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五四五章 大病初愈?

正文 第五四五章 大病初愈?

    常玉磊被侍卫的声音打断思维,看着华锦真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不仅仅那周公子与她辩论,就连齐元若他们几人也一起,群情激昂的时候,苏州府出身世家的读书人也跟着出来。

    但华锦完全不怵,来一个灭一个,来一双灭一双,这样听起来很大胆的策论,竟是让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正如华锦和宁他们曾经说过的那样,燕国虽然世家力量大,但世家就只是世家而已,再多的家族也比不上最终多的平民百姓,平民出身的读书人也想要改变自己的阶层,想要出头,以前所有人都跟他们说,他们是不行的,学问不行,做不了大事,但现在华锦的一番理论,让他们突然意识到,他们就算不行,但是他们人多啊,是个臭皮匠还顶上个诸葛亮呢,他们要是拧成一股绳,不去附从世家,难道依然会没有力量吗,被压制吗?

    华锦看着齐元若他们几个人冷笑,枕当他们都是傻子,不知道这几个人来到苏州这样搞事,实际上是为了世家服务,要给一群人洗脑,让平民出身的书生相信只有附从世家才有未来。

    但论起玩舆论,华锦玩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之前静斋先生和弟子就曾经广泛的议论过平民出身的读书人应该集体对抗世家在朝中的封锁之类的话,这些人既然想要凭借压制华锦的名声来做事,那就别怪华锦一样的反击过去了。

    常玉磊很为难,现在这个情况已经完全超越了最开始的比斗,甚至是目前朝堂上都在议论的话题,虽然皇上和他都更倾向于华锦的理论,别看华锦这话说的大胆,但若是真的被人接受,对皇权是有助的,对世家的打击会很大。·可是常玉磊就算母亲是长公主,就算自己是知府,也不敢轻易下结论啊!

    华锦本来也不打算论个输赢,说句不好听的,今天从头到尾的所谓比拼,都不过是在为她这篇策论做准备,只要这个话从她华隐秀的口中说出去了,借助她在江南的名声,还有今天这些传说一般的经历,相信这篇策论会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开来,被更多平民出身的读书人甚至是官员看到听到然后领悟到。

    当前世家压制平民的厉害,就算中举后也一样一辈子做个知县,哪个读书人没有名留青史的**,没有成为一代名臣的理想,但世家的存在让这种理想只是梦想,华锦的一席话仿佛打开了令一片天地,先把世家打倒,当这个国家的科举不再被这些世家控制,那么,他们才有机会,这是很明显的结论不是么?

    逻辑正常的人都能得到的推论,齐元若又何尝不知道这一次他们惹下了多大的祸,看着华锦恨得咬碎了牙,这华隐秀隐藏的太深了,从前一直以书法和作诗闻名,让所有人都只注意他这一方面的才华,忽略其他,然后再今天惊天一出,搅动了整个江南甚至是整个燕国平民学子的心!

    “既然是策论,不过是各自站在各自的角度来议论了,在下出身平民,父母都是地里刨食的农民,自然见不得有人觉得我们这样的出身就低级,我父母努力种田耕地,交粮税,得了粮食供养一家人生活,在下竟不知道,这样努力的生活是要被鄙视的,而每日躺在家里享受着国家给予的优待反而值得骄傲,在下所知不多,只知道劳动最光荣,只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在下出身平民,穷过苦过,但在下从不觉得爹娘丢人,在下以成为农民的子孙而骄傲!”既然挖了坑,把人推在坑里,好好的埋上土,再努力的踩结实才是华锦的做事风格。

    “周兄乃是泉州周家的子弟,自然是要站在自己的角度议论的,不过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今日的策论比对,也不必分出胜负了!”华锦跟常玉磊说道,这个输赢要是非让常玉磊来断定,也是为难。

    华锦看似说不在意这最后的比拼,但说出的话却各自带着深意,明白的说明这周公子就是世家贵族,自然要帮着自己的家族压迫平民了,同时好不避讳自己的出身,说出自己为了自己的出身骄傲这样的话来,可以说,是把她刚刚提出的那个策论给盖的更结实了。

    “怎么不能分出胜负,但论策论的结论和水平,明明是华隐秀的更优秀?”站在华锦这边的觉得华锦更好。

    “就是,周公子长篇大论,也不过是老生常谈,何如华隐秀提出这样的论断来?”策论要是只说些陈词滥调就算好,那这么多年来,还哪儿来的进步?华锦能够提出之前完全没有过的论点,说是更胜一筹不为过。

    华锦没说什么,看了常玉磊一眼,才拱手说道“四轮比拼已经过去,之前齐公子也曾经对师兄发了帖子,原本在下想着以在下这不成样子的水平,便是做个引玉抛出来砖,哪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虽则这话在下说来未免有失谦逊,但在下还是要说,在下的水准着实不像样,几位连在下都不曾比过,恐怕还需要再修炼一番!”

    齐元若几个人真的快气疯了,这华隐秀真真是欺人太甚,从头至尾都这样的羞辱,偏生每次都让她得逞了,现在还这样故意侮辱,就她写诗和书法的水平,居然还说自己水平一般,看来是知道他们这次故意找宁,所以才特意出来挡着的,这师兄弟的感情也是真好啊!

    宁看着华锦这样直接的羞辱对方,也只是淡淡笑着,本来不愿意让华锦这样贬低自己的,但看着她这般维护自己,却觉得心中甜甜的,罢了,既然这小女如此用心,他便受了吧!

    “各位,秀大病初愈,不胜酒力,既然比拼结束,秀就先告辞了!”反正结论都很明白了,该放出来的招也放出来了,华锦也不耐烦看着齐元若几个人的黑脸了,自己这样不在意,这第四局的比拼,也不用为难常玉磊做个判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