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五七七章 距离

正文 第五七七章 距离

    华锦的一句质问让常玉磊也熄火了,华锦说他不配,他心中难过,想要质问,但华锦就在他面前,问他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那样的心思。·

    华锦看着常玉磊,见他不说话了,才又说道“常大人与我也算认识多年,总知道我比一般人还多点本事,不过就是看人看的比旁人更清楚些,尊夫人之前曾经几次相约,只是因为华锦又是便都拒绝了,彼时华锦也不曾觉得如何,毕竟她是您常大人的妻子,我与常大人认识多年,总也算是朋友,何况她是玉娆姐姐的**子,我总要多几分重视的,若非每次邀约都太过突兀,时间不恰当,华锦未必会拒绝。”

    “只是不知为何,尊夫人却以为我惧她怕她,心虚不敢见她,昨日见到尊夫人时候,她一次次的职责羞辱于我,我华锦虽然生于乡野,却也是堂堂正正,又凭什么如此受到羞辱,若是常大人问我温和说了不配这样的话,我承认是一时气急,但这话也算不得什么错,就算我是一个村姑,到底是好人家的女儿,常大人既然早已娶妻生子,自然是与我不堪相配的,我却也不至于与人做个玩意般的妾!”华锦喝口水继续说。

    这话才说完,常玉磊想要解释一声,却见到华锦摆摆手,阻止他“既然常大人知道我看人比一般人精细一些,所以一时气急之后,我就发现尊夫人已经完全深入到自己的想象当中,那时候华锦便知道,就算我如何好生解释,也是不得用的,那不如干脆的下一计种药,说不定还有点作用呢,现在看来,就算如此也是没用的!”

    有些话,华锦想要干干脆脆的一次性说完“常大人今日专门过来问华锦为何说不配,那话虽然是一时气急,但常大人应该知道,这话虽然过分,但也不是没有道理,我华锦这许多年来,一个人支撑这个家,就算今日的郡主之位都是用命换来的,我未必多么高贵,但却从来知道自己珍贵,尊夫人指责我贪心要做你常大人的妾,若是常大人觉得面对这样的指责华锦也应该甘心忍受,抱歉,华锦做不到。·我努力至此,走到今日,要的不过就是自主两个字,而这自主,同样包括对羞辱我的任何人反击。”

    “我跟尊夫人说过,辱人者人必辱之,她既然羞辱了我,我自然也不会客气的恶心回来,常大人若是觉得华锦说的过分,华锦也没有办法,常大人虽然青年才俊,但成婚了的男子,别说是您常大人,便是那金龙黄衫的人让我华锦做妾,华锦回的也只有这两个字而已,这世界,没有任何人值得我华锦放下尊严做妾,谁都一样,不知道华锦这样的解释,常大人可否接受?”华锦站起来,脊背挺直,丹凤眼中都是坚定,更是骄傲。

    常玉磊看着华锦,果然,这才是他认识了这么多年的女子,看似潇洒不曾在意的,却是骄傲在了骨子里,明明说的是最大逆不道的话,可在她的口中,任何人都觉得她就算如此说也是再合理不过的了。

    常玉磊苦笑“常某怕是比不过那些皇家贵胄!”

    “常大人怕是也觉得委屈吧,既然今日常大人如此干脆直接的说了,华锦今日也就不遮掩了,您一定觉得是尊夫人说的话,为何我华锦却连累到了您的身上,对吧?”华锦看着常玉磊。

    常玉磊其实明白华锦说的是什么意思,莫氏之所以会闹的越来越厉害,也跟他厌烦了与她接触交道,放任她自己行动有关,只是他原本以为莫氏都在自己的控制下的,总不会惹火,却依然惹了华锦这一通火气来,今日话虽然说得多,常玉磊却也知道,自己跟华锦之间,未来只会渐行渐远了,他那般努力的跟华锦这样走到现在的关系,莫莹莹几句话,将一切打回原形,也让曾经粉饰的太平,消失不见。

    “华锦启蒙的时候读过一本书,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意思想来常大人是知道的,莫氏是常大人的妻子,是您的内宅妇人,最后我华锦被她羞辱,说到底是您常大人没有将自己的家庭和宅院管好,便是被牵累也是不冤枉的,是也不是?”华锦不相信莫莹莹变成这样跟常玉磊没有关系。

    常玉磊张张嘴,曾经看着华锦在与人比拼的时候,一字一句的怼的人说不出话来,那时候的华锦该是如何的耀眼风华,常玉磊今日才知道,原来若是当自己身在其中,自己是华锦质问的对象,才知道曾经让他感觉耀目的风华,此时却也是压力顿生。

    “常大人从前对华锦和弟弟帮助颇多,对于我们老师一派的帮助,我们这一派的每个师兄弟都会记在心里,对华锦姐弟的帮助,华锦也记在心中,未来无论何时,华锦都会是常大人最相信的朋友,无论是什么事情,华锦都会尽全力帮助常大人。”有些话,说出来伤人,但若是心软不说,以后伤害会更深刻。

    “不用!”听出来华锦这话里面的意思是会报答他之前的人情的意思,常玉磊急促的打断华锦的话。

    华锦看着常玉磊,没有继续说什么,反正有些事情她记在心里,只要需要的时候,她都会付出的,将曾近的人情还上“话说清楚了也好,之前在我的女子会所里,尊夫人对我的羞辱,我也都还了回去,我也跟尊夫人说过了,以后希望与她不要再见面,也请常大人跟夫人说清楚,华锦与常大人没有任何可能,这苏州虽然不小,却也不大,若是可能,嘉善郡主不会出现在有知府夫人的场合里,也请常大人与尊夫人说清楚,华锦与常大人没有任何私情,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请尊夫人不要再辱我名声,若是这样继续,为了保护自己的名声,我们也只能对簿公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