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五三九章 力透纸背

正文 第五三九章 力透纸背

    看到宁动作的一瞬间,常玉磊的身体一僵,赵轲陈固二人忍不住的叹息,就算真的心悦对方,怎么可以这样的明目张胆?

    就在刚刚的时候,宁只觉得华锦好像突然距离他很远很远,即使华锦总是说自己就是普通人,但他却不知道为何,总觉得也许这人会突然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他甚至知道,就算是消失,华锦也是不在意的,就好像她受伤的时候,也可以笑着与他们每个人告别,他不知为什么华锦可以如此的看淡生死,看淡跟每个人都应该亲密的关系,他只是想要努力的,用尽全身的力气抓住这个人,他唯一的爱人。WW·

    “额,好紧!”华锦觉得有点不能呼吸了“小哥哥,虽然你这样对我,我还是挺高兴的,但素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正在诗词比斗?”

    宁听着女孩闷闷的声音,努力告诉让自己平静,才将人放开。

    华锦感受到这人的不安,笑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耐烦这样继续玩下去了,华锦打开折扇,看着齐元若“这样太慢了,在下就不等待齐兄了!”

    说着,看着赵轲和陈固“麻烦两位仁兄!”

    赵轲和陈固笑着点头“隐秀尽管说,这点事情我们还是做的起的!”

    华锦对着两人笑了“那就继续,昨日登高罢,今朝更举觞。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轻肌弱骨散幽葩,真是青裙两髻丫。·便有佳名配黄菊,应缘霜后苦无花。”……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下,华锦就好像随意玩玩一般的,又说出五首诗出来,然后看着齐元若“齐兄可还有?”

    “……”齐元若已经在绞尽脑汁自己来作诗了,哪想到华锦这边居然还有,每一首诗都这样的好。

    “齐兄若是也作得五首,在下这里还有五首!”说完,华锦张口继续“秋菊有佳色,露掇其英。”

    华锦可谓是没有半点客套,完全不给人还手之力,简单粗暴的宣布自己犹有余力,将人压迫的没有任何反击之力,齐元若微黑的脸上已经密布汗水,滴答滴答的掉落,顺着脖子流入他的衣襟。

    齐元若狠狠的看着华锦,这个人怎么可以,怎么可能,怎么做到如此羞辱自己?

    跟齐元若一起的几个人看到华锦轻巧作诗的样子,在看到齐元若这满脸汗水的样子,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这齐元若因为是齐先生的族侄,加上从小便聪慧,自然受到重视,他们这些师兄弟便从不敢惹他的,加上他才学也的确好,没想到这次居然被华锦如此不给面子的狠狠打压。

    “有人计时吗?”华锦根本不在意这人如何看自己,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人在江南大放厥词,惹了众怒,大家都盼着他没有好下场,种了因,自然要承担果,她本也不是这般咄咄逼人之人,她现在已经是郡主了,好好的赚银子,过安生日子有什么不好,偏生故意牵扯她,既然惹了她,她总不能好好过去的,真是抱歉,她就是这样的小女子,睚眦必报!

    “已经燃了香了!”齐元若刚刚才作了一首诗,结果华锦这边就一下子扔了五首出来。

    现在齐元若必须在一炷香内作得一首诗词,但这不是结束,因为按照现在华锦扔出来的诗词,齐元若结束这一首之后,还要继续在一炷香内作诗,看华锦现在这轻松的模样,好像只要齐元若作得,她这边便总是有一样。

    “我的天,今日一过,怕是多少年内也不会有人作出更好的菊花诗了!”看华锦这样一次性这样作诗,看得人已经要疯了。

    “今日之后,还有谁敢在华隐秀面前作菊花诗词?这菊花让华隐秀真的写尽了!”眼瞅着已经十六首诗词了,还犹有余力的样子。

    “华隐秀,华隐秀!”很多大姑娘小姐在在外面欢呼着,叫着华锦的名字。

    “苏州的才子终于给我们争一口气了!”有人看着华锦这实力碾压的样子,全都很激动啊,以前的比斗虽然都是平局,但从未像此刻一样,完全实力的碾压。

    “齐兄,请!”不管齐元若看着自己的眼神如何,华锦却是一派淡然的表情,看着齐元若,就跟最开始比试之前一样,气死人。

    齐元若一口气喘不上来,哽在喉咙里,一群人过去在他背后敲着,好不容易才让人顺过气来“这一局,算我输了!”

    齐元若从来到苏州,比斗诗词却是未尝败绩,这一次也是他第一次输了。

    华锦听到了以后,竟是没有任何高兴的样子,只是拱手笑了笑“承让,承让!”谦虚的态度还是很明显的。

    徐深看着华锦这样,笑着摇头“小六还是这般气人!”

    宁在一边,看着华锦又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却难以忘记在刚刚的心悸,也许,爱上华锦的那一刻,注定了他此生都会担忧着这个人会突然消失或离开吧,华锦是他的劫,更是他的缘,他从未有一刻这样确信着!

    “诗词比拼,苏州华隐秀胜!”常玉磊宣布。

    让人扶着齐元若下去,青色直缀的男子淡然上前“早就听闻苏州华隐秀诗文双绝,今日的诗词比拼,在下见识了!”

    “刘兄谬赞了!”华锦十分谦虚“日子也不早了,不知道这书法,要如何比?”

    华锦也不耐烦了,一直在这阳光下晒着,虽然她是晒不黑的,但是也没有多爽快啊,早点结束才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啊!

    “书法一道,要的是腕力,今日咱们不如同样完成这一篇齐公词,再以腕力取胜?”书法是不好比较的,你写楷书,我写行书,谁写的更好就没办法说了,他们两人擅长的字体不同,要比的话,这样反而是另辟蹊径了。

    这个比试方法倒是不新奇,之前的时候每一次也都是这样比拼的,华锦听了以后自然点头答应下来“如此甚好!只是不知这齐公词是?”

    齐元若本来才歇过来口气,华锦一句话,让他险些再背过去“华隐秀,你欺人太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