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六二四章 张延之

正文 第六二四章 张延之

    华锘吃了饭就去上课,华锦回到房间继续研究人参珍珠霜“难道就简单粗暴的把人参磨成粉和珍珠粉混合?不能吧,这么大颗粒的分子,皮肤不可能吸收的,然后会起痘痘吧!”

    张大夫被接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华锦穿着男装在院子里围着一群粉末还有膏状物打转,一时间有点不太明白,不是嘉善郡主请自己过来的吗,怎么来的是华府?好吧,嘉善郡主也是姓华的,但这里是华隐秀的家啊!

    华锦看到人来了,也是很高兴的“张大夫您来的正好,帮我想想办法,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人参可以被皮肤吸收呢?”

    张大夫有点傻傻的“百花公子?”

    华锦打量了一下,才发现今日为了方便,在家穿的是男装,才点头“是我!”

    张大夫睁大眼“嘉善郡主是华隐秀?”昨天华锦也是素颜的状态,毕竟着急么,今日也是,这张脸一模一样的,就是发型不一样,衣着不一样,他还是认得的。·

    华锦也睁大眼,很惊讶的样子“张大夫竟然不知道吗?”也是调皮的不得了。

    “额,大家都知道吗?”张大夫还以为只有自己不知道呢。

    “爷爷,华公子是与您开玩笑呢!”跟着张大夫一起进门的少年看到华锦与张大夫的对话,才开口说话。

    “这位公子是?”华锦看着这个少年,少年的一侧肩膀上背着药箱,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襦,齐腰的裤子,很是爽朗的打扮,发髻上只用一根木簪固定,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装饰,却是优雅随意的气质,相貌也多了几分清隽。·

    “在下张延之!”少年双手交叠平推躬身行礼。

    还有人直接就叫颜值的么?华锦一边回礼一边这样想着“在下华隐秀!”

    “昨日爷爷从华公子这里拿了千年人参,这东西太过珍贵,今日在下才过来辞谢华公子!”少年不卑不亢。

    华锦笑意吟吟“原来是这个,这千年人参在别处倒是贵重些,到我这里倒是也出得起换一些我想要的事物来,张公子也不用担忧,在下只是听闻张大夫乃是妇科圣手,恰好在下名下有一处产业需要做一些化妆品,才想着让张大夫帮忙的!”

    华锦感受到少年的戒备,大概是有些什么担忧,才要拒绝自己的爷爷,张延之看着华锦这样的笑容,实际上,来之前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拒绝,自己的爷爷乃是妇科圣手,也是曾经的御医,曾经他的父亲也是御医,但再好的医术也敌不过权势的争夺,被卷入了三王夺位失去了性命,虽然后面也证明了父亲冤屈,但死了就是死了,怎么也换不回来,爷爷也失望了,辞官回到了故乡,经营着宝丰堂来生活。

    若是愿意,他们张家再也不想跟这些贵人们有任何的交流,可他们是大夫,即使不愿意,也要跟这些人接触,他看到嘉善郡主用这样珍贵的东西换一个帮忙,知道爷爷是个医痴,但这样大的代价,要付出的又怎么会小。

    “今日两位来的就正好,我们都知道,珍珠可以美容养颜的,磨成粉直接敷面就好了,但是人参是可以延缓衰老的,如果我想要成就一个有延缓衰老并且美容养颜的面霜,要怎么做才能让人参的营养可以通过皮肤吸收?”华锦也不理会这少年怀疑什么,这件事已经烦扰了她太久了。

    张延之也没想到华锦要的帮忙居然只是这样,甚至是参与到秘方当中,他从前听说过的华隐秀最是潇洒随风,也是天才少年,但今日看到华隐秀之后,才发现似乎与传闻不同,要说是嘉善郡主倒是正常一些,女子总喜欢研究这种变美的东西,不是么?

    “我想过要不要直接简单粗暴的磨成粉加进去,但是貌似这东西不像是珍珠粉那样很容易被吸收,皮肤是很细嫩的,若是不能吸收反而会长痘,但是怎么把人参的精华给逼出来呢,张大夫,小张大夫,你们是研究药的,对药理自然了解,可是有什么方法?”华锦到底只是个心理师,让她给人治疗个什么心理问题什么的她哪是分分钟的事情,无他,专业啊。

    但是这药啊,还有化妆品神马的,她以前不过就是在家做手工,现在要自己创造了,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需要求救啊!

    张大夫还沉浸在苏州有名的天才少年居然就是最传说的嘉善郡主这个难以想象的事实里面,华锦的问题他就更有些为难,他不懂华锦这说的是什么事情啊,而且,妇科和这些美容养颜的有什么关系吗?

    张延之再三确定了华锦需要的帮忙还真的是这些,才叹息一声“若是华公子要这样的帮忙,怕是那人参我们更不能收了,并不值得如此!”

    华锦见到他这样,也是着急“好啦,不要说这些了,你知道这东西要是研究出来,能买多少人参么?我觉得值得就值得!”华锦直接拉着他到桌子这边,让他看着眼前这些东西。

    张延之看到这桌子上居然还放着一个萝卜,不对,是人参,这人参比他爷爷昨日拿回去的还要年份大点隐隐已经有了人形,他是听说过有些贵人喜欢收集这些的,何况那伊人女子会所多赚钱他也是听过的了。

    只是,张延之看着华锦拉着自己手臂的动作,这华公子既然是女子,果真这般不守规矩么,到底是男女授受不亲的。

    “这应该类似我们做的药膏吧?”张延之最后收起心思,将注意力放在眼前这些东西上。

    “类似但是也不类似,你们做的药膏都很厚,我们这个要薄薄的,而且,要漂亮,也要有用!”华锦说话的时候看着张大夫不屑的眼神,又继续道“别看这只是女子美容的东西,却也是很深的一门学问,咱们就说,人的面容多么重要,若是能够做出去除疤痕的药膏,又该是改变多少人的命运,救人固然重要,但救人心也很重要不是么。”

    不是只有东亚某个小国才重视相貌到变态的程度,相貌从古至今都是很重要的,否则为什么每年科举考试都不允许相貌有问题的人考呢?有人因为意外脸上长了东西,即使有才华也不能施展抱负,但是若是有治疗的药膏,难道不是改变命运么?

    有人觉得女人的事情都太浅薄,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哪里有真正的浅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