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五八九章 女学

正文 第五八九章 女学

    “这南安王也太大胆了,除了粮食,居然还有兵器……”徐深和宁翻到后面两千柄清平弓弩的时候,已经气的不得了。·

    华锦自己反而无所谓“这有什么,当初我和妙姐姐用了多少时间研究才做出这清平弓弩,我也不过去了海外几个月的时间,就亲眼看到那些倭寇手中拿着这些明明应该是咱们燕国最核心秘密的兵器。我亲手研究制作出来的弓弩就那样对着我自己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国家的朝廷,要是再不改变,大燕灭亡也不远了!”

    谁能了解华锦当时的心情呢,恐怕没有,华锦甚至还不是这片国土土生土长的人,不过是见过百姓的辛苦,不过是见过倭寇造成的悲剧,不过是前世民族的仇恨,也依然对那些为了一点点利益就通倭的人如此愤恨,更何况是宁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燕国人呢!

    “真是好一个太平盛世,好一个安宁天下,这就是世家一直鼓吹的,他们世家贵族管理的燕国,什么国泰民安,什么百姓幸福,其实早就已经腐朽了!”徐深越看越心疼,听到华锦说的时候,更是难怪。

    华锦叹息一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哪个时代不是如此的呢,只是现在燕国的土地兼并十分严重,国家的土地掌握在少部分的世家大族手中,百姓手中却没有土地,日子过的十分清贫,不仅仅如此,世家贵族还掌控了官吏选拔的渠道,平民百姓想要改变自己的阶层也十分困难,十年寒窗苦读也不曾变换命运的事情太过常见,固然有这些人才学不足的缘故,也有世家大族巩固自己地位的缘故!”这就是燕国的现实。·

    “所以,我成立女子会所,不仅仅是建立一份自己的产业,也是希望运用这样的机会,将那些上层社会的金钱用在底层的人民身上,未来,我会成立女学,让更多的平民女子有才艺,有能力。”华锦曾经想过,自己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又能够做什么,以前她想的是能够自由自在的生活,也曾经想过闲云野鹤,自由的外出旅行。

    但是当她发觉自由有时候需要权势的保护,她努力的积攒自己的力量,当她发现那个叫宁的少年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她的心灵,便知道从前的潇洒终将消逝,她注定会跟这个少年一起走过很长的路,既然如此,华锦就有了这个计划。

    “既然要改变,为什么是女学?”虽然知道这个不是重点,但是徐深和华锘还是很想知道。

    华锦笑了笑“因为只有女人的素质高了,这个社会的素质才会提高,所有的孩子都是被母亲教育的不是么?”华锦一直笃信的就是这点,只有女人素质高了,社会才能进步,否则只会固步自封。

    “这是什么话?”徐深还要问,却见到华锦摆手,应该是不想要说了,只好闭嘴。

    “当初知道南安王通敌,为何一句话不说?”宁更好奇的是这点,明明知道了,华锦和华锘都选择了沉默。

    华锦笑了“说了有什么用,先帝对自己的这个小兄弟可是热络的很啊,要不是新帝即位,有些事还是不要说的好。”说完,华锦转头看着容嬷嬷“嬷嬷是在皇宫待过的,先帝跟南安王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交易,为什么先帝对南安王格外的优容?”

    一开始华锦发现先帝对南安王十分优待的时候,只是觉得那个弄死了自己不少亲兄弟的老皇帝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总不好都弄死了,好歹留几个不像话的窝囊废,也能稍微改变一下他的名声。但是后来华锦就发现这说不通,华锦是按照正常人的地位和身份来推测的,但是那个坐在龙椅上的人从来都不是平常人,他真的在乎这点名声么?

    老皇帝的兄弟太多了,为什么只有南安王是特别的?而且,老皇帝对其他几个留下来的兄弟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有南安王,看似放逐,但是却给了他很大的自由,最重要的是,整个宣化很多人都传说南安王是貔貅,很是小气,自然很多人都觉得这人应该是个守财奴的形象,但是看南安王做的事情,虽然算不得多么心思城府很深,但是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蠢货。

    这样一个兄弟真的就比那些被吓破了胆子,体弱多病的王爷更适合表现自己多么的兄友弟恭吗?不可能,华锦以前就有所猜测了,只是没必要确定,但是现在不同,她需要一个知道的人告诉她。

    容嬷嬷怎么也想不到这些事情竟然有一天又被翻起,看了华锦一眼“奴婢是在宫里伺候了好些年头,关于这件事情,怕是郡主找年岁再长些的宫女嬷嬷也未必知道,整个皇宫知道这件事的人大多都死了,奴婢也不过是一不小心听了别人说给奴婢听的,才能知道这段算得上是丑事的秘辛。郡主真的要听吗?”若是可以,容嬷嬷并不想说。

    华锦点点头“这个很重要。”南安王通敌卖国,这是重罪,华锦他们既然知道了,就不可能姑息,只是就算要弄,也要搞清楚这内里的事情,否则要是把自己给赔进去就不值得了。

    “南安王通敌卖国,肯定不能继续放任,更何况,蕃人骚扰边境,每次都会烧杀抢掠,边境的百姓十分困扰,大笑章将军守卫边境,那是多少将士用血才换来的,南安王却卖给对方粮食还有兵器,完全无视我燕国的百姓,我燕国的将士,这样的国家蛀虫若是不除,国家将会变成如何?”徐深长篇大论。

    宁显然思考的更多“要搬到南安王,必须了解他最大的依仗是什么。”

    华锘也似乎明白华锦为什么要问这个了“南安王应该是有更大的依仗的!”

    容嬷嬷见他们几人如此坚持,知道有些事情是避不开的,何况,那皇宫内院的肮脏事从来很多,要不她也不会如此厌烦,趁机出来,虽然最后还是因为一些事情沦落至此,但因为华锦,她也再次重获新生,对容嬷嬷来说,华锦是她的救命恩人,更是改变她命运的人,这虽然是不好听的秘密,也不是不能不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