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六三零章 长亭外古道边

正文 第六三零章 长亭外古道边

    徐深听着华锦唱歌的声音,注意力原本还想着要钓一条大鱼晚上回去给母亲补补的,却被华锦给吸引了注意。

    看着那站在亭子里的华锦还有在一旁弹琴的人,徐深不得不说,有的人天生就该是受到关注的,就好像华锦,只是这样站在那里,就让人忍不住的把视线投注在她身上,就算她也许只是随意的动作而已。

    说起来,刚刚几人说话的时候却说了这样就要离开了,却没有一首诗词来迎合,便寻着华锦作诗,他们是知道平日里华锦若是不催,怕是一首诗词也不肯多作的,只不过接着这次他们要进京赶考,便催着华锦。

    所幸华锦与这些人是同窗之情,关系最是好的,倒是也不在意“让我作诗我却是不行的,不过诸位兄台可是知道秀最近都在学习音律课,跟着老师学了这许久,也算是颇有成效,今日不如就验收一下!”

    华锦这话说的大言不惭吧,宁淏在一边听得时候都忍不住稍微皱眉了一下,华锦这音律课学的岂止是有成效,都快让王明放弃了的节奏。还不是学别的,就是学一首华锦自己之前唱的沧海一声笑,再不能更简单的了,这都多久了,依然是唱的很好,琴声合不上。宁淏有时候看到华锦跟着王明学习被打,也是真的心疼,可是他也不能代替华锦学,有时候也会生气华锦怎么就这个学不会,明明那么聪明天赋的女孩子,怎么这大多数女子都会的东西,华锦就能一点也学不会?

    “哈哈,隐秀你要说你写字或者作诗有所得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那怕是作画我们便也勉强相信了,但这音律之事,隐秀你还是别说了!”都是一个学院的学生,谁不知道华锦那点内里啊!

    华锦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她也没办法啊,谁知道这个身体对音律这般没有天赋,反而华锘居然没有缺陷,各方面都很平衡,他们家老爹老娘没给她生这学乐器的天赋,她也没办法啊“诸位兄台不信,今日就让各位见识一下!”

    华锦说完,回头看着宁淏,宁淏这般稳定沉稳的人,看到华锦看着自己的时候都很虚,他是亲眼见到华锦那琴弹成什么样子的,就连他这样对华锦各种都推崇,不说不好的人,也是没办法昧着良心称赞啊!

    “师兄的琴不是弹得不错么,我给你哼个调子,你来弹奏,我来唱歌!”华锦走到宁淏身边,说道。

    宁淏听到华锦说要唱歌,才松了口气,唱歌华锦还是客气的,他们这些文人聚会的时候,饮酒作诗唱歌都是常有的活动,那诗词的词一开始就是歌词的,所以华锦说要唱歌,宁淏放心了不少“可以!”

    一群人就看到这师兄弟两个说了会儿悄悄话,下人到主人家里借了琴过来,宁淏坐下,将琴放在大腿上,跟华锦交换了个眼神,华锦微微一笑,果然,一阵悠扬的琴音传来,然后就是华锦微微有些清澈的声音,与华锦平日说话的声音并不一样。

    原本华锦平时穿着男装说话的时候,都会故意压低了声音,她穿男装身上不带有任何女子的气息,若是声音是女孩子的清澈甜美,怕是被人误会,但是唱歌华锦可压不住,还好很多人说话和唱歌的声音是不同的,也不算奇怪。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华锦看着远方的青山,张口唱到。

    随着华锦的歌声,所有人的眼前都浮现除了一个景色,慢慢的翠色中,道路悠远,亭中的好友正在告别,芳草萋萋,碧色连天,轻柔的晚风吹拂在脸颊上带来清凉,隐约有人吹笛,一样膝下,山连着山。

    一群知交好友互相笑着告别,诉说着,天涯海角即将分别,未来零落在不知道何地,共饮一杯酒,诉说着这一夜后,却只能在梦中相聚了。

    再听到华锦唱到‘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的时候,不由得内心中泛起酸涩,此去一别,不知道何时才回吧,最后那句‘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有人已经潸然泪下,曲调悠扬,配合华锦清澈甘甜的嗓音,本来就要离别的一群人不由得被带入这样的离愁别绪当中。

    宁淏应当是最清醒的了,他的注意力从来都在华锦的身上,听着她唱歌,歌声里面的却是充满禅意,他也想起华锦胸口中刀的时候的那一次告别,华锦似乎并不惧怕死亡的离别,反而不爱这生的离。

    “呜呜呜,好好的唱这样的歌做什么,好想哭!”有那感性的已经抹眼泪了。

    华锦唱完了这首歌,她刚才在唱歌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点曾经的回忆,不自觉的就有些哽咽,也许经历过太多死别,反而埋怨起生的思念,有时候做离开的人真的很容易,可是留下来的人太悲哀。

    华锦的情绪压下的很快,怕是除了宁淏没人知道刚刚她也是心绪激荡的,她看着这人一边哭一边这样指责自己,笑着摇头,怎么说好想哭,是已经哭了好吧!

    “怎么样,秀的音律的确是有所成效吧?”华锦问那些因为自己唱的歌而陷入离愁当中的人,这些人都是读书人,读书人自是比一般人更能感受这样的情绪,现在都被影响了。

    听到华锦这么说,一群人更愤怒的看着华锦“虽然是送别,怎的如此悲伤?”这情绪也太哀伤了,明明他们是要进京赶考,应该春风得意的。

    华锦也就是刚刚听到这些人说起,一时兴起才要唱歌的,她也没想到唱歌的时候自己的情绪也激动了,这些人职责的倒是也没错。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要不,我作首诗补偿一下?”也就华锦能用这种诡异的借口了。

    宁淏还觉得华锦这要求好笑,怎么也想不到华锦才说完,一群人都跟着点头了,这样一首好歌,还能敲华隐秀做得诗一首,流泪什么的也值得了,合着他们也知道这歌好呢,故意这样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