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五一零章 竟然是他!

正文 第五一零章 竟然是他!

    “好好好,华隐秀不愧是华隐秀,你这篇将进酒一出,我们便是有什么想法也不如你这篇出彩了。”华锦一气呵成,将整篇诗词写了下来。

    一群人看到华锦的这篇将进酒,全都失了自己刚刚的创作兴致,反而是不断地诵读华锦的作品,越是读便越有层领悟和味道。

    “隐秀的字可是将要大成了。”华锦的字在她刚来苏州的时候就已经是自成一派,很有风格。

    也因为她的字疏朗阔达,加上华锦本人亲口宣称不参加科举,这种要做方外之人的随心所向,肆意旷达,让人对华锦的为人和她的字都很印象深刻。

    当初华锦写了劝学,在刊印的时候就曾经是两版,都是她亲手所写了以后雕版印刷,一版就是她用自己的草书,另一半则是她的楷书。相比起来,华锦的楷书虽然也不错,但是草书已经能看出字体中的气质和凌厉。

    而今日再看华锦的书法,却是在草书当中蕴含着气质,锋芒内敛,并不外显。而在写诗的时候,他的姿态更加的随心,写出来的字也更加的随意如流云。大家都是读书人,也经常练字,对于书法一道也有钻研,只要一看华锦现在的字就能看出来她又有了更大的进步,说华锦即将大成也不为过。

    “我们苏州怕是要出一个最年轻的书法家了。”一群人在看到华锦的字之后叹息的说道。

    “就算出一个年轻的书法家又能如何?反正我们已经有了最年轻的诗人了。”反正天才之名已经受到认可,就算是现在成了书法家也并不让人难以接受。

    “不错不错,隐秀的字和诗词的确是好。”众人纷纷点头。

    “诸位谬赞了,诗词本就小道,不过偶有兴致才得了这样的句子,并不值得什么。至于书法一道,秀还需更加的钻研才可以。”华锦谦虚的道。

    华锦是自己知道自家事,诗词自然是不必说,对她来说不过就是借助前人的智慧,但是书法一道对华锦却是前世就开始在练习的,今生她也经常会在空间里利用空间的时间差不断的练习。

    经常有人会说,一个人的字和文章会跟经历有着很大的牵连,这一次华锦经历了生死,在她的书法当中也有了一定的体现,所以有所进步。但是以华锦现在的水平来说,要到所谓的大成,成为真正的书法家怕还是有一段的距离,这个华锦倒不着急,只要继续努力总有一天会有所成就。

    “隐秀莫要谦虚,你今日所做的诗词之后传播出去,恐怕是让你这天才的名声更盛。”众人不吝于夸赞。

    “不过是偶然才得了这样的句子,我写的不好的时候诸位是没有看到。我们品鉴一下其他人的诗词吧!”华锦转移话题。

    “还有什么品鉴的?要我们说,今日只有你得了这魁。至于。我们的也不过是给你做个衬托罢了。”虽说大家都是年轻人,年轻气盛,但是对于真正有才的好的东西和作品也是会承认的。

    “没错,没错,今日这宴饮,有了你华隐秀的诗词,便是再圆满不过的。再没有比它更好的了。”一群人过来参加宴饮,虽说有酒有诗。但大多还是期待着华锦的作品,两年不见,华隐秀再一次有了经典之作。光是这一件事情,今日的宴饮便没有白白参加了。

    华锦继续的谦虚了几声,常玉磊看着华锦被一群书生围着,宁淏一直就站在她的旁边,并不多话,脸上的表情都淡淡的,只是宁淏那双眼睛却一直放在华锦的身上,不曾关注其他。

    常玉磊从来都知道这个女孩是与众不同的,更是在来到江南之后听过华锦的才名,她的诗词她的字常玉磊都有收藏。但即使如此,也没有今日来的震撼,这样短的时间里,这样匆忙的情况,一壶酒,一诗,如此的畅意自在。能做好诗词的女子并不少,但如华锦这般的却世间少有。

    只可惜,这样的女子早已经是其他人的了。想到这里,常玉磊的心情又有些酸涩起来。有时候,人总是这样的在感性和理性之间不断的挣扎。也许他就是看得太过分明,才没有那种追寻一切的勇气。

    之后大家酒足饭饱,又谈天说地聊那些诗词和华锦他们在外游历的一些事情。眼看着时辰差不多了,常玉磊率先提出要先离开,一群书生吃醉了酒,听到他要告辞,才现时辰不早了,便也跟着纷纷辞别。

    华锦带着华锘送这些人离开。

    “隐秀我们下次再聚,让我们好好再欣赏你的诗作。”甭管是什么时代。吃醉了酒的形象大抵上也都是如此,大着舌头还在跟华锦如是说。

    “再说再说!”华锦只是这样客气的跟这些人行礼告别,那些是自己一个人来,没有带书童的,华锦又派了小厮用马车送他们回家。

    好一会儿的功夫才把这些人送走,只剩下华锦姐弟和留在家里的宁淏“总算结束了,我们回去吧!”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华锦笑着跟华锘还有宁淏说道。宁淏点点头转身要离开,华锦就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人看着自己一样,转过身,远远地看到了一个穿着青色衣衫的身影,略微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样子,以为不过是自己的错觉,转身就进了门。

    找了马车送自己到华府门口,清芷在门口等了许久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声音。原想着自己写个帖子,正经的求见。却自卑于自己的身份,最后只能这样傻傻的站在门口盼望着能等到华公子出门的时候,能够见一眼就好。

    许是清芷运气比较好,等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看到华府门口有人出来,想起今日是华府宴饮的日子,就知道是宴饮结束,这些客人离开。

    然后她就站在门口看到了来送宾客的华锦,当那个穿着浅紫衣袍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清芷猛地睁大眼“竟然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