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五五零章 莫作茧自缚

正文 第五五零章 莫作茧自缚

    这莫莹莹从小眼睛里便只看得进一个人,把常玉磊看的比自己的命还宝贵,常玉磊在京城也是贵女们追逐的对象,十分的优秀,虽然说门当户对,莫莹莹也怕常玉磊会跟别家的小姐定亲,便从小与那个又丑又蠢常玉娆凑近乎,常玉娆这样的,居然都能做了郡主,她这般好,却只是普通的大家小姐而已,她心中嫉恨,却还·

    百般算计着让自己跟常玉娆成为了闺中密友,然后比别人都多了见到常玉磊的机会,一再的刷自己的存在感,之前都好好的,常玉磊对她虽然淡然,但是对别家的小姐也是一样平淡,直到那一次,在参加科举考试之前,常玉磊去巡视长公主的产业,回来之后常玉娆的口中就多了一个人的名字,一个低贱的乡下丫头。

    就算是会做那些花露又能如何,不过是泥腿子罢了,但为什么,常玉磊在听到华锦这个名字的时候,也会隐隐的带着一丝笑意,那笑意从未因为她而有过。

    但这样的机会不多,也不过是偶然让她遇到,她告诉自己不要担心,不要着急,就算常玉磊成婚之前有了什么相好,那样低贱的人在常家便是妾也是做不得的,她安静的等着自己嫁入常家。

    那时候她多么自信,只要她嫁过去,就一定能缠住常玉磊的心,让他心中只有她一人,这个世界上找不到比她对他更好的女子,她是那么的爱他。·可是婚后的生活却一再的让她失望,慢慢的浇灭了她所有的热情,常玉磊不好美色,不过放里面有从小伺候的两个通房,连个妾都不曾有过,成婚后也不会出去乱搞,应该是很好的,周围的朋友都羡慕她嫁给一个洁身自好的男子。

    但是若这个男子对她这个妻子也跟别的女子一样冷淡呢,那又叫什么?莫莹莹反复的想要明白,为什么常玉磊要这么对自己,她明明让自己变得那么优秀那么好,知道他喜欢画画,便苦练画画,知道他喜欢诗词便恨不得背诵所有燕国的诗词,但就算如此,他却从未想要听到她念给自己听。

    都是因为华锦,要不是那个女子,她不会在婚后过的这样的日子,凭什么一个乡下的野丫头能压过她一头?那个野丫头甚至不懂规矩,对那个又丑又蠢的常玉娆都比她这个正牌夫人看重,简直可笑,难道不知道要是她这个正室夫人不点头,她就休想进常家门吗?

    原本莫莹莹以为自己很快就会从常玉磊的口中听到他要把那个女孩子接回来的,这一等就是许多年,许久过去,常玉磊虽然仍然会不断的描绘着紫薇花,却从未说过要与那女子有什么的话。

    可是,知道她在苏州,自己也到了这苏州府来当官,明明可以回京的,却还是答应了成为这苏州知府,凭什么,凭什么一个下贱的低等人,能得到自己那样优秀的夫君的如此关注,她一直都觉得华锦不过就是乡下低贱的丫头,直到几个月前,无意中听说了,那在苏州闻名的华隐秀竟然就是华锦,就是那个她以为的贱丫头的华锦,而她,早已经不是野丫头,变成了有名号的郡主。

    一个她见到都要恭恭敬敬的行个礼的郡主,她不相信,凭什么?她要去看看,一个低贱出身的丫头,就算运气好成了郡主,又能如何?

    第一次邀请,她拒绝了,大概是见到她这个正室妻子会心虚的吧,连答应了见她都不敢。

    她终于还是见到了华锦,在云园,更亲眼看到了自己那个夫君,到底是如何看着那个女子的,看着华锦站在人前,大方高贵,她不信,这个对皇上有恩情的女子,若是借助这个恩情,要顶了她的位置,该怎么办。她还要见她,要警告那个华锦,就算是死,她也不会把常夫人的位置让给她的。

    “夫人,外门上的人报说送去华家的帖子回复了!”莫莹莹躺在床上,肚子撑的硕大,行动都有些不方便的样子,但在听到下人的回报之后,还是挣扎着起来“帖子呢?”

    丫鬟赶忙把帖子上手举起,她身边的奶嬷嬷过来拿起帖子,让丫鬟下去,打开以后却是黑脸了,莫莹莹见到如此,也着急了“嬷嬷,那贱人如何回复的,可是答应了?”

    奶嬷嬷摇头“又拒绝了!”

    “又用的什么理由?昨日还在云园又是喝酒作诗又是写字,回去便又大病初愈,身体不好了吗?”莫莹莹咬牙冷笑,这华锦怕是早就对夫君有了心思,否则又是如何这般避讳见她?华锦要是知道这莫莹莹如何想的,怕是会吐槽一句,这一个人靠着想象撑起来的宅斗,可还有意思?

    奶嬷嬷沉默了!

    莫莹莹一看这样,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伸手拂过茶几,那上面的茶杯茶壶应声落下,碎了一地“华锦欺人太甚。”居然用这样的理由一再的拒绝自己,真以为当了郡主便可以无法无天了吗?

    “帖子给我看看!”莫莹莹恨声道。

    她的奶嬷嬷很是犹豫“不过就是那个意思,小姐也没必要看了!”

    莫莹莹却知道自己这奶嬷嬷到底是什么性格的,这般遮掩的样子,怕是这帖子有什么不妥,硬是要过来看,看到那上面的字迹之后,她气的笑了“好好好,我莫莹莹活到今日,还从未收到这样的羞辱!”

    上次至少是华锦亲自写了帖子拒绝,也算是给了她这个知府夫人的面子,这次的字虽然也尚且工整,但也只是工整而已,甚至谈不上是书法,如此敷衍于她,如此过分!

    “小姐莫要动怒!”看到莫莹莹脸都气的发白了,奶嬷嬷赶忙劝说着。

    “她不是存心躲着我么,我倒是想看看,她如何躲得过!”莫莹莹好容易顺口气,然后才道“听说华锦经营了一个女子会所,是什么会员制的,你去打探一下,她不来见我,我就亲自去会会她,这位嘉善郡主真是好大的架子啊!”

    “是,小姐,奴婢这就去打探!”奶嬷嬷看着莫莹莹恢复了精神,才答应了退下去查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