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做到,即使自己神魂俱灭,不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自己的思想,自己内里的骨气,是否也可以这样传承下去。

    也许建设女学才是能改变世界的方式吧!

    华锦来到燕国四年的时间,她见过很多不同的女子,在李家村的时候,村里的赵二丫勤劳和朴实,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王县令的夫人高傲内敛,却是只强在了外表,内里依然如此自卑。

    还有那个诸多算计进门做妾也要改变命运的江氏,沉浸自己世界的陆妙贤,张璞的妻子刘氏爽朗大方,杨贺的妻子孙氏的清明自在,这么多的女子,可是没有一个跟眼前这个清芷一样,明明生在这女子地位不高的燕国,却有着现代女人一般的追求和眼光,华锦不忍心摧毁这般艰难生长出来的女子坚持的灵魂。

    “我不会直接传授你什么,你跟在我身边,只是最下等的丫鬟,我也不会对你有什么优待,但是你学到了什么是你的事情,有什么疑问,我也会回答你!”华锦最终选择了扶植,而不是扼杀,她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也不知道未来清芷的命运会如何,她只是想要给这个想自强的女子一个机会。

    清芷跪下磕头“奴婢些公子收留!”她这样的身份,就算被带回家,也不过是给人当个暖床的丫鬟罢了,一辈子不得出头之日,跟着华锦还不用伺候男人。她会好好的学习,然后找到自己的方向。

    “以后莫要叫你这名字了,自此以后,你就恢复原名吧,希望有一天,你也会觉得自己这个人,对得起这个名字!”华锦一句话,让那个在宣化的勾栏舍里面受到无数男人追捧的花魁消失,只留下一个经历过磨难却依然坚强的灵魂,她有一个从出生就跟着自己的名字,叫常子衿。

    许多年后,当常子衿这个名字被这个时空无数的女子推崇,当她年华老去的时候,只感激这寥落的景色里,一个改变了她一辈子命运的伟大女子对她的答应,因为华锦,清芷死了,常子衿活了,并且活的越来越好。

    华锦想的没有那么深,既然她想要做女学,想要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观念传递下去,也许她一个人改变不了什么,这个时空,这个世界也不过如此,可是一代一代的影响下去,总有一天会让这个世界改变,这就够了,她一人的力量有限,一代一代的人下去,总会是好的。其实她也不知道她到底要改变什么,从前她想要做的时候都很茫然,可是常子衿的出现让她知道,也许她从前没有遇到,但这个时空还是有常子衿这样的女子的,女学,是有价值的。

    从襄阳到德安不过两日路程,原本华锦是想要早点到了安排清芷的行踪的,现在清芷要跟着她,这些就不需要安排了,但是带着清芷,华锦这一行人也有危险,幸好华锦之前组织了一批人,一直护着他们。

    还有沈举人和周亚云他们那群人吸引火力,华锦他们还是顺利的回到了苏州,打扮的十分朴素的清芷也跟着一起进入华府。

    容嬷嬷带着桔梗还有海棠一起迎接华锦,看着清芷的时候都很意外“郡主,怎么人又被带过来了?”

    华锦点点头“你安排一下,让子衿在后院做些杂活,就说之前丢的丫鬟回来了,让府里的人不要出去乱说,若是不出意外,半年之后她应该就能见人了!”

    华锦估计了一下,南安王现在是垂死挣扎,有她那几个师兄在,怕是这证据一定会好好的送上朝堂,南安王最好的下场也是监禁,最近朝堂上戾气十足,御史台那帮子御史整日的找茬也要参奏,跟疯狗一样乱咬人。

    不用想都知道等到南安王这事儿爆发出来,那群热衷于撞柱子的御史定是要撞一撞的,至于那些热衷于开大会的中央官员,又要开大会搞廷议了。不出意外的话,那些证据足以定罪,清芷就没什么关系了。

    常子衿也很乖,不多说话,容嬷嬷安排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也知道自己现在也是敏感人物,离开之前,华锦单独留下她“原本南安王的事情跟你就关系不大,就算证据是你自己送上去,也得不到什么好处,身份的问题你是懂得!现在我已经让人转移走了南安王的注意,你最近这段时间都不要出门,在府里面做事,等到南安王的事情过去了,我再安排你!”

    “奴婢知道的,奴婢会好好做活的!”她从小也不是没挨过打,只是那时候学的都是讨好男人的事儿,这次是实打实的工作,不过常子衿也的确不同,之前空落落的只是外表的清高,现在这样做踏实的工作也不觉得如何。

    华锦觉得,也许她一开始也小瞧了这个青楼妓子了吧!

    华锘和宁淏从书院下学回来就听话华锦回来了,还带了个丫鬟回来,看着清芷离开的背影,华锘上前问道“姐姐,现在是什么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