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五一三章 枣糕

正文 第五一三章 枣糕

    “没有什么,不过讨论前几日的邸报!”宁淏施施然的跟在华锘的身后出门,笑着说道。

    “邸报,京城又出了什么事情吗?”华锦皱眉,新帝登基后也是各种事情,世家寻着机会想要反扑,京城一直都是暗潮浮动,秦尚任之前也来信到苏州,所幸的是,现在杨贺还有张璞也都在京城,倒是可以互相帮忙一点。

    “还不是不断的廷议,从皇上登基到现在,大廷议都进行了不知道多少次,好些老大人都坚持不住了,秦师兄都病过一场,就这样也还没停歇!”华锘说道。

    华锦听了以后暗自咋舌,这慕容桓也着实不容易,自从当了皇帝便这么多的事情,那人以前是太子的时候总好隐在暗处算计,反而登基之后,那些大人们组团打嘴仗,光是想想,华锦都为他感觉到痛苦,果然皇帝这工作太苦逼,搞不懂为啥有人喜欢当皇帝。

    “京城那些大人端的是最会打嘴仗的,先帝在的时候就是如此,现在自然也改变不了什么,反正不管多久,总会有结果的!”华锦笑着说道。

    “如果能有结果就算好了,就光是先帝嫔妃是否殉葬的问题就吵了快一个多月,最后也得了个不明不白的结果,也不知道这些人整日的浪费时间做什么,有这个功夫,东南沿海的倭患,西北地区的异族骚扰,甚至是国家的贪腐,能做得事情那么多,非得为这些没必要的小事浪费经历时间,本末倒置!”华锘哼着说道。

    华锦看着华锘这气哼哼的样子,看了身边的宁淏一眼,相互交换了眼神,然后才一起笑了。

    “所谓身不由己就是这个意思,真的要入朝为官,便是很多事不得已了,秦师兄当然也知道这些事情都是小事,也不值得如此讨论,但世家故意这样混淆,故意为难,为了争取自己的主动权,咱们也只能应对啊!”宁淏毕竟年纪大些,从前也一直都进取想要为官,自然了解多一点。

    “虽说如此,怎地就如此做事,二师兄也是如此,这次进京之后,皇上原本是要让他镇西南的,哪想到那兵部尚书却故意为难,到现在也没有得到什么结果!”华锘听到宁淏说起这件事之后,更是愤愤不平的道。

    宁淏在听到兵部尚书这四个字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动,华锦看到了,微微皱眉“你说的是邱南冲?他还是兵部尚书吗,我怎么记得之前听说他因为涉及三王夺位被下了大狱,怎么又复了兵部尚书?”

    “世家想办法帮他脱了罪,又回到兵部了!”华锘说道。

    “当前六部当中,吏部,礼部还有户部是我们的人,剩下的刑部,兵部还有工布则是世家为重!”宁淏说道,

    “看来京城还真的是很乱啊!”华锦撇嘴,然后挥手“不管如何,暂时也不是咱们能搀和的,中秋佳节,谈这个也太败兴了!我们还是好好赏月,过一个中秋佳节吧!”

    “也是,中秋佳节说起这些未免扫兴,还是赏月吧!”华锘也觉得这样的日子说这些的确败兴,好好的过节最好。

    “没错,我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今日月亮很是圆润可爱,我们好好的赏月就好了,师兄不能喝酒,但冰皮月饼还是可以用的,我让人在前院中准备了新鲜的果子还有点心,咱们过去赏月吧!”甭管多少操心的事情,还是要享受现在的,赏月比什么都重要。

    “姐姐准备了什么果子,晚上都是咱们自己人,可不要拿着晌午那些糊弄人啊,我知道姐姐那里可是有香醇的桂花酒,今日可不能吝啬!”华锘把朝廷的那些事情放下,找华锦要酒吃。

    “你这小酒虫,那桂花酒极是香醇,但很容易醉人,不适合你,我那里还有些青梅酒,更适合你一些,你还在长身体,不可贪杯!”虽说空间的材料酿的酒不伤人,但华锦还是控制的。

    华锘听到了也悻悻然“好吧好吧!”虽然很想尝尝那香醇的桂花酒,但既然姐姐不同意,他也只能乖乖听话。

    “师兄请!”跟弟弟说笑几句,说好了喝酒的事情,华锦伸手请宁淏先走。

    此时月亮已经缓缓升起,华锦只是随意的穿了一件男装的轻纱道袍,头发也只用发带固定了,此时伸手,那宽大的袖子随风拂动,极是飘逸随心。

    宁淏看着她这般,挑眉,笑了笑,伸手拉住华锦的手“我与小六同去!”

    突然自己的手被抓住了,华锦没有意外的样子,而是跟宁淏手牵手先走,华锘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两个人,有些酸酸的左手握着右手,不就是牵手么,哼!

    到了正院前面的花园子里,那亭子里的桌子上已经摆着点心和果子,还有两个酒壶。

    “看来今日要自斟自饮了?”宁淏看了身边的华锦一眼。

    “也不必讲究那些规矩了,这样自斟自饮很好,那有专门给师兄做的你爱吃的糟糕,还有新鲜的椰汁,师兄尝尝味道,这椰汁是长在很南的南方的一种水果,这边是见不到的,但是新鲜的椰汁味道很是不错,椰果我也让人做了钵仔糕,师兄尝尝!”华锦径自过去拿了一个酒壶,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宁淏看着那磁碟里面装的紫红色枣糕,摇头“我不爱吃这个了,我还是吃那个冰皮月饼吧,我吃着那梅子馅儿的很好吃!”

    宁淏的话让华锦有些意外,宁淏这人鲜少表露自己的喜好,什么都不曾挑剔,但若是有枣糕,便总会多吃一两块,华锦看的多了,便知道他是爱吃这东西的,所以之前每次宁淏来家里做客,总要给他准备的,难得这样喜欢的东西,怎地突然说不爱吃了?

    宁淏知道华锦在疑惑,枣糕曾经是他记忆中很美好的味道,刚来苏州的时候,偶尔母亲心情好,就会亲手做了这枣糕,那香甜的味道对宁淏来说是对母亲最温暖的回忆,但现在,看着这香甜的枣糕,他想到的却是华锦的胸口插着刀子,鲜红的血沾染了她的衣衫,女子努力微笑的让他枣树,枣糕代替自己。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代替华锦,再见到枣糕,便没有了从前那份想吃的心思了。木雨相说话说用错了一个发髻,随云髻不用在未及笄少女上,我把之前的改了,以后注意!</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