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五四章 作死
    原来华锦家里没有种菜什么的,华锦的空间里倒是有,但她也没有自己拿出来,反正夏天菜也多,没必要都吃空间的,而且他们家总要出去走动的,所以每日冬青都会到村里的人家花几文钱买些新鲜的菜回来。·

    既然出去,总会跟华家人会遇到,因为上次华锦不拿钱给华钢打点,两家是结了仇,华二伯还有华四叔跟华锦姐弟的关系相对没那么僵,加上又是那贪财的,看到华锦姐弟发达了,就想来占便宜,结果看到华锦这么坚决,对华锦能有好话才怪。

    眼见着夏日进入了尾声,秋日将至,三年一度的秋闱即将到来,秋闱翻过年去,就是一年一度的县试,华钢因为之前拿了五十两银子出来打点,说是能买到试题,虽然还没有过童生试,却已经开始在村子里拿着读书人的架子了。

    整个李家村,除了村长过了童生试之外,就没有人读书读的好了,华钢平时是四六不着调,整日的斗鸡走狗,现在更是把自己当回事,连村长都不看在眼睛里,每天在村子里欺负小孩子。

    自从分家,华锦姐弟跟华家的人就几乎不来往,除了按照月份给两位老人送孝敬的钱之外,也是紧守本分,在家给父母守孝。·但冬青他们出来走动,却不得不跟华家的人接触。

    之前芙蓉出去找桂花婶的时候,那华钢居然对芙蓉动手动脚的,若不是柱子叔看到了,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

    村子里最近对华钢也是各种敢怒不敢言,毕竟他那么笃定自己一定会过童生试了,都怕真的得罪了读书人,未来的官老爷,到最后也没什么好下场。

    华锦知道这件事之后,也说了以后出去走动就让冬青去做,让芙蓉不要出去了,摆出的是一副不争执,不相干的态度。

    冬青见到华锦这样,也知道华锦姐弟身份尴尬,对华家人也都是躲着,即使如此,那华钢见到他,都要找茬羞辱一番,冬青心中愤怒,也只是忍着不说话。

    今天是他买了菜蔬回来,又遇到了华钢,那华钢也是欺软怕硬的,之前他都忍了,便觉得冬青是好欺负的,更加过分:

    “丑娘生的下人儿子,就你还出来走动呢?哟,见了主子怎么还不跪下行礼?长辈在就分家的不孝子的下人就这样没规矩吗?”

    华钢一张嘴就拿着冬青的母亲,也就是容嬷嬷来说事,容嬷嬷的脸那道疤痕很深,华锦给她用了薰衣草精油,家里每天用的水里面也有空间的泉水,所以容嬷嬷的脸是在很缓慢的恢复当中、

    冬青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在那样的浩劫中活下来,是容嬷嬷用自己的命换来的,如果不是为了救他,也不会落下那么大的伤疤。·

    不管别人怎么侮辱他,他都不在意,不过当被狗咬了一口这样,但华钢说容嬷嬷,那是绝对不行的。

    “华钢,你再说一遍!”冬青恶狠狠的盯着华钢,说道。

    华钢也吓了一跳,之前他不论说了什么,冬青都一副很安静的样子,这次居然完全跟之前不同。

    “你个下贱秧子,怎么的,我不能说你?丑娘生的下人,让你娘别出来丢人了!”华钢是得寸进尺,最近横行霸道也没人管,真是胆大包天的不怕了,当自己真有本事呢!

    冬青握紧拳头,恨不能直接打在这人的脸上,但想到之前芙蓉被调戏了,华锦也没有说什么,又怕真动手惹了麻烦“我警告你,华钢,你说我也就算了,你要是敢说我娘,我就到县衙里面告你偷窃,看你还怎么考童生!”

    “你敢,我要是被告了,你家少爷也考不了了!”华钢一点也不怕,要是骂的是华锦或者华锘,他那个无情的妹妹说不定会告,但她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奴才,就把自己弟弟的未来断送了。

    “我到底敢不敢,你可以试试!”冬青的拳头打过来,就停在华钢的面前,这样说完,就拿着菜走了。

    华钢被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冬青已经走了,想要追上去,但想到华锦手里还有他的把柄,悻悻然的打算下次在见到这个冬青,一定要打一顿,好好的教训一下,然后就呼朋引伴的继续惹事去了。

    “嬷嬷,是怎么回事,让冬青过来见我!”华锦也听到外面这样细细碎碎的说话声了,便让冬青进来。

    冬青听到华锦找他,把菜放下,进去跟华锦说明“小姐,没什么事,不过是在外面遇到了本家的大少爷,起了一些争执!”

    听说是跟华钢吵起来了,华锦放下手中的书本,伸手从一旁的桌子上端了茶杯,喝了一口,眼光微闪“自作孽不可活!”

    冷哼一声“以后他要是再说什么侮辱的话,你打过去就好了,不用客气,最好是找个袋子,盖着头大,别留下痕迹就行了,有事我给兜着!”华锦不客气的这样说道。

    冬青没想到华锦会这样说,当初芙蓉的事情没有任何动静,为什么这次又让他不客气的反击啊,他有点晕了。

    点头答应了推下去之后,容嬷嬷看着儿子这副啥样子,真是忍不住的过来教训“你是不是傻啊,在乡下待傻了?芙蓉的事情不能闹大了,否则说不定连累芙蓉的名声,甚至是小姐的名声,但你遇到这事儿,忍什么忍?”

    “芙蓉被那个混蛋动手动脚的,小姐知道了也没说什么,我以为她觉得身份尴尬,不好意思跟华家的人闹,才这样的,所以……”冬青越说越觉得不对。

    容嬷嬷冷哼一声“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咱家小姐可不是个软柿子,她不说,未必没有计划,至于华钢,现在这样嚣张,就是找死,他现在说自己一定能考上童生,还各处宣扬,这是往县太爷的身上扣屎盆子呢,小姐不说话,恐怕是心中有数了,你不用怕他,也不用躲着他,他要是敢再侮辱人,就跟小姐说的一样,直接动手就行了。”

    冬青这才反应过来,也是在这样的乡野,周围的邻居也都十分好相处,便让冬青一时脑子没转过弯来,跟华锦时间久了,对自己的主子,冬青还是有所了解了,如果是怂的人,也不会那么坚决的分家了,而且华锦这个人,表面上看似直接爽朗,但却是个心机比较深的人,不会表现出来。

    华锦如何不知道他们母子会说什么,只不过她不会说,有人作死,她乐意成全,穿越才过来就被打了板子,当初就说了要报仇,这不是机会就来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