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四八九章 有爱有酒差个你

正文 第四八九章 有爱有酒差个你

    书墨忙弓着身子,猴儿一样的溜去厨房了!华锦看着他这样,抿嘴笑“你这书童倒是与师兄的性子很是不同,他莫不是没认出我来?”

    宁淏端详了她好一会儿,才说道“你这样跟原来哪有什么相似,他也不过是看着觉得眼熟罢了!”倒不是时候华锦的男装和女装差多少,不过是一般人不会这么想,加上她是女子,书墨一个下人也不敢真的盯着脸看就是了。

    “这话说的,好像我换了衣服就不是原来的人一样!”华锦撇嘴“师兄这里也太寡淡了些,什么也没有!”顺便抱怨了一下。

    宁淏直呼冤枉“师兄要是知道你回来,肯定好好的做了准备,哪知道小六你这样就来了!”这搞突袭的,他到现在看着眼前的华锦还蒙着好吧!

    “便是我不来,师兄也不好总这般凑合的,过了十五师兄就要去书院读书了吧,中午便和小锘一起回家吃饭吧,我会吩咐下人多备一份素菜,你还守孝,总不好劳烦师母的!”华锦说道。

    “好的!”对于华锦这样的关心,宁淏暖暖的应下了。然后想到什么一般的,掏出了一对玉佩。

    这是一对和田白玉镂空雕刻的凤凰,一则为凤,一则为凰,应该是才雕刻完成的,还没有上珞子,宁淏拉着华锦的手,将这对玉佩放在华锦的手心里“这是我离开苏州之前,交给铭钰阁帮我打的一对玉佩,今日才取了来,麻烦小六帮忙上了珞子,到时候把凤佩交予我,那凰佩小六自己留下!”

    华锦看着这对玉佩,这玉佩并非是多了好的料子,但不知道为什么摸在手上沉甸甸的很暖。

    宁淏看到华锦只是低头看着玉佩不说话,才又补充“师兄家里没有什么底蕴,没有什么家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好的东西予你,这玉佩虽说料子差些,但以后我们把它们当做传家宝继续传下去,便是我们子子孙孙最有意义的!”宁淏于经济上并不十分上心,之前的日子过的也不过一般,自然比不上华锦这样会赚钱的,但对华锦,他是十分用心的。

    “说什么胡话,谁要跟你子子孙孙了!”华锦撅嘴,瞪了某人一眼,但是却把一对玉佩好好的收起来了,金钱有时候堆砌的是虚假的真心,宁淏对她如何,华锦自己心中更加清楚!

    “当然是我的小六了!我的郡主娘娘!”看着华锦收下玉佩了,这心情好的,居然又撩起来。

    “老不正经!”华锦戳了戳某人的脸颊,只是耳朵却升起薄红,脸颊上也升腾起浅浅的粉色。

    “哈哈!”宁淏见到这样的华锦,心情好的不得了,大声笑起来。

    这小声让书墨和看门的周伯都是一惊,他们跟着自家公子和夫人这许多年,竟然从不知道自家公子还能如此爽朗大方的笑着,对于这个能让宁淏爽快笑出声的人,更多了几分好奇。

    芙蓉倒是习惯了,宁公子在她们郡主身边,便总会这样的,果然,这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是最特别的,比如说对宁公子来说,她们家郡主就是最特别的人!

    八月的苏州天气仍然有些热,芙蓉拿了华锦放在篮子里的菜蔬,也没有做什么肉,只简单的做了一些清爽的素面出来,结果却是让书墨和周伯惊为天人,惶恐居然还有这般好吃的面。很是让芙蓉得意,她厨艺虽然还不错,但这么给面子的还是不多的。

    宁淏看着华锦就坐在自己旁边陪着他一起吃面,一顿面条竟然吃的完全不知道什么味道,只觉得从里到外便只有甜的味道,再无其他。

    一碗面吃完,桌子收拾干净,茉莉冲了一壶果茶,又放了些新鲜的果子还有点心,华锦趴在桌子上犯懒。

    “若是累了,就到房间里休息一会儿!”看华锦似乎有些疲惫,宁淏心疼的道。

    “不要了,一会儿就要走,收拾着还麻烦,等我从郡主府回来,想去五师兄那里看看,也不知道婶子如何了!”两只手臂交叠放在桌子上,侧脸放在胳膊上,华锦声音软绵绵的。

    宁淏早就发现了,华锦自己本来的声音是女孩子的软糯清甜,穿着男装的时候就会故意压低了说话,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那么久一直这么压低声说话的,华锦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说,你是不认识志玲姐姐!

    “嗯,你去看看也好,听说从小五回来就一直病着,不曾见好!”宁淏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果茶,满嘴的甜蜜和水果的香气,不得不承认,他的小六真的是享受生活的大家,比舒服和诗词都强多了。

    “怕是什么慢性病,这种就只能好好养着了!”若是一直缠绵病榻不好,恐怕就是慢性病,恐怕也知道自己若是有事会拖累了儿子,母亲也只能强撑着,毕竟一旦守孝三年,未来就不知道如何了!

    华锦在宁淏家里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毕竟还有事儿“明日乃是中秋团圆节,师兄若是无事,就到家里去吧,我还请了子舆兄和孟坚兄一起!”

    “晚上正好一起赏月!”宁淏听到华锦邀请自己中秋去家里,笑着询问。

    原本只是带着调戏和玩笑的意思,哪想到华锦点点头“嗯,晚上一起赏月!有花有酒有人,就差你,师兄去吗?”

    华锦说这话的时候,凤目如一汪清泉,带着些柔柔的如水和天真,以及丝丝的诱惑,只一个眼神,便让宁淏的心跳迅猛起来。

    “到时候小六就扫榻相迎了!”华锦没有等宁淏回答,扶着芙蓉的手上了马车。

    只等着马车悠悠的快走出巷子了,宁淏才终于反应过来,手掌放在自己胸口的位置,感受那不受控制的心跳,果然,这辈子他的心跳,只会随着那小女子任意的摆布,甘之如饴。

    华锦上车之后心情极好,让某人整日的撩,好像只有他会撩一样,她好歹前世也是撩过不少汉的好不啦!

    嗯,高手过招,闲人避退,免得殃及无辜啊!</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