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五六五章 总是好的

正文 第五六五章 总是好的

    因着陆妙贤就要成亲了,今日过来也只待了一会儿,倒是在容色哪里买了些化妆品,说是到了婆家的时候当做礼品,华锦表示土豪果然任性,不过银子入的是她的口袋,这样的土豪多来几打更好。

    张秀几个年轻人听了华锦说了会话,见陆妙贤要走了,又对外面女子会所提供的那些东西感兴趣,得知今日之后只有升了钻石卡会员才能全都看到享受到,便也跟着陆妙贤一起出去了,只留下华锦和刘氏在房间里。

    等到人都走了,刘氏见着华锦淡然的喝着茶“小六今日的话应该是有深意的吧?”

    “我能有什么深意?”华锦笑着摇头“不过是说一些自己想说的吧!”若是她能在那话里面领悟些什么,便算的上她一桩功德,若是不能,她也算尽力了。

    刘氏看着华锦“我知你不是这样咄咄逼人的人!”一开始她也觉得华锦是被刺激了才会如此咄咄,但后来想想,华锦却未必是这般心胸之人,再仔细听她最后说的一番话,便总觉得好似有些其他的意味在里面。

    华锦的心胸不同于一般的女子,若是其他的女子或许还会羞恼之下做出什么事来,但华锦却未必,这莫氏虽然可恶,但也不过如此,说句不好听的,华锦还不至于连不理会这种无理之人的心胸都没有。

    “嫂子说错了,小六从来不吃亏,咄咄逼人的时候也是不少!”华锦觉得刘氏把自己看的太高了“不过到底我多怜惜女子一些,本就生存不易,何必女人为难女人!”

    华锦未必圣母,不过觉得婚姻之事若是有问题,只说一人的失误未免有些过分,常玉磊若不打算与人相敬如宾,尊重和爱护妻子,何必娶回来?既然人是他的了,又为什么不去维持,看莫氏对常玉磊这样执着的样子,只要常玉磊愿意多关心一点,总也不至于这样,她即使偏执,但偏执遇到对的人,也不会是如此悲剧。

    “你呀,以前总觉得你最是自在潇洒的,认识的久了便知道你是最喜欢做戏的,表面上跟本身总差别如此之大,就算好心提点也不愿说一点温柔的话,怎地就如此别扭?”刘氏越发觉得华锦这性格别扭起来,或者说,慢慢认识华锦的性格之后,才有了这样的感觉。

    “哈哈,嫂子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华锦并不承认,她的确在刚刚的一番话里藏了些提点,说她是职业病也好,或者是什么也好,她还是多劝了人几句,虽然偏执型人格障碍是没办法这样规劝回来的。

    但是看到病人她不去治疗,总会有点不安,一开始莫氏对她的羞辱,她那一句‘他也配’是真的怒火中烧才说出口的,也是后来说那一段话的时候,华锦才稍微冷静了下来,虽说如此,心理师也不救不想活之人,华锦点到为止,仁至义尽,所以她也说了,不再会见到莫莹莹,常玉磊帮她许多,若是这莫莹莹得了提点,有了改变,也算是她报恩,就算没有,她总是安心了吧!

    偏执型人格障碍就算是在现代,依靠现代的技术和治疗手段可都不算是容易解决的问题,华锦现在的条件能稍微缓解都不错了,治不好,一切就看莫莹莹的造化了。

    “你说得那样狠心冷酷的话来,是想要这样点醒有些人吧?”刘氏从前就听张璞说过,他这位六师妹有个别人都没有的本事,她看人是极其准的,只是华锦这人有了这本事,却越发的喜欢装糊涂,能闭眼的时候就绝对不会睁着眼睛去判断的。

    张璞也说过,有时候他总觉得华锦心中藏着的不仅仅沟壑而已,她看的也远比她表现出来的多的多,只可惜,没有人知道她到底看到了什么,明白了什么,又判断了什么。

    华锦笑着摇头,喝下一杯果茶“嫂子把我想的太伟大了,我还没有到那个程度!”她还是有点记仇的,该做的做了,以后也不想见到莫氏了,而且,说到底,莫氏这心病就在于华锦,但是华锦心里面清楚啊,她跟常玉磊不可能,等宁淏出孝两人就是要订婚,然后挑选了日子成婚的,到时候一切尘埃落定,难道莫氏还觉得一个已婚妇人会跟自己的夫君如何吗?

    既然没有可能了,总会消停的吧,退一万步说,莫莹莹还不消停,反正她不见人就是了,反正她至少没圣母到主动舔着脸告诉莫氏,她这是病得治的。

    但刘氏有句话说的很对,有些话和态度是华锦对常玉磊说的,常玉磊对她的心思,就算以华锦这样最是懂得看人,看懂心思的人,也一样搞不清楚常玉磊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已经惹了人家妻子这样了,这样虽然难听了点,但态度很坚决,若是就此让常玉磊无论是什么心思都退后到合适的距离,也是不错的结果。

    从莫莹莹要见她到进门到最后出去,华锦可以说心思绕了不知道多少圈,只不过面上不显而已。

    刘氏一看华锦那样就知道自己猜测的怕是八九不离十“虽然说狠了点,但有时候真的是快刀斩乱麻,否则传出什么风波来,对你的名誉也是不好!”

    华锦听了却是哈哈一笑“我的名誉又能如何,只要这个世界上宁淏不在意,我名誉就不曾有任何问题,他若是在意这个,就不配让我这样看上了!”

    “你呀,未出阁的大姑娘,怎么说起这些话来还这样的大方,也就是小四才不介意你这样!”刘氏觉得华锦真的是太过不像女孩子了。

    “这该如何不大方,心悦之,向往之,心不悦之,且离散之!婚嫁本就是人人都要经历了,如何遮遮掩掩,好似丢人一般的!”矛盾不,这样好的事情,大方的说才对。

    “你总是有话说,反正你自己心中有数就好,我也不懂那些事情,今日我也乏了,先回去了,婉儿喜欢在这玩儿,你带着她多玩一会儿,到时辰了送她回去,别不着边的惯着她,那些贵重的东西你不要轻易送她玩,才多大的孩子,哪撑得住那般物件!”刘氏要回去了,离开前还交代华锦。主要是华锦很有前科,手里那些贵重物件儿随便给孩子玩,刘氏不想华锦破费。

    “好好好,嫂子放心,我会看好婉儿的,要不要我让人送嫂子回去?”华锦过去扶着刘氏。

    “哪用得着你的人,我自己回去就好了,明日去家里吃饭!我还请了兰芝过来!”刘氏笑着说道。

    “成,明日我一准儿按时到!”华锦亲自送了刘氏出门去了,见到马车走远了,才又回到女子会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