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四七九章 缘分

正文 第四七九章 缘分

    “你真是,哪怕是有了依仗,做事儿又怎么可以这么不管不顾?”宁淏叹息一声,看着华锦,觉得以后要更加把人看紧才可以。

    “我做的事情,心中总是有数的,师兄莫要担心,若真是有危险的,小六也不会去做的!”华锦知道他是关心自己,这样说道“这个秘密知道的人很少,小六也曾经困扰过要不要告诉师兄,但小六既然与师兄许下了诺言,便不想这样隐瞒,之前让师兄有诸多猜测,也为此烦扰,对不起,这就是我身上最大的秘密!”

    宁淏听到她这样说,却并没有怪罪“这样就很好,这种事情本来知道的人越多便越是危险,你不敢告知我是正确的!”现在知道了才更能理解华锦不敢告诉自己的缘由,若是随意告诉不值得信任的人,华锦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悲惨的命运“这件事再也不要告诉别人了!”

    “嗯,只告诉师兄,再就不说了,保密!”华锦点点头,难得的乖巧。

    宁淏看到她这样,忍不住的笑着摇头“亏得我还猜测你是不是哪儿的神仙鬼神,还看了不知道多少神怪志异!”想想也是好笑的,那时候不知道华锦如何会醒来,便看了很多有的没的,抱着微秒的希望坚持着。

    “啊?师兄也做这样的事情吗?”华锦听到他说的有趣,忍不住的笑。

    “怎么不会,以前我总怕你不是寻常人,后来你就那么睡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我便希望,你若不是平常人便是最好的了。那样你总不会就这么消失,那时候哪还想得什么其他的,只盼着你能醒来就好,便是什么鬼怪也都无所谓了!”宁淏说这话的时候,着实让人心酸。

    华锦听着他这话,也能感受到那时候他的不安,在她无意识沉睡的这段时间里,对清醒的人都是折磨啊!

    “现在知道了,我可不是什么鬼怪,我就是普通人啊,师兄不用担心,我应了你的,一定会尽力完成承诺的!”华锦笑着说道,她没办法安慰因为已经发生的事情不安的人,她能做的,就是更好的保护自己,不要再发生,不过她这次也是躺枪的无妄之灾啊!

    宁淏淡淡的笑着,虽然他依然会担忧,会害怕,但心中却多了几分踏实的感受。

    华锦见他神色平静,知道他都听进去了,也松口气,然后余光看到某个偷吃酒的小盆友“小锘,不准喝了!”

    华锘酒杯就放在嘴边了,听到华锦一声,停了下来“这才几杯而已!”

    “我睡着的时候你喝酒我管不着,但现在必须给我节制,你才几岁,就这么吃酒?”虽说葡萄酒度数不高,也不伤人,但华锘才刚刚过了九周岁的生辰,哪能这样嗜酒。

    “好啦好啦!”华锘听到姐姐这样训斥自己,乖乖的放下。

    华锦并不会约束华锘太多,但也不会让他过度,华锘放下酒之后,拿了一只苹果啃着,顺手还给了宁淏一只水蜜桃“四师兄尝尝这桃子,味道很好的!”

    宁淏看了一眼那水灵灵的桃子,伸手接过来,放在华锦的手里“这个给你吃!”

    “好啊,那你吃别的!”华锦不客气的一口啃下去,她本就是爱吃水果的,这水果乃是空间出产,但都是这个时空常见的,华锦觉得一次性不要给某人的冲击太大,有机会再好好的详细说说自己的空间到底是如何的。顺便带他进去看看!

    等到车夫驾着马车到这个亭子的时候,就见到比赛骑马的三个公子正自在的坐在亭子里,对着周围的青草绿树,说说笑笑,华锦的手中还端着酒壶,偶尔饮上一杯酒,就着水果当下酒菜,完全不像是赶路的样子。

    “你们来了正好,下来做点吃食,我们吃饱了再上路!”华锦见到他们来了,笑着说道。

    “公子莫要吃多了酒,伤了胃口,奴婢马上生火!”容嬷嬷过来嘱咐了一句,又看了宁淏和华锘一眼,宁淏见此,马上从华锦的手里把酒壶收起来“嬷嬷您忙,我看着小六!”

    华锦被抢了酒壶,撅嘴“都管着我,恁的怕嬷嬷做什么?”

    宁淏笑了笑“师兄不是怕,只是知道嬷嬷是为了小六好,你睡了那么久,还是不要马上就用这些刺激的食物为好!”

    “好啦好啦,我身体真的没事儿啦,不过的确不喝是对的,酒驾是很危险的,我还是珍惜我这条小命吧,好不容易才混了个郡主当当,总不能当不了几天就挂了吧!”华锦拍了拍胸脯,自言自语的笑着说话。

    容嬷嬷和芙蓉烧了热水,热了几个馅饼,还做了新鲜的汤,虽然清淡,但味道很好,宁淏等着的时候看到这样熟悉的一幕,突然有些感叹“我与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场景!”

    华锦听到了以后点点头“我记得还给了你们水还有馅饼吃呢,当时只觉得你这人也不知道是谁得罪了你,阴沉着脸,吓人的很!”

    宁淏见她这么说,根本不信“是吗,那小六也觉得师兄很吓人吗,我怎么觉得,小六不像是这么胆小的人啊!”他又不是不记得当时的情况,小女子穿着男装以假乱真,还似模似样的跟他行礼,那时候如何能想到他们还有这样的缘分啊!

    后来再次见到携手出现的华锦姐弟的时候,他便有些惊讶了,最后他们成了他的师弟,然后,就到了今天,这个曾经擦肩而过,原本只是一面之缘的人,竟然成为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要不是缘分,又如何解释呢!

    “对了,三师兄要去京城赴任了,嫂子不知道是否也跟了去,不是说怀着身孕吗?”刘氏已经是三十岁的年纪,在这个年代,便很少有怀孕的了。

    “之前师兄在信中有写过,好像是他先回京赴任,等到嫂子生下孩子,养好了在去京城。”宁淏见华锦问起,才说道。

    华锦遗憾的说道“这样啊,还以为到了苏州,我们师兄弟还一起吃酒作诗呢,看来要等到以后了!”

    “总有机会的,咱们总有一天也是要去京城的!”宁淏见她遗憾,说道,对于她说的什么吃酒作诗,倒是并不阻止。他知道华锦是什么性子,也并不想把人拘在后宅,这样就很好。木雨相说,作者:斑之,简介:汉武帝元后轮回两千年失忆重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P>

    ();